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


  随后得知消息赶至崇思居的韩文仲见此情景,不但封锁崇思居,还马上下了封口令,若是此事传出去,必会严惩,可是,这事在王府内部还是悄悄的流传开来。

  明面上,这事完全没有世子妃出手的痕迹,那日,世子妃还软趴趴的在床上不肯起来,可是细细一想,人人都会有相同的看法——除了世子妃,还有谁容不下柳氏呢?况且,当初世子爷要娶世子妃的时候,就言明以后再也不纳妾,这不是摆明了世子妃是个心胸狭隘之人?所以此事必定是出自世子妃之手。

  流言很可怕,大家都说看起来和善亲切的世子妃竟是心狠手辣之人,最好别得罪她。世子爷的几个没有身分的通房人人自危,纷纷主动求去,谁也不想让世子妃用这么难堪的方式配人打发出去。如今,世子爷的后院就只剩下三个侍妾了。

  “世子爷会不会心疼?”喻咏歆故意问韩文仲。

  “为何心疼?”

  “美人儿从世子爷的手上飞走了,怎么会不心疼呢?”

  韩文仲将她揽进怀里。“我只有心疼你,若非你不想将事情闹大,今日你就不用担此恶名了。”

  为何她自始至终都不愿意让人知道柳氏的恶行呢?也许,她觉得这种事遮掩过去比较好,有人起了头,后面就会有人跟着效法,这就是有样学样。

  “无所谓,王爷王妃和世子爷知道真相就好了。”对她来说,这些才是她的家人,她不希望家人误解她是个心胸狭隘之人。

  “你原本还不想让父王和母妃知道此事。”

  “我……担心打草惊蛇。”自从她用柳氏生病一事测试过他之后,她对他就产生了从来没有的信任、依赖,他们彼此的心意是相通的,可是王爷和王妃不同,她忍不住会胡思乱想,他们会不会认为番泻叶是她故意栽赃,藉此铲除柳氏……不知不觉当中,她已经渐渐用这个时代的思考模式看待人事物。

  “父王和母妃比你更清楚后院有多么可怕,一旦人生出了肮脏的心思,不铲除不行。”在他眼中,她绝对是那个脑子最单纯的人。

  “他们不会误解我是心胸狭溢之人就好了。”

 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,深深落下一吻。“我倒是希望你对我再心胸狭隘一点,这就表示你在乎我。”

  “你是我夫君,我怎么会不在乎你?”

  “不只是夫君,我想当你最爱的人。”

  “不要,你怎么可以排在我之前呢?”虽然是玩笑般的口气,却是她的心声,她想保有自己的心……不过,从她出手弄走柳氏,就意谓她无法保有最初的坚持,她的心遗落在他身上了,因此她想帮他生孩子,柳氏这样的威胁就不能留在身边。

  瞪大眼睛,他不悦的噘嘴。“我可是将你排在第一位。”

  “夫君用不着将我排在第一位,排在你后面就好了。”她这个人很讲公平,不会要求别人爱她更胜于自己,这种事她也做不到。

  他不高兴了、闹别扭了,一把推开她,跳下软榻,怒气腾腾的往外走。“我出去吹风。”

  喻咏歆傻眼了,这是唱哪一出戏?

  好吧,她不是那么笨,知道他在生气,而且很生气,可是为何生气?她好心教他多爱自己一点,这有何不对?难道强迫他爱她多于爱他自己,他就开心吗?还是说,这个时代的人就是喜欢被人家强迫?

  莫名其妙,不要理他了……可是看到他的鞋子还摆在脚踏上,他只着袜子的脚踩在地上,万一着了凉,怎么办?无奈的叹息一声,她穿上鞋子下了软榻,同时带上他的鞋子。

  出了屋子,喻咏歆用目光指示一旁的近卫和丫鬟们退到十来步之外,还有转身背对着他们,接着她走到韩文仲面前,蹲下身子为他穿上鞋子。“春寒料峭,世子爷不穿鞋就跑出来,着了凉怎么办?”

  “你会在意吗?”他显然还在闹别扭,挣扎了一会儿,才由着她将鞋子穿上。

  她站起身,仰头看他。“你生病了,最心疼的人一定是我。”

  “口是心非。”

  “世子爷是我最重要的人,别说是生病,就是磕着碰着,我也会心疼。”她怎么觉得好像在对小孩子说话?小心翼翼,生怕伤到他幼小的心灵……她还不曾这么讨好过一个人,不管是现代的叶薇姗,还是如今的喻咏歆,都一直是别人视她为小孩子似的讨好,今日,她竟然反过来讨好这个大男人。

  “真的吗?”

  喻咏歆撒娇的整个人贴上去,踮起脚尖,双手勾着他的脖子。“你是我放在心口上的人,你难过,我也会难过;你受伤,我也会受伤;你疼,我也会疼。”

  韩文仲双手一抱,往上一托,让她两脚勾住他的腰,这个姿势在大庭广众之下实在“难看”极了,可是,他的怒火好不容易消退了,这个时候她可不敢出言抗议。

  “你真的将我放在心口上吗?”

  她连忙举起手,“我可以发誓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