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五


  为了嫁给韩文仲,可谓千辛万苦,可是这一刻到来时,她又很紧张,是啊,怎么可能不紧张呢?从穿越到宁国公府,展开全新的生活,她战战兢兢,就怕别人瞧出她是个冒牌货。五年多了,如今过得可是如鱼得水,结果她竟然嫁人了,还嫁到一个不知水有多深多浊的亲王府,只有傻子才不知紧张。

  喻咏歆还以为自己会在新房等很久,今晚的宾客应该很多,可是在胡思乱想之间,韩文仲已经结束敬酒回房了。

  嬷嬷们立刻上前伺候他们用下一碗长寿面,再分别服侍他们擦脸,撤下面碗、筷子,说上一番吉祥话后便行礼退下。

  终于,新房只剩他们两人,韩文仲看着娇艳如花的她,感到如梦似幻的呢喃,“你真的成为我的世子妃了……”

  “以后有个人管你,还这么开心吗?”他们的婚事太匆忙了,她没预备好扮演妻子的角色,更不清楚自个儿会成为什么样的妻子,但可以肯定的是,她绝对不是一个会忍气吞声的妻子,不会任由自己像一朵枯萎的花儿凋谢。

  “你管我,很开心。”今日,他真的很开心,想着以后天天有她相伴,两人可以随心所欲坐在墙上赏月,两人可以一起在和亲王府北园的驰道骑马,两人可以一起练剑切磋……许多事,有了她陪在身边,就变得更有乐趣了。

  “世子爷的花言巧语越说越好了。”

  “天地良心,字字出自肺腑。”

  “世子爷所言是否字字出自肺腑,只能待时间证实,可是我丑话说在前头,世子爷若是惹我生气,我可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  “我怎么会惹你生气呢?”

  “你不会惹我生气最好,你要知道,我很少生气,因此一生气,就很难消气,若是不相信,你去问我那几个丫鬟。”

  “我已经见识过了。”那次为了定远侯府小侯爷与她冷战,他可是余悸犹存。

  她不同于一般的姑娘,有着独特的想法,有着像风一样无法掌握的性子,惹火她,受苦倒楣的绝对是他,他不会傻乎乎的去惹她。

  “我都不知道世子爷的记性这么好。”

  “我不会惹你生气,可是你要答应我,不管是谁,都没有我重要。”

  “这个……我会努力。”

  “你会努力?!”他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,她不是应该一口答应吗?

  “我有祖父、有父亲母亲,他们一直都是我最重要的人。”她原本就是家庭观念很重的人,这个时代更教她明白家人的重要性,虽然嫁给了他,但是对他还没有家人的认知,这需要时间累积。

  “我是你的夫君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们刚刚拜堂,可是我还感觉不到你是我的夫君。”

  韩文仲若有所思的笑了,喻咏歆见了不觉寒毛一竖,情况不太妙哦。

  “是啊,我们都还没有完成洞房,你当然感觉不到我们是同林鸟,从此不分你我。”他接着将她扑倒,何苦说那么多呢?直接将生米煮成了熟饭,不是更简单吗?

  “慢着,我还没……”

  “别怕。”其实他同她一样紧张……也许旁人难以相信,他这个浪荡子怎么会怕呢?但他真的怕,因为她是如此的珍贵,他担心弄疼她、担心伤到她,他多么渴望取悦她。“别怕,有我。”

  是因为他的那一句“有我”,还是因为她拥有现代人的思想?她不知道,只是顿时有一股冲动涌上,双手就这么伸出去圈住他的脖子,将他拉下来,四片唇瓣立刻缠缠绵绵的贴上,接着一件件衣裳从纱帐里悄然滑落在地,间或交杂着呻吟和喘息的声音。

  纱帐中交缠着的人儿翻云覆雨,直到剧痛贯穿身体,喻咏歆顿时从云端坠入地面,生气的对韩文仲拳打脚踢。“你这个坏蛋!不是说别怕,有你吗?怎么会这么痛?!”

  虽然很心疼,可是她的反应也太好笑了,他忍不住爆笑出声。

 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。“你笑什么?”

  “我看你很有力气,哪像是痛得要死不活的人?”

  “我……我哪有说痛得要死不活?”

  “没有痛得要死不活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只是很痛,还没到要死不活的程度,毕竟她是习武之人。

  “这么说,我们还可以再来一次。”

  “还可以再来一次?”这个逻辑怎么听起来不太对劲?

  “我们果然是夫妻同心,不过别担心,这一次不会那么痛了。”他故意将她的疑问当成了肯定,开开心心的准备再战一次。

  “慢着……”她上下转眼间都失守了,就算是痛,也没机会让她叫出声,不过很快的,她就忘了痛楚,深陷在他挑起的情欲浪潮之中。

  嫁进和亲王府的日子在和和美美当中展开,三天的时日,喻咏歆已经透过包打听的舞儿摸清楚和亲王府的情况了。

  和亲王爷除了韩文仲这个嫡长子,还有两个庶子。韩文仲的两个庶出弟弟早就成亲了,两个都经商,这一点令她相当意外,虽然商人在大秦地位不是很低,可是和亲王爷的子嗣,怎么不在朝廷为官?不过,韩文仲都只是吏部一个小官了,两位庶出的弟弟不入朝堂也不奇怪,只是她有一种感觉,和亲王爷是刻意让子嗣远离朝堂,而且他自个儿也是如此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