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桐桐害怕得不住啼哭,向依侬只能不断安慰她。

  “乖!没事的,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。”

  其实她一点把握也没有,但她不能在孩子面前表现出害怕的样子,那会吓坏她的。

  眼看着火势愈来愈烈,却没有人来救她们,难道……她和桐桐就要葬身火窟了吗?

  她忍不住偷偷落泪,可怜的桐桐才四岁,就要承受这种痛苦,叫她怎么舍得?

  还有……海,她好想他!

  这时她已不计较任何事,只想在死前再见他一面。

  意识模糊间,她仿佛听到他的声音。

  这一定是幻听,否则就是进入天堂之前的天籁。

  “依侬——”

  江瀚海在着火的床上没发现她们的踪影,聪明的他想到进去浴室找,当他发现包裹在湿毛毯下一大一小的身影时,心底的狂喜与激动让他想跪地感谢上天。

  “依侬!桐桐!”他高嚷着,快步冲向她们。

  “海?”

  这声音太清晰,向依侬终于肯定自己不是幻听。

  她掀开毛毯,看见江瀚海出现在眼前时,惊喜的泪水立即潸然流下。

  “海,你来救我们了!咳咳……”

  “爸爸!”桐桐也边哭边喊。

  “依侬,桐桐,你们没事吧?”江瀚海看见她们平安无事,欣喜得差点痛哭起来。

  “我们没事。”

  向依侬掀开湿毛毯,抱着女儿爬出浴缸。

  “很好!先把桐桐给我。”江瀚海朝向依侬伸出手,接过心爱的小女儿,然后对向依侬吩咐道:“你紧紧跟着我,外头火势很大,要小心一点。”

  “嗯!”向依侬猛力点头。

  “那我们赶快出去吧!”

  他拿起她们刚才所盖的湿毛毯,从头包裹住他们,然后小心地避开火舌,沿着进来的路逃出木屋。

  当他们终于平安到达屋外的空地时,三个人忍不住相拥啜泣。他们都庆幸没有失去彼此!

  “你们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

  江瀚海逐渐平复惊恐紧绷的情绪后,先暂时推开她们,就着火光察看她们有无伤痕。

  桐桐因为被他护在怀中,所以几乎没有受伤,而向依侬则有几处烧烫伤,江瀚海见了极为不舍。

  “海!你!”这时向依侬才发现江瀚海身上的衣物变得破破烂烂,上衣和裤子不知被火烧出多少洞。想当然耳,那些火焰烧穿了衣服,也烧伤了他。

  “要不要紧?”

  向依侬心疼地朝那些伤处的水泡吹气。

  “比起差点失去你们的恐惧,这点痛不算什么。”

  向依侬眼眶一湿,又感动得哭了。

  “奇怪……为什么会突然失火呢?”

  向依侬望着早已被熊熊大火吞没的桐云居,感到疑惑且感伤。

  这是她一手建立的梦想国度,如今却付之一炬。

  “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的话,我想应该是许书哲纵的火。”他把不久前在山路上遇到他的经过,告诉向依侬。

  “那时他神情狂乱,看起来奸像疯了似的。”

  向依侬听了,虽然对他放火烧了桐云居的行为感到难过,但同时也觉得相当愧疚。

  “是我害他如此的!如果他不曾认识我,就不会变成这样。”

  “傻瓜!说不定他本来就心理不正常,你何必为他的疯狂负责?”

  “或许吧!”

  向依侬勉强一笑,强自打起精神问:“对了!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呢?”

  她还以为,这辈子没机会再见到他了!

  “我不是说过,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吗?事情办完,我等不到天亮就迫不及待赶回来,就怕有人大思念我,哭得晚上睡不着。”他调侃道。

  被他说中心事,向依侬霎时红起脸来。

  “那!你到底回去做什么?”她忍不住问。

  “我这次回去,是把工作室关闭,并且亲自登门去向那些接了案子,却无法替他们工作的公司道歉赔罪。最重要的是,我去买了一样东西想送给你。”

  “是什么?”向依侬奸奇地问。

  “这个。”

  江瀚海从破破烂烂的口袋里取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盒子,向依侬一看到那个小盒子,颊上倏然飞来一抹红晕。

  那该不会是……

  江瀚海打开小盒子,里头是一只镶着祖母绿的结婚戒指。冰透的绿色,在碎钻的点缀下,更显得高雅不俗。

  “桐云居的向依侬小姐,请你嫁给我!”他取下戒指,诚挚地用双手奉上。

  “海……”

  向依侬感动得热泪盈眶,一时不知该怎么办,只能不断地抹眼泪。

  “妈咪,快点戴戒指!快点快点!”

  在小桐桐的催促下,向依侬羞怯地伸出手,由江瀚海替她戴上戒指。

  周遭的人不知何时围了过来,纷纷热烈地拍手给予祝福,一起见证他们永恒的爱情。

  “江太大,我想吻你耶。”江瀚海渴盼地提出要求。

  “可是这里这么多人……”她红着脸看看四周,一张张充满兴味的脸,正津津有味地盯着他们。

  “没关系,就让他们看吧!”

  他才刚经历世上最令他恐惧的事,必须狠很地拥抱、亲吻她,才能肯定她确实完好无缺地在他怀中。

  “嗯。”向依侬勉为其难的点点头,江瀚海的唇立刻印上她的小嘴。

  这时,周遭再次传来热烈的掌声,桐桐也开心地跟着拍手。

  她似乎也知道,这次爸爸会永远留下,再也不会走了。

  “啊!”

  江瀚海正吻得意乱情迷时,向依侬突然推开他大叫。

  “怎么了?”所有人都吓了一跳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