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她冰冷抗拒的面孔,江瀚海不是没料到,只是没想到那会令自己如此难受。

  沉吟了半晌,他迟疑地开口:“几天前,我在荷兰的茵田市看到一个很像你的女人,我想确定心中的疑虑,所以……”

  “是吗?”向依侬再度冷笑。

  因为看到很像她的女人才想起她,那么如果不曾见到的话,就永远不会想起她了?

  拒绝承认心中的痛楚比讥讽更深,她挑挑眉,冷漠地说:“没错!我刚从荷兰回来,你在茵田市见到的女人就是我,不过那又如何?你已经知道答案,现在可以离开了,江先生!”

  妈咪对别人都很好,为何对这位叔叔这么凶?桐桐疑惑之下,便为这位陌生的叔叔打抱不平。

  “妈咪,你不要对叔叔那么凶嘛!叔叔说他是来住宿的耶,你不是说对客人要客气、有礼貌吗?”

  女儿义正词严的话,让向依侬顿时哑然无语。没错!她是说过这些话,女儿也记得非常清楚。既然是自己说过的话,她怎能自打嘴巴呢?

  “这……”她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回答,江瀚海已抢先一步替她回答。

  “桐桐乖!谢谢你替叔叔说话,不过妈咪不是故意对叔叔凶的。妈咪可能一时心情不好,才这么大声说话。”

  “不用你替我解释!”

  向依侬最恨他那副虚假的温柔面孔!当年明明是他拋弃了她耶,今天他凭什么以圣人的姿态出现?

  “你变了好多。”江瀚海感伤地摇头。

  “当年你温婉可人,脸上始终挂着温暖的笑容,而现在却浑身冰冷,我感受不到当年那个阳光般的你。”

  “这一切,全是拜你之赐!”若不是他狠心离去,留下未婚怀孕的她,她也不会对爱情及人性如此绝望。

  向依侬拉起女儿的手说:“桐桐,我们走!出去玩的叔叔阿姨们快回来了,我们该回去准备点心了。”

  她刚带着女儿跨出一步,江瀚海立即挡住她,以乞谅的语气央求道:“依侬,我想和你谈一谈!”

  “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!”向依侬看也不看他,他们连谈的必要都没有。

  “有的!”江瀚海望着桐桐,若有所指地道:“我们之间可谈的太多了,或许——我该告诉桐桐我们的过去。”

  “我们之间没有任何过去能告诉桐桐!”向依侬顽强地筑高抵御他的城墙。

  “你希望我告诉桐桐我们之间的‘友谊’吗?我在这里居住的日子,还记得那个下大雨的晚上……”他威胁地拉长语调。

  “住口!”向依侬气炸了,这个负心汉居然敢如此要胁她!“你不敢跟桐桐说这些!”

  “你可以试试我敢不敢。”江瀚海气定神闲地回答。

  他并不喜欢强迫别人,但必要时,他可以使出任何手段,以求达到目的。

  “卑鄙!”向依侬真的气坏了,偏偏桐桐还在一旁睁大眼,好奇地瞧着,害她不能尽情地痛骂他。

  “好,有话快说!我只给你五分钟的时间。”最后,向依侬不得不向恶势力妥协。

  “我希望单独谈谈。”他刻意瞄了桐桐一眼,朝向依侬露出可恶的笑容。

  “我想有些话,你不会希望孩子听见。”

  向依侬大概猜得到,他想谈的正是关于桐桐的事,所以即使万般不情愿,还是转头对孩子说:“桐桐,你先把草莓提回去好不好?”

  “好。”

  桐桐点点头,乖巧地提着整篮草莓回家去。

  桐桐离开后,向依侬再也抑制不住满腔的怒气,转头瞪着整整高出她一个头的男人。

  “你到底有什么话想说?”

  “我知道她是我的。”江瀚海神情笃定地说道。

  “谁是你的?这里没有人属于你!”向依侬假装不懂。

  “桐桐!她是我的女儿,你不能否认。”他望着桐桐小小的身影,眸中溢满柔情。

  “不!”向依侬大惊失色地猛摇头。

  “桐桐是我一个人的!她是我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,你半点责任都没尽到,没资格和我抢女儿!”

  “不是我不肯负责任,而是你隐瞒一切!”说到这,江瀚海也不免有怨。

  “我还算有点名气,你应该很容易找得到我,为什么一个字都不说呢?”

  “要我说什么?要我求你为了孩子回来?就算我求你,你真的会为了孩子留下来吗?”向依侬苦涩地反问。

  “我——”

  江瀚海不晓得当初若知道她怀孕,是否能够就此放弃他最爱的摄影工作,留下来当个居家男人,照顾孩子、照顾她?他真的不知道!

  不过——

  “就算我无法完全放弃我的工作,我也会妤好安顿你和孩子。”

  “你会如何安顿我们?给我们一栋房子,每年抽几天空陪陪我们?这就是你所谓的照顾?谢谢!不用了!你走吧,我们永不再见!”向依侬嗤笑着扭头就走。

  对他,她不愿再抱有任何期望,也不想再让自己有任何一丝受伤害的可能。

  “你不能拒绝让我接近孩子!桐桐是我的,我至少拥有二分之一的权利,相信若上法庭打官司,我未必会输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