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楚月 > 四分三十三秒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叶千寻登时紧张起来。对潮可以肆无忌惮,恣意妄为,但在老古板的爷爷面前,她仍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,做了不该做就准备被念到死。

  她和潮没有血缘关系,一大清早出现在男人房里,而且看起来还象是刚睡醒,爷爷绝对会拿出拐杖伺候她。她的目光迅速环顾四周一圈,马上躲进衣橱里。

  喀!两扇门同时打开。

  “爸……早。”叶江潮略微心虚地瞥了一眼床上。

  “这么早就洗澡啊。”叶宗楠觉得很奇怪。

  “空调没开,醒来满身是汗。爸找我有什么事?”因为某人睡姿不良,害他必须冲冷水澡。

  “嗯。”叶宗楠神情显得严肃,“千寻回来也一个月了,反正她整天跟在你身边游手好闲,不如从明天开始你让她到公司实习。”他很庆幸孙女没有遗传儿子对艺术的执着,反而还承袭他精准的目光,他现在只遗憾孙女的性别。“你把公司经营得很好,我很放心,但千寻终究是我孙女,我还是得替她着想、替叶家打算,你别怪我。”当初会收养江潮,除了他过人的天资外,就是他和他父亲同样死心塌地从一而终的性格,他非常肯定即便所有人都变了,这孩子也不会背叛他,因此才放心让他掌理公司。

  “爸,您别这么说,我现在的一切都是您给我的,我很珍惜也知足,我更清楚自己的身分,不会踰矩,您放心好了,我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  “尽力就好,我可不希望最后又赶走了她。”叶宗楠点点头,“如果公司能交给你们两个,我就放心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。”

  叶宗楠说完就离开了,叶江潮拨了拨微湿的头发,并不在意父亲说的话,因为他本来就有这个打算,不属于他的东西,他半点兴趣也没有,他反而比较庆幸千寻不在房里,要不然恐怕两人都会遭殃。

  他是叶家收养的孩子,如果没有叶家,他现在会在哪里谁都不知道,或许会力争上游,又或许堕落了,所以他十分感激叶家,只想尽心尽力,没想过得到什么好处。

  他现在比较烦恼的是该拿什么来引诱千寻进公司实习,她喜爱挑战,一成不变对她是种折磨,不如先安插到企画部,那里年轻人多,说不定能够刺激她好强的个性……

  叶江潮拉开衣橱门,就看见窝在里头双手环胸缩着身体的叶千寻。

  两人对望好一会儿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  “你不是理直气壮吗?”看来在某些方面,这丫头还是会怕老人家。

  “对他是有理讲不清,拐杖就先举起,我可不想冒着被打的风险跑给他追。”叶千寻一面说一面爬出衣橱,顺道瞥了他一眼,“你身材真好。”

  “没正经。”他脸小小红了一下。

  “爷爷真糟糕,居然当着你的面要你把公司交给我,实在是太不近人情!你为了公司做牛做马,最后却是为人作嫁,简直是吃定你了。”她爬回床上窝着,然后替他抱不平。

  “我是心甘情愿。”

  “潮,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未来?”

  自己的未来?

  叶江潮转身望着一脸天真烂漫的少女,自从心底栽种了对她的感情后,他就被叶家牢牢套住,永远离不开。

  “我会一辈子待在叶家。”

  “你的幸福呢?”她好想敲破他固执的脑袋,看看里头是不是全是花岗岩。

  “有些时候不是自己说了算,我虽不认命但也不得不认命,不过我会尽力在这之中寻求一个平衡。”一直以来他都是这种处事态度。

  叶千寻只觉得心疼,自他身后搂着他。

  他拍拍她的手,“放心,我不会委屈自己。”

  不委屈……其实是一直都在委屈,所以才不觉得委屈,她真希望潮能多替自己着想。

  “虽然爷爷希望你能接手公司,但如果你信任我,就去做你想做的事,不要担心,我会替你守着这里。”因为她,他不计较任何事,因为她,他心甘情愿被困在这里,他对她不敢有任何奢求,只希望他们永远在一起。

  “我当然信任你。”潮在她心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  “那就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。”

  “你让我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那你自己呢?我知道你其实一直想走上音乐这条路。”叶千寻看了眼角落那一把已经沾上些许灰尘的大提琴,“有没有什么是我能替你做到的事?”

  “音乐是我的兴趣,只要我想拉琴随时都可以。记得你第一次帮我庆生送给我的许愿卡吗?你能够完成我那两个愿望就够了。”

  “第三个愿望呢?”那时她送给潮三张许愿卡,原本第三张在她要去法国的时候潮有拿出来用,不过隔天却不翼而飞,但即使不见了,她仍记得还有第三张许愿卡。

  “那张卡已经不见了……”他的渴求也随着那张许愿卡消逝无踪。

  “没关系,我给你的承诺永远都在。”她提出完整的售后服务,绝不让他吃亏。

  “谢谢……但我已经满足了。”

  “无妨,总有一天你一定会有愿望,这个承诺永远没有期限。”

  “我们的电影却有时间期限,快去换衣服。”

  “对喔。”叶千寻迅速闪至门口,确认外头没人连忙冲上楼。

  叶江潮伸手按着刚刚她碰触过的地方,内心怀着激荡。

  有些事本来就无法尽如人意,即使他曾经想要争取也自知太遥远,不敢妄想。

  等他们换好衣服下楼,陈妈早准备好早餐,另外两个老人家正在下棋。

  叶千寻上前观看局势,笑呵呵地说:“许伯,潮的棋艺很好,你应该请他教你几招,这样你就可以赢过爷爷了。”

  “观棋不语真君子!”叶宗楠赶紧提醒,免得又被翻盘。

  “那天我是为了赶出门,要不然我才懒得管。”

  “三少爷会下棋我怎么不知道?”许伯问。

  “潮和江伯伯常常下棋,江伯伯棋艺更好。”叶千寻忽然提起。

  “江伯伯?”

  许伯是来接替江伯伯的位置,因此不认识对方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