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“如果你不想害我更难受,就别再说了!求你……”

  她真的快崩溃了,她只求他快点离开这里,让她痛快放肆地大哭一场。

  “好好,我不逼你了,你别激动!”

  她的模样,让江瀚海好心疼,他不敢再勉强她听他说话,依恋又哀伤地望了她一眼之后,颓然转身离去。

  江瀚海坐在屋后的石阶上,望着远处青翠的山峦发呆,想起五年前的决绝,深深的自责与哀伤的心情,重重地打碎他赢回她们母女的自信心。

  他本来打算,等第二天早上她的心情稍微平复一些,再和她好好谈一谈。

  然而到了第二天,她的情绪依然激动,甚至躲在房内,任凭他怎么呼喊,她都不肯出来见他。

  对她来说,既然他都已经打算远离了,再多说又有何益?

  江瀚海在门外一直等到傍晚,明白她是不可能谅解他了——他们之间对于爱情的认知相差太远,纵使相爱,也无法相守。

  终于死心放弃的他,留下身上所有现金给她,然后提着行囊黯然下山。

  两天后,他飞往丝路的起点西安,正式展开他的新旅程,藉由他最爱的摄影,想忘了这段令他抱撼不已的恋情。

  没想到,那时她已有了孩子……

  他痛苦地抱着头,难过得几欲流泪。忽然,软软甜甜的声音,由石阶下传来。

  “叔叔!”

  ***

  “桐桐?”

  他猛然抬起头,果然看见桐桐站在石阶下。

  今天她穿著粉红色的洋装,柔细的发没有扎起来,而是直披到肩下。

  “桐桐,早安!”他一看到女儿,随即展露笑颜。

  “早安!叔叔,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桐桐迈开短短的腿儿,奋力爬上阶梯。

  刚才她在刷牙洗脸时,从浴室的窗口看见他坐在石阶上发呆,她洗完脸后,立刻跑过来找他。

  虽然妈咪告诉她不可以随便和陌生人太亲近,但她觉得这位叔叔不是坏人,她很喜欢他呢。

  江瀚海起身轻松地抱起她,将她安置到自己身旁。

  “叔叔在忏悔。”面对她,江瀚海很自然地说出自己的心事。

  “什么是忏悔?”桐桐的小脑袋瓜,还无法理解这么复杂的字汇。

  “忏悔就是叔叔做错事,心里很难过的意思。”他以简单的词句向女儿解释。

  “噢……”桐桐歪着头想了一会儿,又问:“是不是和我打破妈咪最喜欢的茶杯,妈咪虽然没有骂我,可是我却很想哭一样的意思呢?”

  “嗯。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看不出桐桐年纪虽小,思想逻辑倒还满周全的,说不定将来长大会是个女哲学家或女文豪呢!他心底不禁油然升起一股骄傲。

  “叔叔为什么要忏悔呢?”好奇的桐桐又发问。

  “因为叔叔对不起你妈咪。”江瀚海以一种哀伤的眼神望着女儿。

  “很多年以前,在桐桐还没出生的时候,妈咪有了困难,非常需要叔叔的帮助,可是叔叔人在国外,没能帮助你妈咪。从此之后,你妈咪就生叔叔的气,不肯原谅叔叔了。”

  “可是叔叔不在家呀,又不是故意不帮妈咪的,对不对?”桐桐鼓起腮帮子,替喜欢的叔叔抱不平。

  “虽然是这样没错,可是妈咪那时候很难过,需要叔叔的陪伴,叔叔却不能留在她身边,这点确实是叔叔不好,叔叔不怪你妈咪生气。”

  “喔——”听了叔叔的解释,桐桐点点头,接受他的说法。

  “桐桐……”望着她可爱的脸蛋儿,江瀚海困难地咽了下口水,偷偷问:“桐桐的爸爸呢?妈妈有没有和桐桐说过爸爸的事?”

  桐桐摇了摇头。“没有。”

  “那——桐桐问过妈咪关于爸爸的事吗?”他再度试探。

  这回桐桐点点头。

  “有呀!妈咪说爸爸走了。”

  “就这样?她有没有告诉桐桐爸爸是谁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没有?”唉!

  江瀚海深深叹息,看来她真的恨透了他,根本没打算告诉女儿他是谁。

  而他自觉亏欠依侬太多,所以在她同意之前,他不会和女儿相认,等依侬愿意谅解他,再由她来告诉孩子吧!

  “桐桐四岁了,开始上幼儿园学认字了吗?”江瀚海以父亲的身分,关心地询问。

  “妈咪说明年才让桐桐去上幼儿园,可是妈咪有数桐桐念故事书喔,我还会写自己的名字呢!”桐桐骄傲地回答。

  “真的吗?桐桐好聪明喔,妈咪也很辛苦。”真难为她了,既要经营民宿、又要照顾女儿,还得抽空教她读书认字。

  他心底的歉疚又加深几分,相对的爱也愈来愈深。

  过去五年,他刻意封闭这段回忆,不让自己有空闲想她,如今再度与她相见,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曾遗忘她。爱她的心有如潮水般破闸而出,再也抑制不住了。

  对她!他不愿就此放弃,更何况——他们还有了个天真可爱的女儿!

  这是上天给他的第二次机会,这次他会好好珍惜,她要婚姻、要安定,他都愿意给她。他还会给孩子一个正式的身分,让她可以正大光明的上学。

  “叔叔,你又在发呆了。”桐桐嘟起小嘴抱怨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