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这两天,他忙着挖掘一个养鱼的池子,因为有鉴于溪鱼的数量逐日减少,已经无法再提供客人食用,所以他想替依侬开辟一个鱼池,等水蓄满之后,他再出资聘请几位鱼类专家来,替他们进行溪鱼的培育,让前来住房的游客可以享用鲜美的溪鱼。

  甚至还可以将鱼苗放回溪里,让美丽的溪流里,随时都看得到鱼儿的踪迹。

  这件事并不是依侬要求他做,而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构想,并且付出行动。他想让她明白他坚定的心意,他已经真心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不会再轻言离开。

  “江叔叔!”

  他正在拿换洗衣物的时候,小桐桐捧着一个大碗,摇摇摆摆地走进来。

  “江叔叔,妈咪要我端冰爱玉给叔叔喝。”

  “真的?”看到爱玉,他就想起五年前那火热的一夜。

  “谢谢妈咪,也谢谢桐桐。”他微笑着接过碗,慈爱地摸摸桐桐的小脑袋。

  他愈来愈希望,能听到桐桐喊他一声爸爸。

  “江叔叔要洗澎澎吗?”桐桐看到他拿换洗衣物。

  “嗯。江叔叔身上好脏,等洗干净了再吃妈咪做的爱玉。”

  “那我可以在这里等江叔叔吗?”桐桐期待地问。

  “可以啊!那你先在外头等,江叔叔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桐桐乖巧地点点头,江瀚海这才走进浴室洗澡。

  刚开始,桐桐还乖乖地坐在椅子上等待,可是几分钟后,她开始无聊地东张西望,四处寻找好玩的东西。

  当她看到蓬松松的被褥时,双眼一亮,飞快脱了鞋子,手脚并用地爬上床,就开始在弹簧床上跳了起来。

  “哇!好好玩,江叔叔的床好软,好好玩喔!”

  平常妈咪从不准她在床上这样跳,现在妈咪不在,她才敢偷偷地玩。

  江瀚海关掉热水,抓起毛巾擦干身体,听到桐桐玩得兴奋的叫声,不禁笑着摇头。

  这个调皮的小丫头!

  忽然,门外传来桐桐一声尖叫,接着是她的哭号声。

  “桐桐?”江瀚海心口一紧,慌忙大叫:“桐桐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好痛……哇……好痛!”桐桐愈哭愈凄厉。

  “桐桐!”江瀚海飞快套上衣服,冲出门外一看,桐桐坐在床下的地板上,抱着小腿哇哇大哭。

  “怎么了?跌伤了?”江瀚海心疼地上前抱住她。

  “咬咬……有东西咬我的脚……好痛……哇……”桐桐哽咽地说完,随即又放声大哭。

  “有东西咬你?”江瀚海狐疑地往她白嫩嫩的小腿一看!果真有齿痕!

  而且依照那齿痕判断,应该是!蛇?!

  他立即抬头往床铺的方向一看,赫然发现一条丑恶的眼镜蛇耸在床边,威胁地朝他吐信。

  他悚然一惊,抱着桐桐迅速跳开一步。

  真的有蛇——他的床上,怎么会有蛇呢?而且——还是毒性极强的眼镜蛇!

  他飞快从旅行袋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瑞士刀,弹开刀锋,以射飞镖的方式朝眼镜蛇射去。

  他射飞镖的技巧还不错,锐利的刀锋俐落地射穿眼镜蛇的身体,鲜红的血立刻流了出来,牠卷起长长的尾巴,痛苦地挣扎着。

  江瀚海无暇理会牠,飞快抱着女儿坐下,眼镜蛇的毒性很强,若不马上处理,桐桐可能会死。

  他先用手帕在桐桐的膝盖处绑紧,避免蛇毒顺着血液往上流,然后抓起她的小腿,张嘴对准伤口,用力吸出毒液。

  幸好常在野地摄影的他懂得不少求生技能,现在才能救自己的女儿。

  他含住伤口,使尽全力吸出掺杂蛇毒的黑血,转头用力吐出;然后又用力吸出一口,再飞快吐出……这样反复无数次,直到所吐出的血液恢复鲜红,不再带有令人胆颤心寒的黑色,他才停止。

  接着,他将皮夹塞进口袋,抱着女儿往外冲。

  “桐桐乖,不要怕!爸爸现在就带你去医院。”

  他跑出客房区,正好看到向依侬和许书哲朝这边走来。

  江瀚海一看到她就高声大喊:“桐桐被蛇咬了,快去把车开过来!”

  “什么?!”向依侬听了,立刻惊慌地问:“桐桐被蛇咬到?是什么蛇?”

  江瀚海语气沉重地回答:“是眼镜虻。”

  “不——她怎么会被眼镜蛇咬到引现在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”她极度惊恐,眼泪掉个不停,已经不知所措。

  “别慌!先去把你的车开过来,我们立刻送桐桐下山就医。”

  “好!”向依侬跌跌撞撞地冲回房间拿钥匙和皮包,不到两分钟就折回来。

  江瀚海早已在车旁等着她。“打开车门!”

  “好……”向依侬边说,边用颤抖的手按下遥控开启车门。

  江瀚海小心地将仍啜泣不已的桐桐放到后座,然后迅速跳上驾驶座发动引擎。

  向依侬不等他吩咐就自动跳上后座,心疼地紧抱着桐桐哭得通红的小脸。

  江瀚海准备开车上路,许书哲突然冲过来喊道:

  “我——我也去!”

  江瀚海按下电动窗,冷瞄他一眼。“不用了,你留在这里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