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安琪 > 赔心买卖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午后一点,江瀚海走出中正国际机场,一身洗得泛白的牛仔装,衬托出他颀长挺拔的身材,脸上虽然神色疲惫,仍掩不住他落拓不羁的豪迈英气。

  为了提早赶回台湾,他将剩余的摄影工作利用两天的时间赶完,然后连夜从阿姆斯特丹搭机飞回台湾。

  上了出租车,但他却不是回家休息,而是直接前往他的工作室。

  心中那个尘封已久的身影,像被偷偷开启的潘朵拉宝盒,许多被刻意埋藏的回忆,一件一件跳了出来。

  分别五年,他不曾特别想过她——她代表安定、束缚,而他渴望的是漂泊与自由,想要探索世界的脚步,催促他不断往前,想停也停不下来。

  他飞遍五大洲,造访超过五十个国家,忙得无暇想起她——不!或许是他潜意识里,不愿想起她吧。

  在茵田市的惊鸿一瞥勾起他的回忆,虽然不确定那是否是他心中所想的人儿,但思念的潮水已经汹涌泛滥,排山倒海般涌来。

  他想见她!真的很想见她!

  到了台北市,下了出租车,他走向位于繁华闹区二楼的工作室,转动门把——锁着!他的助理兼好友姚智璜不在,大概去用餐了。

  他从背包里翻出鲜少使用的钥匙,直接开门进去。

  一进门,放下背包和相机,他直接走到占据整面墙的置物柜前,将抽屉一格格拉开,蒙头找起东西。

  “没有!这里也没有……”

  江瀚海低头专注地翻找着,手里抓到东西就随手往后丢,资料文具掉落一地,这时他的助理姚智璜刚好用完餐回来,看到满地凌乱,差点没吓死,以为遭小偷闯空门了。

  “海!你怎么回来了?拍摄工作不是还要三天吗?”姚智璜小心地跨过那些障碍,来到江瀚海身边。

  “我刚下飞机,荷兰那边的工作提早结束了。” 江瀚海心不在焉地回答,手里的动作一刻也没停止。

  “能不能请问一下——你在做什么?”姚智璜看他像寻找什么宝物似的,不禁感到好奇。

  “我在找一卷拍过的胶卷,放了大概有五年了,但一直没冲洗。”江瀚海边找边回答。

  “既然放了那么久,干嘛不洗呢?”姚智璜嘀咕着,走到专门放置胶卷的冰箱前,拉开门,从角落取出一卷封在防潮袋里的胶卷扔给他。

  “是不是这卷?”

  “但我是放在抽屉里——”

  “前年年终大扫除,我整理抽屉时发现这卷胶卷没冲洗,本想问你怎么处理,因为你不在,所以我就先冰到冰箱去,后来我也忘记了,刚才你提起,我才想起来有这回事。”

  “真的?快把胶卷给我!”江瀚海神色紧张地朝他伸出手。

  姚智璜将防潮袋拋给他,江瀚海打开防潮袋,取出胶卷细细检查了一会儿,然后道:“我要先将这卷照片冲出来。”

  从外观无法判别胶卷是否已经损坏,所以他还是决定先将照片洗出来再说。

  “现在?”姚智璜吃惊地瞠大眼。“你不是刚下飞机?不先回去休息行吗?”

  “这件事比休息更重要!”

  若非为了想见心底深藏已久的身影,他也不会马不停蹄地从荷兰赶回来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

  “有什么事,等我出来再说!”

  江瀚海捏紧那卷胶卷,走向办公室后头的冲片室。

  无论如何,今天他都要把这卷胶卷洗出来!

  究竟——那卷胶卷里拍摄了些什么,让他非急着洗出来不可呢?

  答案,在三个钟头之后揭晓了。

  “哇!你真洗出来啦?”

  姚智璜双手撑在桌上,费力仰头打量那排晾在铁丝上的照片。

  他不像江瀚海拥有近一百九的身高,因此吊在高处等待风干的那一整排照片,他确实“只能远观,不可亵玩焉”。

  这卷照片的主角都是同一人——一名年轻女子。

  人耶,海居然拍人!姚智璜暗自称奇。

  那名女子温婉秀致,不管或站、或坐、或笑、或嗔,都有不同的风情。

  姚智璜最喜欢其中一张,那名女子站在开满油桐花的小径上,满脸笑容地望着镜头,眼里有着娇羞与温柔的神韵。

  那是望着自己心爱男人的柔情目光!

  “这是谁呀?还挺漂亮的!”他好奇地问。

  江瀚海沉默了一会儿,低声回答:“一位老朋友。”

  “少来!我可不是第一天认识你,看你如此重视这些相片,就知道这女人在你心目中的地位绝对不轻。其实,你很在乎她吧?”

  这回,江瀚海没有回答。

  姚智璜又自言自语地咕哝:“不过真奇怪哪!放了五年的胶卷,居然没变质,洗出来的色彩还这么鲜艳漂亮。难道那个牌子的防潮袋,真的这么有用?”

  关于这点,江瀚海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。难道这是上天的旨意?向来坚信无神论的他,第一次有了这么荒诞的想法。

  取下已晾干的照片,望着照片巧笑倩兮的身影,他的眼神转柔了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