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二


  “天天买醉?”

  “就是啊,真的很荒谬吧,世子爷分明天天都会回来陪小姐啊。”小姐不喜欢她们值夜,可夜里她们几个陪嫁的丫鬟还是会轮流起来巡视,都会见到世子爷的近卫守在房门外,由此可知,世子爷当然是枕在小姐身边。

  韩文仲确实天天回来陪她,但他总是沐浴过后才上床,不见他身上有酒味。不过,无风不起浪,即使他没有醉到不省人事,回府时身上也必然酒气冲天,要不,怎么会闹出这样的传闻?若他喝酒是为了应酬,没理由怕她知道,刻意洗澡隐藏喝酒一事……不对,沐浴过后再上床睡觉实属正常,不能因此断定他刻意掩饰喝酒一事。

  “小姐,这些人真的太过分了,凡事总要适可而止嘛。”

  若是看韩文仲对她的态度,甜蜜度、依恋度都是婚前数十倍,完全闻不到搞外遇的味道,而且一个人真的醉醺醺的,单靠洗澡就能够除去酒味吗?不,每晚上床,他还会缠着她玩闹一阵,他身上一丝酒味都没有。虽然如此,可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此事必有文章,不能不查个究竟。

  “小姐真的不想个法子堵住她们的嘴巴吗?”

  “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难道堵住她们的嘴巴就可以改变什么吗?”

  “耳根子可以清静,至少不会觉得很闷。”

  “我有同感,崇文居的人如今在和亲王府像是毒蛇蠍子,有人甚至远远见了就急急忙忙闪人,真的教人生气又郁闷。”

  喻咏歆沉思的皱着眉,平儿个性沉稳,又不爱与人计较,如今火气都上来了,可见得此事已经闹得太过头了,若她这个当主子的再没有行动,真会教人寒心。

  “好吧,若是真的受不了,非要出口气,你们就小小恶作剧一下,像是突然有一只虫子掉到头上,或者踩到鸟屎猫屎,既不伤人又可以吓人,明白了吗?”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。

  平儿和乐儿同时两眼发亮,用力点头,这种事舞儿最擅长了,保证那些三姑六婆会懂得管好自个儿的嘴巴。

  女人不可以一遇到事就大吵大闹,而是要有智慧的寻求真相,所以她三更半夜不睡觉,充当看守崇文居院落大门的婆子,亲自来确认夫君是否喝得烂醉如泥。

  喻咏歆打了一个哈欠,轻轻拍了拍脸颊,强迫自己打起精神。春天是一个让人很想睡觉的季节,这几日亥时一到就想窝进被子,而早上醒来总是不愿意立刻起床,中午还要小睡一个时辰……她真的是成天睡睡睡,都要睡成一只懒猪了。

  “小姐累了先回去休息,奴婢在这儿等就可以了。”舞儿不懂小姐为何坚持自个儿来这儿等世子爷。

  “别人怎么说都不如亲眼所见。”

  “奴婢相信这之中一定有误解。”舞儿当然知道过去世子爷名声不佳,可是几年的旁观,再加上与韩夜、韩泉熟识,从他们那儿听到不少关于世子爷的事,她觉得世子爷不似传言中那般放荡不羁。

  “是不是误解,我自会查清楚,不会轻易断言。”

  叩叩叩。

  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,韩夜的声音传进来,“杜婆子,快开门。”

  舞儿看了主子一眼,见主子点点头,便上前开门。

  “爷小心……舞儿,怎么会是你?”韩夜原本的苦恼因为见到舞儿转为欢喜。

  舞儿挤眉弄眼暗示他大难临头了,然后往旁边移动脚步,侧着身子。

  一看到喻咏歆,韩夜怔住了,原本抓住韩文仲的手不禁一松,脚步摇摇晃晃的韩文仲因为失去支撑而往前一扑,还好喻咏歆及时上前接住他。

  “咦……这是歆儿的味道,好香哦……”韩文仲像只狗儿似的在喻咏歆胸前闻了一会儿,然后撒娇的磨蹭。“贤妻,对不起……”

  对不起?喻咏歆对着韩夜挑了挑眉,韩夜惊吓的摇摇头。

  “夫君做了什么对不起贤妻的事?”

  “没有……对不起……”韩文仲双手紧紧圈住喻咏歆的柳腰,唇角轻轻上扬,有她在,就觉得好幸福。

  “没有”和“对不起”两者应该是冤家,不是吗?怎么会扯在一起呢?这个问题只能暂时按下,她必须先将人弄回房间。“舞儿,过来帮忙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