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“这是我自愿的。虽然我认为真心只能用时间证明,但白纸黑字不无小补。”

  “这事若传出去,对世子爷不好。”

  “我不介意传出去,可是相信老国公爷比我更不愿意此事传出去,免得喻小姐落下悍名。”

  老宁国公不得不同意这是事实。

  “我是真心的,还请老国公爷答应。”

  虽然看这个小子还是不满意,但是也必须承认,他的心动摇了。老宁国公苦恼的摇摇头。“老夫真的不明白,歆儿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只会像武夫一样耍刀舞剑,世子爷怎么会喜欢她?”

  “她开朗直率,与她在一起总是特别开心。”

  “她是开朗直率,却也粗鲁不懂礼貌,想必常常得罪世子爷。”

  “老国公爷错了,她是大剌剌,可是绝对不会粗鲁不懂礼貌。她确实老是忘了我是个亲王世子,在我面前也总是不管不顾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过,这正是她可爱之处。”

  “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这只会惹人生气,怎么会可爱?”

  “我觉得很可爱啊。”

  “她老是气得我头疼死了,怎么会可爱?”

  韩文仲忍不住皱眉,老国公爷是故意与他唱反调吗?“我就是觉得她可爱,惹人生气也很可爱。”

  “世子爷真的了解她吗?她啊,不是女扮男装上街管起人家的闲事,说是行侠仗义,不然就像个没人管的野孩子,从街头的店家一路吃到街尾。京城的人说到宁国公府的小姐,只会觉得伤脑筋,不会说她可爱。”老宁国公所言皆是事实,喻咏歆在京城百姓的眼中是个教人又哭又笑的人物。

  “她确实教人伤脑筋,但还是很可爱。”

  不错,无论他如何反驳,这个小子皆不为所动。“也许世子爷真的认为她可爱,可是和亲王府其他人呢?世子爷必须承认歆儿不同于一般女子,在世子爷眼中讨人欢喜,在他人眼就不见得欢喜。”

  “我不会让和亲王府任何一个人伤害她。”

  略微一顿,老宁国公好似下定决心的道:“世子爷的心意,老夫知道了,不过,这事还得告知儿子儿媳,他们比老夫更担心歆儿进了和亲王府会吃苦受罪。”

  吃苦受罪?老国公爷是在暗示他,和亲王府的水很深吗?其实,比起其他的宗室亲王,和亲王府简单多了,顶多只有一些小贪的人。小贪的人不可怕,就怕明面上是好人,骨子里却恶毒至极。“我父王母妃都是好相处的人,喻小姐是世子妃,和亲王府又有谁敢让她受罪吃苦?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一个男人若连保护妻子的本事都没有,就不配称为男人。”这是有一回喻咏歆行侠仗义时说出来的话,当时只觉得有趣,如今终于可以体会其意。

  “老夫沽且信之,不过儿子儿媳那儿,老夫只能尽力而为。”虽然这个小子变顺眼了,可是也不能轻易的让他过关。

  老宁国公虽是武将,却是狡猾之人,如今他终于见识到了。韩文仲站起身,恭敬的拱手一拜。“还望老国公爷在国公爷和国公爷夫人面前为我美言几句。”

  “若是他们给世子爷出了难题,世子爷就多担待一些。”

  “无论他们提出何种要求,我都会做到。”

  老宁国公露出今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,点点头。“全总管,送世子爷。”

  韩文仲再一次拱手一拜,告辞离开。

  老宁国公起身走到凭栏处,看向一楼,目送韩文仲与两位近卫步出春水楼。

  真的要将歆儿嫁给他吗?他不是不明白,名门庶女嫁得再好,最多是亲王世子的侧妃,韩文仲愿意迎娶歆儿为世子妃,这份心意就难得了,可是如此一来,宁国公府不免与和亲王府牵扯在一起。和亲王府若能一如现今远离朝堂,倒也还好,就怕……说来说去,他就是对韩文仲不放心,总觉得这个小子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。

  “阿福,请国公爷夫妇到大书房。”老宁国公对着身后的贴身仆役道。

  阿福领命退下。

  老宁国公赏了一会儿湖边的夏日风光,这才转身步下春水楼。

  穿来这个时代,喻咏歆第一个喜欢的人是老国公爷,看起来明明刚硬强悍,却带给她一种很温暖的感觉,也许是让她想起前世的爷爷,外刚内柔,不觉得害泊,反倒有一种亲切感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