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这张脸……多么相似的脸庞!

  这个小女孩和“她”——简直一模一样!差别只在年龄和身形的大小而已。他毫不怀疑,这个小女孩是“她”的女儿!但——

  这名小女孩的父亲是谁?

  会是他吗?

  他急急地问:“小妹妹,你——叫什么名字?今年几岁?”

  “我叫向桐桐。妈咪说我一、二、三、四,四岁了。”小女孩伸出四根白嫩的手指,甜甜地回答。

  四岁?没错!按照时间来算,这孩子应该是他的,十之八九错不了!

  江瀚海蹲在桐桐面前,望着那张与记忆中的面孔相似的小脸蛋,脑中因为惊讶与欣喜,而变得一片空白。

  女儿……他居然有个女儿了!他的女儿——

  望着那张天真无邪的小小面孔,他激动得几欲落泪。

  小女孩不明白他心中的澎湃汹涌,只软声问:“叔叔,你是上山来玩的吗?要不要住我们家?我们的房间很便宜喔!而且我妈咪煮的菜很好吃,很多叔叔阿姨来玩过之后,下次都还会再来耶。”

  小小年纪的她,已经懂得替母亲招揽顾客。

  “好……桐桐……”

  江瀚海的眼眶开始泛红,微微颤抖的大手,轻轻抚上她细致的小脸。

  桐桐睁着圆滚滚的眼珠,好奇地望着他。

  “叔叔,你的眼睛里面怎么有水?你在哭哭吗?”她天真地问道,颇有同情心地伸出小手替他擦眼泪。“不要哭哭噢!”

  “噢!桐桐……”

  江瀚海捉住女儿软软的小手,张开双臂,紧紧抱住女儿小小的身躯,激动地喊道:“我的宝贝!”

  这时,坡顶上方传来女性轻柔的呼唤声:“桐桐?桐桐,你在哪里?”

  “啊!是妈咪。”桐桐欣喜地喊道。

  “妈咪!”

  “桐桐?”

  一道穿著浅蓝碎花洋装的纤细身影,优雅轻巧地走下斜坡。

  她身上洋装的花色,相桐桐身上的一模一样,看得出这是一套母女装。这正是她为女儿和自己亲手裁制的。

  “桐桐!桐——噢!”

  那名女子发现有人正抱着她的女儿,母性的本能让她立即像只捍卫小鸡的母鸡似的,快步跑向他们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!”向依侬无暇去看抱着女儿的男人是谁,先将女儿夺入怀中再说。

  现在社会太乱、太恐怖了,有恋童癖的变态狂那么多,谁知道这个人会不会伤害她的女儿?

  “妈咪!”她突兀的举动,吓到了桐桐。

  “桐桐!妈咪不是说过,没有妈咪在身边,不可以一个人跑太远吗?”向依侬既惊恐又震怒,不自觉提高音量。

  “妈咪不要生气……妈咪好辛苦,桐桐想替妈咪采草莓……”桐桐委屈地扁起小嘴,豆大的泪水,在眼眶里滚动。

  孩子的贴心,让身旁的两个大人都怜惜得不得了。

  “桐桐乖,不哭了!”向依侬抱紧女儿,亲吻她花瓣似柔嫩的脸颊。“妈咪没有生气,妈咪只是担心。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,妈咪怕桐桐受到伤害。”

  她边吻女儿边哄,没发现身旁男人的脸色,愈来愈难看。

  “我不会伤害她!”江瀚海忍着气,冷声申辩。他是孩子的父亲,又不是心怀不轨的坏人!

  这道熟悉的声音,让向依侬倏然浑身僵硬。虽然五年未曾相见,但他的声音,她从来不曾忘记。

  夜夜在梦中反复温习的,就算想忘也忘不了呀!

  “你……”她缓慢而僵硬地转过头,当她发现说话的男人真的是他时,整个人差点失控地尖叫。

  真的是他——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  桐桐?噢,她不能让他发现桐桐是他的女儿!

  她将女儿的脸藏进自己怀里,然后震怒地瞪着他:

  “你来做什么?!”五年了!她几乎都快忘了他,他还来做什么?

  “我来见你。”江瀚海语调低沉,双眼透出浓浓的思念。

  五年不曾相见,他从不知道,自己竟是如此想她!

  再见到她,五年前美好的过往,再度回到他的记忆中……

  “海,要不要喝点冰爱玉?是我自己做的喔。”向依侬端着放有两碗爱玉的托盘,小心翌翌地走向小屋后的露台。

  他半瞇着眼,坐在向依侬房间后的露台上,双手枕在脑后,在木制的躺椅里伸展长腿。

  一场偶然的相遇与相知相借,使他们成为一对恋人。

  白天,他们结伴到附近的山头健行、探险,有时不经意发现可以拍照的美景,她比江瀚海还高兴哪!

  至于夜晚呢!他们都是不喜欢看电视的人,以前她打发时间的方式是做些小手工艺品,放在屋子里当作摆饰,现在她几乎都和江瀚海在一起。有时手牵着手在晚风中散步,有时下下棋、玩玩扑克牌,有时则像现在这样,什么也不做,只是坐着看星星聊天,也感到心情愉快。

  “我来帮忙。”

  长手长脚的江瀚海起身略拉长身子,就轻松地接过她端得辛苦的托盘,转身放在桌上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