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“我会让舞儿去查清楚这件事。”不过,她不认为柳氏会对金桔的出处造假,这两盆金桔肯定是从沈氏那儿得来的。

  “小姐真的要将这两盆金桔留下来吗?”

  “我若扔了不要了,传出去,对我的名声可是大大不利。”

  “不如将这两盆金桔放到水梦阁的书房。”

  “这与扔了不要了有什么差别?”

  “小姐真的要摆在房里吗?”

  “摆在房里就近盯着它们,不是更好吗?”

  乐儿还是觉得困惑,明知道有问题,还放在身边,这不是很危险吗?

  平儿笑着拍一下乐儿的脑袋瓜。“就近盯着它们,才知道它们哪儿不对劲。”

  “看得出来吗?”

  喻咏歆笑着摇摇头。“你这个丫鬟太神奇了,脑子往往动得比别人还快,可是某些时候,你的脑子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似的,怎么也转不过来。”

  乐儿苦恼的打量了两盆金桔半晌,很无奈的摇头叹气,“我真的不明白,盯着这两盆金桔,究竟能看出什么?”

  “慢慢等着,马脚总会露出来。”

  “小姐真的确定马脚会露出来吗?”

  “不确定,可是派人盯着崇思居后院,总会瞧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。”早在嫁进和亲王府的第一天,她就让舞儿想法子在各处布下眼线,而舞儿已经成功的在崇思居布下眼线了。这么做,不为什么,只是想掌握府里的风吹草动,她可不想当个连有人搞鬼都不知道的人。再说,只怕她进门之前,人家已经在崇文居布下眼线了,她怎么可以不回应呢?

  乐儿还是觉得不太妥当,可是小姐至少没有天真的当人家单纯送礼。

  “你就别再想着这两盆金桔,找个地方摆着吧!平儿,今日天气真好,随我出去走走,至于乐儿,留意哪些人不安分的溜出崇文居,顺道与大夥儿建立关系,这种事你一向很擅长。”她收下金桔,就有人跑去别的院落串门子,这样的奴才很可能是别人的眼线,得找机会弄出崇文居。

  两人大声的应了一声“是”,小姐说会留意和亲王府的每一个人,原来不是随便说说,这下子她们可以稍稍放宽心。

  嫁到和亲王府的第十天,喻咏歆的小日子就来了。

  回门之后,崇思居的管事宋嬷嬷就来询问她的小日子,并告诉她,各宅院侍寝的日子是有规矩的,世子妃一个月侍寝的日子是七天,而侍妾是两日,其余日子随着世子爷。今日,宋嬷嬷想必会帮世子爷安排其他侍妾侍寝。

  以现代人的思想,她真的无法接受老公抱着别的女人,正大光明搞外遇,还当她的面跟别的女人上床,这像话吗?可是此时,她只能告诉自己,必须接受这个时代不公平的游戏规则。所以啊,虽然她嫁给他,却不会爱上他,这就可以保有自我,不至于变成一个心胸狭隘的妒妇。

  她无法改变这个时代,但是可以在这个框架中活出自己。一个人想活出自己,就不能失去自己,而拥有自己的兴趣和事业,是保有自我的方法。想来想去,种植药草不但是她的兴趣,更可以成为她的事业。

  她有四间陪嫁铺子,早在及笄之前,母亲就安排她接手管理,如今只要负责收银子,一季看一次帐册,让掌柜来回话。陪嫁铺子不需要伤神,她更是可以全力发展属于自己的事业,而种植药草绝对够她忙碌。

  她看着药草书,想着种植什么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,直到有人将她从软榻上抱起来,惊动了她,她直觉想挣脱对方,可是对方的手臂像铁箍,完全无法撼动,直到她看清楚是谁,不禁吓了一跳。

  “怎么是你?!”

  韩文仲不悦的挑起眉。“不是我,是谁?”

  嘴一撇,她的口气很哀怨。“我的小日子来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崇思居的管事宋嬷嬷对这种事一向很仔细。

  咦?“你不是应该去崇思居的后院吗?”

  这会儿他不只是不悦,而是生气了,眼睛瞪得好大好大。“你希望我去找其他女人吗?”

  她好委屈,嘴巴更是可怜兮兮的噘得好高。“谁愿意将自个儿的夫君推给别的女人?你是我自个儿挑选的夫君,若是你敢跟别的女人乱来,今生今世你休想得到我的关心。可是,宋嬷嬷说了,这是府里的规矩,我不能要求你、限制你,只能下1个决定,今夜你若进入崇思居的后院,从此我对你视若无睹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