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九


  “这样好吗?”

  “要不然放着不管吗?”

  略一思忖,平儿同意的点点头,“好吧,我让舞儿去递个话。”

  心烦之时,韩文仲最喜欢射箭,藉着专注于箭靶,好教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。

  不过,这几日这样的专注一点效果都没有,看着掉落一地的羽箭,还有箭靶上的羽箭没有一支正中红心,真教人怀疑他是大秦第一骑射高手。

  “世子爷为何不向世子妃坦诚?”韩夜真是搞不懂世子爷为何生那么大的气,世子妃是不该跑去惜花阁,可世子妃原本就是特立独行的姑娘,也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  “坦诚什么?”斜眼一瞪,韩文仲沮丧的放下弓箭,递给韩泉。

  “世子爷在做的事啊。”

  没错,只要向她坦诚,解开误会,她就再也不会去青楼那种龙蛇混杂的地方。

  一想到那些青楼女子直勾勾的瞅着她,像恨不得将她吃了,他就好像被扔进醋缸,浑身不舒服。惜花阁的姑娘都是瞎了眼吗?她明明长得眉如翠羽、肌如白雪,像花儿一般娇艳动人,怎么会看不出她是女子?

  慢着,他真是气昏头了,这还不是最要紧的事,更令他担心的是她的安危,她终究是个姑娘家,万一被人发现暗中下了春药,出了意外怎么办?

  “世子妃聪慧机敏,世子爷若能向世子妃吐实,世子妃还能帮世子爷。”虽然搞不懂世子妃何以能将那些青楼的姑娘迷得团团转,但是他由衷感到佩服。

  咦?韩文仲对着韩夜挑起眉。“世子妃聪慧机敏?”

  “世子爷不觉得世子妃聪慧机敏吗?”

  “她是,不过,你又怎么知道她聪慧机敏?”

  “呃……这不是众所周知吗?”

  韩文仲瞥了韩泉一眼,韩泉立刻代为回答,“常人会说世子妃和善可亲,不会说她聪慧机敏。”

  “世子妃和善可亲,也聪慧机敏。”

  韩文仲笑得和善可亲,可是他的声音冷得教人发毛。“韩夜,还不老实说吗?”

  “呃……世子爷要我说什么?”韩夜胆颤心惊的缩着脖子。

  “你眼中只有世子爷,看不见其他人。”韩泉再一次代为回答。

  摇摇头,韩文仲纠正道:“他还看得见心上人。”

  “是,可是他的心上人绝对不是世子妃。”

  “他没这个胆子。”

  “他不敢喜欢世子妃,可是世子妃身边的人,他可就没什么不敢了。”

  韩夜连忙举起双手,道出那天世子爷喝醉酒的事,世子爷抱着世子妃说了“对不起”,也因此引发世子妃的疑心,世子妃还对他进行逼供,吓得他冷汗直流。

  韩文仲从来不会喝醉酒,那天难得与几个知交多喝了几杯,怎么就被她逮个正着呢?“为何隔天酒醒没有告诉我?”

  “我谨记世子爷的嘱咐,不该说的一句也没说,以为这事就过去了,怎知世子妃派舞儿暗中跟踪我,查出世子爷近来都去了什么地方。”舞儿暗中跟踪,他并非毫无所觉,可是想到万一舞儿无法向世子妃交差,世子妃一气之下将舞儿嫁给别人,他怎么办?因为私心,他只能假装没发现。

  原来如此!这会儿韩文仲完全明白了,当她理直气壮说他能去惜花阁,为何她不能去时,他只觉得生气,根本没心思追究她出现在那儿的原因。

  “你这个臭小子,为了舞儿,竟然出卖主子!”韩文仲差一点一拳挥过去,有了心上人,主子就排到后头去了,真是没出息的家伙……等等,他怎么有一种“五十步笑百步”的感觉?

  “这也不能说是出卖。”

  “这不是出卖是什么?”

  “世子爷别怪他,他心心念念舞儿很久了,如今世子妃愿意将舞儿嫁给他,他岂敢得罪世子妃?”韩泉取笑的瞅着韩夜,当然,立即挨了一个白眼。

  “世子爷,世子妃不从我这儿下手,也会想法子从其他地方打探消息,若因此惹出更大的麻烦,不是更不好吗?”

  韩文仲不得不承认确是如此,歆儿不会轻易退缩,此路不通,就另寻他路。

  “世子爷就别再与世子妃闹声扭了。”韩夜双手合十,摆出哀求的姿态。

  韩文仲没好气的瞪了一眼。“为何不说是世子妃与我闹别扭?”

  “谁与谁闹别扭都是一样,受罪的都是我们这些伺候的人。”这几天舞儿见到他总是臭着脸,直到昨晚来传话,终于有笑容了,她再三提醒他,一定要劝世子爷主动向世子妃求和。

  眉一挑,韩文仲冷冷的问:“我让你受了委屈?”

  主子真让他受了委屈,但他能说吗?韩夜讨好的一笑。“世子爷别再生气了,我听说世子妃已经知道错了,只是不知如何拉下脸。”

  她真知道自个儿错了?韩文仲很怀疑。即使她承认女扮男装去惜花阁过于莽撞,可也一定会认为有错也会是他错在先,因为她去那儿是为了他。她不可能先拉下脸向他服软,不是因为她没有认错的勇气,而是因为不能接受他去青楼一事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