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三


  这是喻咏歆第一次见到韩文仲如此冷酷的一面,不习惯,却也不讨厌……如今看他,怎么看都很顺眼。

  “你不去瞧瞧吗?”虽然很高兴他没有急急奔过去,可是又不能置之不理。

  韩文仲戏谑的斜睨着她。“你真的要我过去瞧瞧吗?”

  “不愿意,可是又觉得不近人情。”

  “她的主子要是真的病得那么严重,早就递帖请太医了,怎么会拖到我回府?”韩文仲的口气很温和,却藏不住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冷冽。若是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透,皇上如何瞧得上他?

  “我还以为世子爷会先担心柳氏病了,而不是计较她的心眼。”没错,玉萱跑来这儿的时间点显然精心谋划,可是,她不认为柳氏生病一事造假。若是韩文仲知道受骗,只怕柳氏在韩文仲心目中更是一文不值,除非,柳氏认为可以用美人计蒙混过关,不过名震京城的才女应该不会这么愚蠢。

  “我不是说过,这些侍妾是人家硬塞给我,当时没有理由拒绝就收下了。”他对她们的心态自始至终都是“礼物”。

  喻咏歆突然悲从中来的叹了声气,“我真的觉得她们很可怜,从一开始就被人当成礼物,礼物再漂亮,终究会失去原先的光彩。”

  转眼间,他身上的冷冽气息一扫而空,看着她的眼神无比温柔,这就是他爱上的女人,如此善良。“你替她们难过?”

  难过吗?不,她觉得悲伤,这个阶级分明的时代不曾给过她们选择的机会。

  “没有必要,她们来这儿也是得了好处。”

  “我还是陪爷去看柳氏吧。”

  “别担心,死不了人。”

  他对柳氏如此冷酷,她应该松了一口气,还是难过?他对柳氏无情,是好,可是将来他会不会也如此对她?此时,她并没有兴趣深思这些,反倒是有更多的不解,韩文仲对侍妾超乎寻常的冷漠,若说是别人硬塞给他的,好歹也跟了他一段时间了,就是奴才,也有感情啊。

  “我全身都是酒味,你伺候我沐浴。”韩文仲随即弯身将她抱起来,她惊吓的叫了一声。

  她慌乱的左看右瞧,早就因为听见骚动而跑出来的丫鬟婆子们纷纷背过身,可是又很想偷看,都贼头贼脑的转头看上一眼,她娇羞的捶打他。“放我下来……你快放我下来,丫鬟婆子们都在看了。”

  “再看,眼珠子就挖出来。”韩文仲声音又狠又绝,众人马上吓得要缩回屋子,可是在迈开脚步回屋内的那一刻,他又下了一道命令,“别忘了先送热水到净房。”

  喻咏歆羞答答的将整张脸埋进韩文仲怀里,接下来四周发生什么事,她当然没看见,直到被扔进浴桶,她无处可躲的必须直视韩文仲,然后就是一幅“鸳鸯”戏水图——

  对喻咏歆来说,成亲最实质的益处就是出门不必再女扮男装,或者扮演丫鬟,还有,只要告知王妃和夫君,她随时可以出门。王妃是将门之后,原本就是一个很爽朗的女子,当然不会限制她出门;夫君原本就是一个豪放不羁的人,当然不会限制她,不过有个条件,不能太随兴的引起登徒子的注意。

  真是好笑,京城有哪个登徒子敢招惹她?谁不知道她的拳脚功夫了得,京城的登徒子一看到她,远远的就赶紧闪人了。

  其实,她也不是因为贪玩才想上街,只是想为她种植的药草找出路。此事不难,成亲之前她偶尔拉舞儿上山采药草,跟几个药铺有过接触,因此很快就敲定合作的药铺子。

  出门一趟,她回来一定大包小包,这是现代人的特色,很难改变得了。

  她一回来,原本静谧的崇文居瞬间热闹起来,除了跟她出门的舞儿,其他的丫鬟们全凑过来看她带回什么东西。因为她爱吃,买回来的当然都是点心,人人有分,这是她的习惯,喜欢大家一起品嚐美食。

  丫鬟们在正厅分送各式各样的点心吃食,她累得直接回内室歇息,可是一踏入内室,她就闻到一股平日不曾察觉的味道。

  她不由得皱眉,跟在她身后的平儿见了,很自然的问:“小姐怎么了?”

  “有没有闻到一股草涩香气?”

  “香气?”平儿用力闻了一下,好像有,又好像没有。

  “对,你没有闻到吗?”这个时代的人很喜欢用薰香,可是她不喜欢,因此她住的屋子绝对不使用。平儿平日在花瓶里插花,只是几朵摆好看,通常闻不到什么香味,不过到了冬天,门户经常关上,花朵的香味会变浓郁,因此她严禁屋内插花,当然,屋内也不会有香气。

  “奴婢闻不出来。”

  喻咏歆随意的走着,而灵敏的鼻子已经开始发挥功用,寻找那股香气,一直到软榻边几案上的金桔,香气更明显了,于是她将关上的窗子打开。

  “小姐不在,觉得屋子太冷了,便将窗子关上……小姐怎么都不怕冷?”平儿对此一直感到相当苦恼,除了下雪,小姐很少关窗子,不过,这可苦了她们几个伺候的丫鬟。

  因为她是习武之人,身子骨健壮,当然不怕冷,而且在现代听过太多一氧中毒的事件,就算来到古代天气再冷,开窗通风的习惯还是没有改变,怎么也改不了。

  喻咏歆这会儿没心思解释这些,而是直盯着金桔,虽然早就预料到这两盆金桔不对劲,但是没想到问题出在金桔本身……不,应该说,不相信有人会用如此拙劣的手法……也许,是因为她看起来太笨了,将作案物品直接送到她手上,妯也不会察觉。

  见喻咏歆神色凝重,平儿立即意识到有问题。“小姐怎么了?”

  “不要惊动任何人,你悄悄的去拿一把小铲子过来。”

  “铲子?”

  “你去拿来就明白了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