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向依侬也拾起泪痕斑斑的脸说:“书哲,麻烦你帮我看着桐云居,拜托你!我们不能全部离开。”

  “这样吗?那——好吧!”许书哲有点僵硬地一笑,退了开去。

  “你们路上小心。”

  向依侬没心思好好道谢,只胡乱点点头。

  “坐稳了!”江瀚海猛力踩下油门,火速往山下冲去。

  许书哲瞇眼注视渐行渐远的汽车,心中既妒又恨,还有——诧异。

  蛇——为什么咬到的人不是江瀚海,而是桐桐呢?

  不过无所谓,那个小叛徒见风转舵,投身敌营,被咬了也是活该。

  他没有丝毫愧疚地一笑,转身走回屋里。

  ***

  在江瀚海的飞车护送下,桐桐很快被送入市区的医院,医生确定是眼镜蛇咬伤之后,立刻替她注射血清。

  “桐桐……应该不要紧吧?”

  双眼红肿的向依侬坐在女儿床边,紧握着她的手。

  送到医院时桐桐可能因为哭累了,所以医生一替她打了针,她就睡着了。

  向依侬担忧地坐在女儿床边,一刻也不肯离开,深怕只要稍一离开,女儿就会突然死去。

  “医生已经替她注射血清,应该不要紧了。”江瀚海按住她的肩,柔声安抚。

  一开始他也很担心,但他已事先急救过,医生又替女儿打了血清,再加上女儿的生命迹象稳定,他想她应该可以安然度过难关才对。

  向依侬好像这时才想起他的存在,她飞快跳起来,倏然转头以极不谅解的眼神瞪着他。

  “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?你究竟把桐桐带到哪里去了,她为什么会被眼镜蛇咬伤?”她尖锐地质问。

  “发生这种事,我也很意外!”

  “意外?你喜欢流浪冒险,那是你的事,为什么要带着桐桐去冒险?你不知道她还小,不懂得保护自己吗?而你居然这么做——我真后侮让桐桐接近你!”

  她武断地认为,他必定是带着女儿跑去树林等危险的地方,才会害她被毒蛇咬伤。

  向依侬严厉的指责,像把利刀剌伤了江瀚海的心。

  “你认为桐桐被蛇咬到,是我的错?”他满眼心痛地摇头。“你知道桐桐是在哪里被蛇咬到的吗?是在我房间的床上!那时我正在浴室里洗澡,桐桐跑到我的床上玩,那条眼镜蛇不知为什么躲在我床上,不知情的桐桐才会被咬伤。”

  “那条蛇在你床上?!”向依侬震惊不已。“怎么可能?”

  “你以为我愿意让桐桐受伤?我宁愿被咬伤的人是自己,而不是她!”接着他讽刺而悲伤地冷笑。“或许我应该被咬,这样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。”

  向依侬既不安又歉疚,想开口向他道歉,他却兀然起身说:“我去找医生问桐桐的情况。”

  “海——”

  江瀚海置若罔闻地离开急诊室。他必须暂时离开一下,他太心痛了!

  向依侬懊悔地低下头,心里很难受,她不该情急之下脱口说出那些话,她知道自己伤害了他。

  她真的不故意的,她只是……心焦呀。

  她固然不愿桐桐受伤,但也不希望受伤的人是他。

  想到那条眼镜蛇出现在客房里,她就觉得恐怖。

  一般来说,蛇类是孤僻的冷血动物,会主动避开人类,所以她住在桐云居六年了,甚少看见蛇类出没,更别提眼镜蛇了。那条眼镜蛇怎么会无缘无故溜进他的房间,还跑到他床上?

  再说他的房间并不是入口的第一间,距离户外还有一段距离,而且他的房门随时都关着,毒蛇难道会自行开门爬进去吗?

  向依侬愈想愈觉得可疑,而且满心恐惧。

  如果——如果今天桐桐不曾到他的房间,那他绝不会发现床上有蛇,万一他晚上睡觉时又先关灯才上床,那么……被毒蛇咬伤的人,绝对是他!

  而且极有可能咬到头部、颈部等重要的部位,导致他在很短的时间内丧命。

  不,她不要他死!

  虽然口口声声说恨他,但正因为爱他太深,才会有如此深的恨意。

  况且,只有她自己明白,她并不是真的恨他。

  她只是害怕再次受伤害,才用冰冷怨恨的保护色来避免自己受伤。就和他不愿桐桐受伤害的心情一样,她也从不希望他受伤。

  这五年来,有时在深夜偷偷想起他,她都希望他健康平安,如果他发生什么不幸,她——

  会伤心欲绝!

  当晚九点多,江瀚海与向依侬才疲惫地走进离医院不远的饭店,打算在此暂歇一晚。

  桐桐的情况已经稳定,还曾醒过来说肚子饿,他们替她买了面,还有她喜欢的蛋糕给她吃。

  吃过东西之后,桐桐又沉沉地睡去,医生说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,不过需要住院观察一天。

  不放心孩子的向依侬原本想留在医院里照顾桐桐,但被护士小姐阻止。

  护士小姐坚持,病患的家属必须在晚上九点之前离开医院,向依侬纵然万般不舍,也不得不离开。

  从医院出来后,他们先去吃了简单的晚餐,然后才找到这间小饭店,但是——

  “抱歉!我们的房间全满了,只剩下一张单人房。虽是单人房,但床和一般的饭店一样,是可容纳两人的双人床。两位是夫妻,我想应该不要紧吧?”柜台服务人员充满歉意地问道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