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三


  瞪大眼睛,她急着跳脚。“你疯了吗?这是火上加油!”

  “这怎么会是火上加油?掌嘴二十下,嘴巴都歪了,保证他们不敢笑话。”

  “你……不准就对了!”她索性伸手捂住他的嘴巴。

  不再逗她了,他握住她的手,深深一吻。“好好好,不准就不准。”

  看着他半晌,她情不自禁的再一次抱住他。“谢谢你平安归来。”

  “我承诺的事一定会做到,我还帮你猎了一只兔子回来。”虽然他此行的目的不是狩猎,但是又不能不做个样子,因此向她承诺他会为她带回一只兔子。

  “真的猎到兔子?兔子在哪儿?”

  “我让韩泉看着,为了逮住兔子,不得不伤了牠,所以牠的脚受伤了。”

  “我去瞧瞧。”

  “不急……”见喻咏歆迫不及待往外跑,韩文仲只能轻声一叹的跟出去。

  夜里,韩文仲和喻咏歆终于可以放肆的抵死缠绵,热情的在床上滚了一圈又一圈,直到筋疲力尽。可是,他们没有就此沉沉入睡,而是坐起身互诉思念之情,关心对方。

  “夫君此行是否顺利?”虽然她向他保证是小事,可是以围猎之名做掩饰,这就绝对不是一般的小事。

  韩文仲忧心的皱着眉。“又死人了。”

  她闻言心颤,没想到他此行扯上命案。“什么人死了?”

  “朝廷命官。”

  若是朝廷命官,刑部出面就好了,怎么会轮到他这个吏部的官员出面?可是她还是吓了一跳,死了朝廷命官,往往牵连很大,搞不好连皇上都扯进来。

  “此事起于去年吏部一位官员上吊自尽。好好的官员怎会无端上吊自尽?可是仵作验屍,没有毒物或外力致死的迹象,确实为自尽。过了不久,户部一位官员也跟着上吊自尽,仵作验屍的结果一样。两者看似毫无相关,可是两个官员是同乡,皇上因此起了疑心,派我私下调查。”

  “你在吏部,又不在刑部。”她不清楚这个时代办案流程,但是人力和调查权应该都在刑部,他手上没人没权,如何调查?

  韩文仲温柔的将她鬓边的发丝拨到耳后,声音变得更轻更低,彷佛耳语。“我是在吏部当官,可是事实上,我是皇上的暗卫。”

  “暗卫?”

  “暗卫是暗中保护皇上的护卫,分为左右两卫,左卫是实质保护皇上的影子护卫,而右卫是负责捜索监督的巡抚护卫。”

  右卫听起来很像明朝的锦衣卫嘛!“相公是巡抚护卫?”

  “对,我专门负责捜索监督朝堂民间的大小人事。”

  她终于搞清楚状况了。“所以,夫君才会常跑青楼,是吗?”

  韩文仲点了点头,“不只是青楼,酒馆、饭肆、茶楼……凡是消息流窜之处,我都会出现。”

  “你就是为了打探消息,才会开了悦满楼吗?”

  韩文仲惊讶的挑起眉。“你知道悦满楼是我的?”

  “我看得出来你对悦满楼情有独钟,因此猜想你与悦满楼应该有关连。”

  “我的娘子真是聪明!”他爱怜的捏了捏她的鼻子,知她聪明伶俐,可是又向来大剌剌,以至于她其实什么事都看在眼里,只是没当一回事的放在心上。

  “虽然青楼这些地方是消息流通之处,可是不实传言绝对多于事实。”

  “如何查证不实与事实,这就是我的本事了。”

  “我可怜的夫君,明明是有本领的人,却必须沦为人人口中的浪荡子。”她真的心疼他,“双面人”可是很难为。

  叹了一声气,他可怜兮兮的瞅着她。“就是啊,为了教人家深信我是浪荡子,还不得不养几个侍妾。”

  她突然想起一事,苦恼的皱眉。“夫君的那些侍妾都跑掉了,会不会给夫君带来麻烦?”

  “我推说家有恶妻,人家就不会起疑了。”

  恶妻?她恶狠狠的往他的腰部捏下去。

  倒抽了一口气,他好无辜的眨着眼睛。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已经答应你不会再纳妾了,如此一来,也正好可以断了某些人的念头。”

  她歪着脑袋打量他,试探道:“你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纳妾,为何不呢?”

  “我想从他人口中挖到消息,难道人家就不想从我的口中挖到消息吗?”他是皇家子孙,肮脏污秽的事还会看得比别人少吗?他若沉迷于人家送上来的棋子,他还有本事与他们一较高下吗?棋子,可以弃之,不可以恋之。

  她豁然明白了,侍妾无论多爱他都没有意义,从一开始,她们就只是棋子。她不是心狠之人,这种感觉令她觉得悲伤。

  “你无须为她们难过,更无须为她们叫屈,她们也从中得了许多好处。”

  甩了甩头,喻咏歆无意为任何人辩解,她终究不是她们,她们对世子爷是爱多于利,还是利多于爱,唯有她们自己知晓。

  “你还是赶紧说清楚,你调查那两位上吊自尽的官员,结果如何?”

  “我从他们身上查到了怡郡王。”

  喻咏歆听过怡郡王。怡郡王乃先皇第六个儿子,在夺嫡之争时一直是冷眼旁观,也许是想等鹤蚌相争之后,再从中得利,没想到先皇驾崩得太过突然,他根本没机会与当今皇上对决。

  当今皇上即位之后,藉着怡郡王练私兵之名,将他从亲王降为郡王。其实每个亲王都会养私兵,这事可大可小,譬如和亲王府的侍卫部分出自私兵,不过,只负责王府安危,不足以够成皇上的威胁,这也就没什么大不了。

  “此事与怡郡王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其实我是先查到两位上吊自尽的官员,同时与一位同乡的京官往来密切,而这位京官与怡郡王的往来更是密切。”

  “这位京官不会也上吊自尽吧。”

  “他不久之前上疏辞官,说要返乡奉养年迈双亲。我认为利用他返乡之时逮住他,就可以打探出怡郡王在搞什么鬼,可是他在返乡的路上遇到劫匪,当我们赶到时,劫匪跑了,人也死了。”

  “这是杀人灭口吗?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