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“我们还是希望能住双人房,能不能麻烦你再试着找找看?”江瀚海蹙眉道。

  他当然是无所谓,就怕依侬不愿意。毕竟要她跟一个所恨的男人同处一室,对她来说铁定是种折磨吧?他自嘲地一笑。

  “真的很抱歉,我已经查过了,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!”那名服务员依旧只能说抱歉。

  江瀚海不甘心,又问:“那这附近还有没有其它的旅!”

  “不用了!”向依侬径自走上前,对服务员说:“请给我们这个房间。”

  “好的,麻烦请把身分证借我登记一下。”

  向依侬从皮包里拿出身分证交给柜台的服务员,然后等候办理登记。她知道江瀚海一直用诧异的目光盯着她,但都假装没看见。

  “好了!这是你们的房间,就在五楼的507号房。请问需要帮忙提行李吗?”柜台的服务员将钥匙和身分证交给他们,礼貌地询问。

  “不用了,我们没有行李。”

  向依侬朝那人一笑,然后率先走向电梯。

  江瀚海则始终一语不发,任由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。

  开门进入房内,向依侬打量一下里头的设备。房间不大,摆了床、梳妆台和一张桌椅之后,就没剩下多少空间了。

  幸好看起来还算干净,这是最值得欣慰之处。

  “海——”

  江瀚海走进来,她有些紧张地转向他。

  关于之前误会他的事,她想向他道歉。

  她刚开口,江瀚海就问:“谁要先洗澡?你想先洗吗?”

  “海,我想谈谈——”

  “我看我先洗好了。”他走进浴室,关上门。

  他知道她想说什么,但他太生气了,暂时还不想跟她谈那件事。

  而在门外,向依侬颓然坐在床沿,为了他回避的态度感到丧气。

  打从她惹恼他之后,他就一直是那副冷淡的面孔,除非必要,否则很少跟她说话,眼眸视线也刻意与她错开。

  以前她所认识的他,总是对她百般宽容,无论她如何倔强冷淡,都不会生气,但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——他是人,也会伤心愤怒的!

  想来是她太伤人了,他才会如此生气。

  浴室里的水声停止,不一会儿门扉开启,江瀚海擦着湿发走出来。

  “海,我想——”

  “你何不先去洗澡?不是明天一大早就要去看桐桐?”他低头擦着发楷的水,目光完全不看她。

  “噢。”向依侬知道,他是真的不想理她了!

 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这么难受,心口空荡荡的,像被什么东西刨空了似的。

  向依侬浑浑噩噩地洗完澡,走出浴室时,江瀚海已经上床睡觉。他背对着她,无言地说明了对她的厌恶。

  她关掉主灯,只留一盏角落的小灯,然后躺上床。

  透过幽暗的光线,她注视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僵硬背影,眼泪忍不住掉下来。

  想到桐桐被毒蛇咬伤的惊恐,和江瀚海对她的冷漠,她愈想愈委屈难过,眼泪也愈掉愈凶,好象怎么抹都抹不完。

  江瀚海根本没睡着,他只是背对着她,默默注意她的动静。

  听到身旁传来类似吸鼻子的窸窣声,他本以为自己听错了,但那声音愈来愈明显,他觉得不对劲转头一看——果然看见她正偷偷地拭泪。

  “你干嘛哭?”他诧异地问。

  “呜……不要讨厌我!”既然被他发现了,她也不必忍得那么痛苦,索性抱着他哭个够。

  “请你不要讨厌我,我不是故意说那种话……呜……”

  “我讨厌你?这是谁说的?”他没这么说吧?

  “不必任何人说,你已经表现得很明白了……”她呜呜啜泣着,一边用手抹眼泪。

  “你不理我,不想和我说话,甚至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。你……讨厌我!”

  “瞧你!哭起来简直和桐桐那小丫头一模一样。”江瀚海叹了口气,无奈地翻身面对她。

  “我没有讨厌你!我承认我是有点生气,而且感到伤心,因为你居然那么误会我,但我真的不讨厌你。”

  “你明明就厌恶我!直到刚才你还不愿跟我说——话——唔!”

  她的话没能说完,因为江瀚海已低头吻住她的唇,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真的不讨厌她。

  “我怎么会讨厌你呢?”他缠绵地吮吻她柔嫩的唇,一面喃喃道:“我疼你、爱你都来不及了,哪有时间讨厌你?”

  “海……”

  或许今天她真的受够了,太多惊吓、恐惧、委屈,让她的心变得好脆弱,更需要他温柔的抚慰。

  她热情地响应他的吻,并主动伸出小手,抚摸他宽厚的胸膛。

  “依侬!”江瀚海迅速捉住她那只四处点火的小手,呼吸急促地制止。

  “不行!再这样下去,我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”

  毕竟他五年未曾碰触她,饥渴的火苗一触即发,他不希望明天醒来看见她后悔的泪水。

  “我不在乎。”她呢哝着,娇柔地伸出另一只手,轻轻贴上他的胸膛。

  在她经历过这么多

  差点失去女儿、失去他的恐惧之后,她还在乎什么呢?

  今晚,她只想在他怀中燃烧。就算明天他决定离开她,她也不会后悔今晚曾经属于他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