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“海!你的相机——你最宝贝的相机,还放在房间里没有拿出来!”

  而依现在的火势来看,大概已成了一堆溶化的塑料和废铁。

  江瀚海平静地摇头一笑。

  “没关系!我已经决定不再当个浪迹天涯的摄影师,所以那些相机也没有用处了。”

  和失去她们相比,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他惊慌难过。

  “海……”向依侬咬着唇,抑止不了感动的泪水泛流。

  蓦然,她的唇畔扬起一抹美丽得令人晕眩的笑容。

  “这回,换我想吻你了。”她附在他耳边轻声道。

  江瀚海嗄哑地呢喃:“乐意之至!”

  三年后 桐云居

  周日的午后,已经七岁的桐桐趴在书桌上写作文,题目是:我的家。

  我家住在桐云居。我有一个好漂亮的妈妈,和一个又高又英俊的爸爸,还有一个可爱的弟弟,叫做江云。我的弟弟还不大会说话,但是他会叫爸爸妈妈和姐姐。每次他一叫我姐姐,我就好高兴喔。我爱我的爸爸妈妈,也爱我的弟弟,更爱我的家。

  她才刚上小学一年级,很多国字还不会写,但已经能够用流利的注音写出短短的文章。

  正如江瀚海所预料,她在文字方面的表现,确实很不错。

  “桐桐,爸爸刚刚烤了地瓜,要不要吃?”向依侬抱着一岁多的儿子走进来,笑咪咪地问。

  “要!”

  桐桐立刻放下铅笔,高兴地跳起来。

  小江云一看到她就喊:“姐姐!”

  “好乖!姐姐最喜欢弟弟了。”桐桐摸摸弟弟的头,高兴地猛点头。

  而向依侬也摸摸她的头,欣慰地笑了。

 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,连忙对女儿说:

  “你先帮妈咪抱着弟弟,妈咪去拿个东西。”

  “好。”桐桐已迫不及待张开双手,迎接弟弟圆滚滚又香软软的身体。

  而在户外,江瀚海已经把烤好的地瓜放在盘子上,等稍微凉一点,就可丛让孩子们吃了。

  他转头望着桐云居,心里感慨万千。

  旧的桐云居在三年前的大火中被烧得片瓦不留,经过一年的规画与重建,新桐云居终于在两年前完工。

  顺道一提,涉嫌纵火的许书哲在失火的隔天早上,被人发现连同他的汽车跌落在山坡下,早已气绝身亡。

  据说他是因为心智狂乱,再加上高速行驶蜿蜒的山路,才会不幸酿成悲剧。

  不过依他看,这根本是恶有恶报!想到他居然因为得不到依侬,就狠心纵火想活活烧死她们,他实在无法原谅他。

  只有善良的依侬有时想起他,还会感伤地叹气。

  令人高兴的是,新桐云居完工后不久,他与依侬的儿子也诞生了,他们的家人和朋友都说这是喜上加喜,所以他把儿子取名为江云,以纪念这个他不经意闯入,却改变他一生的地方。

  顺着屋檐往上望去,上方是蓝蓝的天空,几朵棉絮般的白云飘浮在其中,看了叫人心旷神怡,他忍不住伸个懒腰。

  “海!”

  听到呼唤声,他转过视线,看见心爱的妻子娉婷朝他走来,女儿则笑嘻嘻的抱着儿子跟在一旁。

  “你们来了?”看见他们,他的脸上立即浮现最真诚的笑容。

  他们都是他最爱的家人呀!

  “我有样东西想送给你。”

  向依侬两手背在后头,脸上挂着神秘的笑容。

  “是什么?”他好奇极了。

  “你猜猜嘛。”她娇声嚷道。

  “嗯!该不会是你又有了吧?”

  依他绝佳的能力,这是极有可能的事!他骄傲地想。

  “不是啦!”向依侬白了他一眼,从背后拿出一个大纸盒交给他。

  “这个我早就想送你了,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,这次我回台北去,总算帮你买来了。”

  “这是……”江瀚海看见纸盒上所印的英文字样,激动得双手微微颤抖。

  “快打开看看喜不喜欢。”向依侬微笑催促。

  “好。”江瀚海以急切的心情、缓慢的动作打开包装盒,当他看见里头的物品时,兴奋得声音都变了。

  “Nikon新款的D100单眼数字相机!你怎么知道我一直想要这个?”

  “拜托!你以为你每次偷偷躲着上网看这款相机,我不知道吗?我要是连你这点心思都不知道,就枉为你的老婆了。”

  打从他的相机在火灾中“罹难”之后,他一直没再买新相机,每回替孩子拍照都用她的傻瓜相机。

  她想他大概是怕她又胡思乱想,以为他想去流浪,所以不敢买好相机吧!

  于是她偷偷替他买来,想给他一个惊喜。看他高兴得说不出话来的样子,她比什么都高兴。

  她放柔语调告诉他:“其实,如果你偶尔想出国拍些照片,我不再反对了。只要你记得我和孩子,记得回到我们身边就好了。”

  “我并不是真的那么自私,不让你出国去,而是怕你一离开这里,就会忘了回家的路。”她哽咽地说道。

  “我明白!而且我已经了解,什么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,不是相机,也不是世界名胜,而是你们呀!

  “如果我独自一人飞到国外,身旁却没有你们的话,我无法想象那将是多么孤单的事。因此我若想出国,身旁必定有你们的陪伴,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忘了回家的路,因为你会一直在我身旁。”

  “海!”向依侬鼻头发酸,又想掉眼泪了。

  江瀚海将相机的电池装上,迫不及待打开镜头试拍。他看见镜头中孩子们可爱的模样,拍照的兴致全来了。

  “来来!你们靠过来一点,爸爸用新相机替你们拍照。小鬼们,可别小看你老爸喔,当年我可是叱咤风云的世界级摄影大师哪。”他不害臊地自我吹捧。

  向依侬忍俊不住笑了出来,望着他手拿相机、意气风发的姿态,她的心里满是崇拜与爱恋。

  果然!

  拿着相机的他,才是最帅、最迷人的。

  (完)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