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五


  喻咏歆将舞儿从头到脚瞧了一眼,忍不住泼她冷水。“你还没有进惜花阁,就被人家一脚踹得远远的。”

  “这是为何?”

  这个丫头怎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?“你知道青楼老鸨的眼睛多厉害吗?你有几两重,她一眼就看出来了,你这模样一看就知道是个小跟班,荷包里面只有碎银子。”

  舞儿撇了撇嘴。“是啦,奴婢就是一副穷酸的样子,可是小姐也不用如此坦白。”

  “不坦白,你还以为青楼是那种可以随便进去混的地方。”

  “奴婢又不混青楼。”

  喻咏歆拍一下她的嘴巴,“废话真多,总之,这事只能我亲自出马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我已经决定了,有误会就要解开,若不是误会,就要想对策,总不能像个傻子在府里坐以待毙吧。”若她的思想属于这个时代,也就认了,可是她不是,她要狠狠的回敬那个臭男人……无论他是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进了青楼那种地方,他就是对不起她。

  “奴婢怎么可以让小姐一个人去那种地方?”

  “万一小姐被拆穿了,怎么办?”

  “是啊,出了事,不是小姐有麻烦,是奴婢们会死得更快。”

  喻咏歆再次举起手打断她们。“不如这样,我带上舞儿,你们放心了吧。”

  不放心,她们太了解小姐了,去了那种地方,小姐岂会安分的只查明真相?不安,太令人不安了,她们有预感,小姐必然会在那儿闹出惊天动地的大事。

  她不懂青楼这种地方有什么好玩,不过是劳财又伤身,一个男人成天在床上跟女人鬼混,若没有过人的体力,很快就被榨乾了,要不然,历史上的皇帝怎么会少有长命的呢?他们根本是“做”死的!

  “小……公子,我们真的要进去吗?”舞儿紧紧跟在喻咏歆后面,也许是女扮男装令人心虚,总觉得四周的人都在看她们。

  喻咏歆翻了一个白眼。“我们已经进来了。”

  是啊,她们是进来了,只是还没有陷入胭脂花粉之间,还来得及转身撤退。舞儿真的很想喊救命,可是她不敢。

  老鸨一见到衣饰华贵的贵公子上门,赶紧欢喜的迎上前。“公子是第一次……”

  喻咏歆伸手挡下老鸨,不准她再靠近一步,同时递上一个金元宝,刻意压着嗓子道:“本公子不喜欢废话,我有洁癖,过重的脂粉味会害我鼻子痒,想打喷嚏,你就让绿珠姑娘过来伺候。”

  老鸨看着金元宝笑得阖不拢嘴,不过,她可是很懂得利用机会敲诈。“公子,绿珠姑娘卖艺不卖身,不是随随便便的寻芳客都能见。”

  “我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寻芳客,我是绿珠姑娘的知心好友。”

  “知心好友?”老鸨仔细打量喻咏歆,明明是一张生面孔啊。

  “你去告诉绿珠姑娘,我姓‘喻’,我们不但是知心好友,还有过患难之情。”喻咏歆又送上一个金元宝。虽然她不曾向绿珠姑娘坦白身分,可是她们落难的时候,她表明自己姓“喻”。

  这会儿老鸨笑得眼睛都眯了,立刻点头应了,又派人将主仆两人送进厢房。

  “公子怎么会知道这儿有个绿珠姑娘?”舞儿对喻咏歆真是太佩服了。

  “你应该向韩夜多学习。”

  小姐是在暗示她不要太好奇吗?舞儿不服气的撇了撇嘴,若她真的像韩夜那个木头人,怎么帮小姐四处打探消息?

  “这是为你好,夫唱妇随,懂吗?”

  “小……公子!”舞儿娇嗔的一瞪。

  “难道你比较想嫁给韩泉吗?”

  舞儿懊恼的闭上嘴巴,在小姐面前少说话为妙,要不,只会被修理得更惨。

  这时,厢房的门再次打开,老鸨的声音同时响起,“绿珠姑娘来了。”

  “喻……公子!”绿珠见到厢房中的贵公子真的是救命恩人时,满心欢喜,没想到还有机会见她一面。“嬷嬷,帮我们准备一些酒菜,我和喻公子许久未见了,今晚我们要促膝长谈。”

  “是,我这就去准备酒菜。”老鸨退出厢房,将门带上。

  绿珠开心的在喻咏歆左侧坐下。“喻小姐今日怎么会来找绿珠?”

  “你还是唤我喻公子,以免暴露我是女儿身。”

  “是,喻公子。”

  “今日上街闲逛,无意间闯入花街柳巷,瞧见惜花阁,想起绿珠姑娘在此,索性进来探望绿珠姑娘,向绿珠姑娘问候,这些日子可好?”

  “自从那日之后,我记得喻公子的提醒,出门必有人陪同。”

  叩叩叩。敲门声响起,老鸨推开厢房的门,吩咐身后的婆子将酒菜送上桌,笑着要他们慢用,随即退出了厢房。

  “绿珠姑娘不适合此地,为何不离开?”落难山洞时,她们有机会聊上几句,她就看出来绿珠姑娘并非一般青楼女子,艳而不俗,娇而不媚,有着骄傲的气质,今日见老鸨对她的态度,更确定她还没有被这个环境污染。可是,现在如此,以后未必如此,长久浸泡浊水之中,终究会失去原有的干净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