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一


  “不用发誓,可是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  “什么要求?”

  “不要跟着别人喊我世子爷,喊我仲儿。”

  “仲儿……这不妥吧。”

  “你不喊仲儿,就喊我夫君,其他的我一概不能接受。”

 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趁机敲诈嘛,不过她还能如何?她娇滴滴的靠在他耳边喊了一声,“夫君。”

  唇角终于满意的上扬,他很开心。“再来一次。”

  再来一次?明明是很普通的四个字,怎么听起来很暧昧?罢了,今日她就认了,不只再来一次,很多次好了。“夫君、夫君、夫君、夫君……”

  他突然捧着她的脸,热情又猛烈的吻下去。她的声音太甜太娇了,叫得他骨头都酥了,身子好像有火在烧似的,无法忍耐到回房里再对她下手。

  喻咏歆羞得想推拒。不行,丫鬟和侍卫们都在旁边……不不不,最可怕的是喜欢加油添醋的婆子们……可是他好不容易气消了,她最好别在这个时候不顺他的意——

  她是不是太宠他了?她从来不会这么迁就一个人。他难过,她也会难过;他受伤,她也会受伤;他疼,她也会疼,这不只是为了安慰他,而是她的真心话。爱他有多深?她不知道,只知道他已是她无法割舍的一部分。

  * * *

  最近喻咏歆心花怒放,夫君的后院清静不少,种植药草成果丰硕,接下来她就等着数银子了。

  心情大好,她难得像个有才情的大家闺秀,在水梦阁里,坐在书案后面作画。

  这时,乐儿气呼呼的走进来。

  “怎么了?”平儿开口问。

  “那些丫鬟婆子真的太过分了!”乐儿恨恨的咬牙切齿,还用力跺一下脚。

  闻言,平儿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自从柳氏闹出那样的丑事,离开和亲王府,各种流言就缠上小姐。因为小姐有令,不准她们出言反驳或解释,她们只能听,不能言语,心情就更闷了。

  “又说我是蛇蠍美人了吗?”喻咏歆放下手上的笔,满意的看着她画出来的春游图……不过,这幅春游圆会不会过于现代化?大秦的姑娘有可能坐在草地上品茗吃点心吗?

  “她们什么都不知道,怎么可以胡说八道?小姐难道要继续放着不管吗?”乐儿气得想拿东西砸人,若不是担心给小姐添乱,她肯定豁出去的先揍一顿再说。

  “她们充其量只是人家利用的工具,我们反击,正顺了她们的意,将事情闹得大了,脸上无光的人还不是我。遇到这种事,还不如视而不见,过些日子就会风平浪静了。”她可以接受每一个人都有私心,只要这份私心不会危害到她。

  乐儿终于冷静下来,“人家利用的工具?这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这里没有为非作歹的恶人,并不代表这里的人都没有私心。”她一眼就看出这些蜚短流长出自何处了,相信旁人看得也很清楚,那又何必多言?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这是她深信的真理。人的眼睛并非看不明白,只是事不关己,就跟着凑热闹。

  “小姐是说……”

  “知道就好。”喻咏歆打断乐儿,用眼神提醒她注意口舌,虽然崇文居的丫鬟婆子们已经整顿得差不多了,但难保没有一两个是墙头草。“看到人家有麻烦,忍不住踩上一脚,这是人之常情。”

  “小姐就不会做这种事。”

  “因为我很忙,没时间盯着旁人。”她可是很保护眼睛,成天盯着别人看,不怕眼睛脱窗吗?

  平儿忍俊不住的噗哧一笑,“小姐是说别人都很闲吗?”

  “天地良心,我绝无此意,只是我呢,要当个善书画的世子妃,要当个善于理财的世子妃,还要当个懂得讨世子爷欢心的世子妃……不觉得真的很忙吗?当然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旁人。”单是要伺候好那个爱计较的夫君,她就够忙了。

  “小姐不可以什么事都不关心。”乐儿总觉得小姐应该再积极一点,小姐早晚要掌管整个和亲王府,怎能过着好像与王府一点关系也没有的生活?

  “有你们这几个耳聪目明的丫鬟,一点小事都会跑来告诉我,我还需要费心思关心吗?”柳氏离开之后,王妃就向她表示了,希望过些日子她可以学着管家,也许因为如此,两位妯娌紧张了,才会藉着柳氏一事到处放话破坏她的形象。

  乐儿撇了撇嘴。“小姐不是老嫌奴婢们大惊小怪,怎么会变成耳聪目明?”

  平儿点头附和,“是啊,小姐总是告诉奴婢们,不要因为一点风吹草动,就搞得好像天要塌了,这种日子太辛苦了。”

  “呃……过去是我太目光短浅了,以后你们听见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。”她不喜欢草木皆兵,但是在人家的地盘上,危机意识绝对要有。

  “真的可以吗?”乐儿狐疑的挑起眉。

  “当然可以,无论听见什么,你们尽管说,是真是假我都会想方设法求证。”

  有个舞儿,她很容易查探到事实真相。

  咬了咬下唇,乐儿终于放胆的说了,“小姐,这几天奴婢听到一个很荒谬的传闻,说世子爷因为无法忍受世子妃的蛇蠍心肠,天天出去买醉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