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“我倒不认为,人的心若是论诈,他的言词就会诡诈;人的心若是真诚,他的言词就会真诚。一个人是真?是假?是实?是虚?都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。”

  韩文仲向来善于伪装,无论在何人面前都在伪装,这是他的生存法则,除了在她面前,他偶尔会流露几分真实……她的论点对他来说太稀奇了。

  “是吗?一个人的真假实虚,逃不过有心人的眼睛?”

  “若是不信,不妨想想身边的人,你如何评断他们是真情还是假意?”

  他如何评断身边的人是真情还是假意?用眼睛观察、用耳朵聆听……这与她所言的意思是相同的。

  “我明白了,明日我就找老宁国公开诚布公的摊开来说,展现我最大的诚意来感动他,可是你必须答应我,除了我,你谁都不会嫁。”

  他傻了吗?她语带戏谑的说:“和亲王府来说亲了,还有谁敢娶我?”

  “暂时是如此,可是时日久了,就很难说了,所以你必须帮我一把,向老宁国公明确的表明心迹,你就是想嫁给我。”

  “若是祖父询问我的意思,我会明确表达。”

  “我们打勾勾。”韩文仲伸出右手,喻咏歆见了一笑,没想到他还记得她曾经说过的打勾勾是什么意思,她伸出右手跟他打勾勾。

  隔天一早,韩文仲就上宁国公府递帖子,正式拜会老宁国公。

  老宁国公原本想避而不见,可是避过今日,明日再来,他还能避着不见吗?所以他见了,席设春水楼。

  茶香袅袅,精致的点心布满石桌,可是他们谁也无心享用茶点。

  “老国公爷,我是真心求娶喻小姐,请老国公爷成全。”韩文仲开门见山说,只因为他向喻咏歆承诺会展现诚意,那就不该拐弯抹角。

  老宁国公可没想到这位世子爷如此直截了当,怔愣了下,还是和儿子说好的那一套。“世子爷,歆儿就如同老夫的心头肉,老夫真的舍不得她那么早嫁人。”

  “老国公爷不相信我的真心,我能够明白,我的名声不好,我也不想为自个儿辩解,可是,请求老国公爷给我机会,证明我对喻小姐是真心的。”

  人家都已经将话摊开来了,老国公爷也不好再遮遮掩掩。“请恕老夫直言了,世子爷是个浪荡子,实在难以取信于人。今日,歆儿讨世子爷欢心,世子爷就迎娶她回去当世子妃,可是过些日子,世子爷又喜欢上哪家姑娘,便将人家纳为妾。世子爷的心太容易改变了,歆儿嫁给世子爷太辛苦了。”

  韩文仲真的觉得好无辜,纳那些侍妾完全不是出于他自愿,人家硬塞给他,碍于浪荡子的名声,他也只能将人塞进后院,可惜如今他有苦难言,这些话他说不得。

  “我向老国公爷发誓,从今以后再也不会纳妾。”他举起手准备发誓。

  老宁国公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,连忙伸手阻止,“世子爷别急,世子爷最好三思而行。”若是皇上突然送上一个美姬,世子爷还能拒绝吗?以世子爷的身分,不再纳妾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“不用了,以后我再也不纳妾,绝对不会让喻小姐受了委屈,若是有违誓言,天打雷劈!”

  这个小子干啥动作这么快呢?不过,这会儿老宁国公终于正眼看韩文仲了,可是韩文仲的名声臭不可闻,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松口?

  “今日为了达到目的,可以对天发誓,再毒的誓言也说得出口,可是过些日子就忘了,这就是男人。”

  韩文仲垂下手。“我一向信守承诺。”

  “老夫倒不曾听过世子爷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。”

  “我可以写下字据。”

  老国公爷又是一怔,这位世子爷今日怎么老是给他意外?

  “口说无凭,我就写下字据,以证明我的真心。”这是喻咏歆教他的,每次她与他打赌,总是要求写下字据。

  其实,写下字据又如何?若是世子爷真要纳妾,宁国公府也拿他没办法,不过,若他还有那么一点点在乎名声,这字据倒还是有那么一点价值。老宁国公念头一转,故作推辞的道:“怎么可以让世子爷写下这样的字据呢?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