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她抓起钻戒戴在手上,急促地说:“书哲刚才向我求婚,而我答应了。”

  她不敢望向江瀚海,但即使不看,也能强烈感受到他身上紧绷的怒气。

  然而,这是让他死心最好的方法!只要待在他身边,她的心就会日渐沉沦,她不想再重蹈覆辙,所以就让她自私一次,利用书哲来让江瀚海知难而退吧!

  “依侬,你——”许书哲又惊又喜。刚才她并没有答应呀,为何……

  不管理由是什么,她答应了是事实!他高兴得不得了,喜悦之情全写在脸上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用诧异、惊讶都下足以形容江瀚海的心情,他!简直是震怒!

  她竟然答应许书哲的求婚?!

  “没错!所以江先生,请一定要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向依侬堆着花朵般灿烂的笑容邀请道。

  “你再说一次!”江瀚海瞪大虎眼,怒声咆哮。

  “请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向依侬根本不怕他,笑容满面地又重复了一次。

  江瀚海浑身僵硬,瞪得极大的双眼直盯着笑得灿烂的向依侬,许久之后,才一语不发地愤然扭头离去。

  向依侬缓缓收回硬撑的笑容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哀伤。

  这样该是最好的吧?让他生气、让他死心,让他……离开!

  许书哲在一旁默默观察,发现这个名叫江瀚海的男人和向依侬,似乎不是普通的朋友。他隐约感觉到,他们之间……可能有着他所不知情的秘密。

  不过,此时他不愿想那么多,依侬答应他的求婚,足以冲淡一切的不愉快。

  “依侬,真高兴你答应嫁给我,我不会让你失望,一定会让你幸福的。”

  “嗯……”望着许书哲欣喜若狂的表情,向依侬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因为她已经开始想着解除这桩婚约的理由。

  她开始后侮,或许她不该利用他来激退江瀚海。

  晚上八点多,终于忙完的向依侬才和桐桐、许书哲、江瀚海四个人坐下来,享用一顿迟来的晚餐。

  “好吃!依侬,你煮的红酒炖牛肉真好吃!”许书哲尝了一口今晚的主菜,连连夸赞道:“我想,这一定是全世界最棒的红酒炖牛肉!”

  “哪里!书哲,你大概饿坏了。”向依侬被他夸得不自在,只能红着脸谦虚地摇头。

  相较于许书哲夸张、讨好的态度,江瀚海的态度就冷淡多了。他只是静静地将牛肉放入口中,慢慢地咀嚼,一句话也不说。

  或许经过几个钟头的沉淀,再见到向依侬时,他的态度平和多了,仿佛下午的冲突,从来不曾发生过。

  许书哲斜睨着他,故意挑衅地问:“江先生,你怎么光吃不说话呢?依侬做的红酒炖牛肉,味道如何呀?”

  江瀚海淡然一笑,慢条斯理地吞下口中的牛肉,然后以聊天的口吻道:“大约两年前我曾在法国某间料理店,品尝过这辈子吃过最美味的红酒炖牛肉。

  “那牛肉软嫩不烂,味道甘醇不腻口,每天限量只卖十份,总是开店不到十分钟就卖完了。”

  许书哲像逮到他的小辫子似的,得意地大声攻讦:“那你的意思是,依侬做的红酒炖牛肉比不上人家啰?江先生,依侬好意请你吃饭,你怎么这样不给面子?”

  “我只是实话实说。”江瀚海耸耸肩,切开已经熬煮入味的红萝卜,叉起一块放入口中。

  “至于——依侬做的红酒炖牛肉功力如何?就让她自己来问我吧!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,他尽情地享用每一口饭菜,假装没注意到向依侬在用餐期间几次欲言又止,而且心神不宁。

  他吃光盘子里的每一样菜肴,然后拿起餐巾抹抹嘴。

  “我吃饱了,谢谢招待。”

  低头亲吻桐桐的头顶,温柔地道了声晚安,他便大步离开餐厅。

  江瀚海离开后,向依侬根本食不知味,也忘了对面还坐着许书哲,望着自己的盘中的食物,就这么发起呆来。

  许书哲切开一块牛肉,把它当成江瀚海,放入口中恨恨地咀嚼。他万分嫉妒江瀚海拥有左右她情绪的能力!非常非常嫉妒!

  不过无所谓!从今天起,依侬就是他的未婚妻了,就算姓江的再有本事,也改变不了什么。

  稍晚——

  江瀚海洗完澡走出浴室,正擦干头发时,门上传来轻轻的剥啄声。他的唇畔立即浮现一抹笑意,仿佛早就知道敲门的人是谁。

  他拉开门,果然看见那双挣扎不安的大眼睛,正咕噜噜地望着他。

  向依侬绞着手,支吾犹豫着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进来吧,我不在门口和人说话。”

  江瀚海径自转身回房间里,向依侬只好乖乖跟了进去。

  “桐桐呢?睡了?”江瀚海不忘先问问宝贝女儿。

  “嗯。”向依侬点了下头,紧张地舔舔唇,终于忍不住问:“我想知道!我煮的红酒炖牛肉,和你所吃过最美味的红酒炖牛肉,差别有多大?”

  江瀚海听了立即哈哈大笑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