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哇哇哇!这唱的是哪出戏?他是哪儿出了差错?若她拿根棍子敲他的脑袋瓜,他会不会恢复正常?唇角一抽,她开玩笑的道:“不嫁给别人,难道嫁给你吗?”

  “对,你要嫁给我。”

  这会儿她真的呆住了,他这是在求婚吗?

  “我喜欢与你坐在墙头上赏月说话,我不能想像再也见不到你的日子。若你非要嫁人,你就嫁给我。”

  这应该可以称之为求婚,只是这种求婚的理由很烂……她不能过于苛求,这个时代都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此刻他的举动算得上很先进了。

  “我为何要嫁给你?”好吧,她必须承认,往后的日子若是不能与他往来,她会难过……是啊,不只是失落,而是难过,因为有他,生活多了欢笑;因为有他,生活多了乐趣,是他让她在这个时代不会太孤单。

  “因为你想女扮男装溜出去,我也会由着你。”

  她忍不住两眼一亮,他抛出来的诱饵可真是令人心动。庞彦修美其名是好掌控,但也意谓着他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,绝对不可能容许她女扮男装,而定远侯夫人是个厉害的角色,肯定也不喜欢儿媳妇特立独行。

  两方比较起来,和亲王府当然是自由多了,而且就在隔壁,受到欺负时,回娘家告状也很方便,只是有一个问题——“和亲王府由你说了算数吗?”

  “我父王母妃都是很好相处的人,而我又是唯一的嫡长子,和亲王府还有我说话不算数的吗?”

  “若是有人闲言闲言,你受得了吗?”

  “我岂是会在乎别人闲言闲语的人?”

  “成亲之前是一回事,成亲之后又是一回事,我怎么知道你今日的承诺会不会转眼间就忘了?”

  “你可曾见过我出尔反尔?”

  “不曾见过并不表示你不会出尔反尔。”

  “我可以对天发誓。”韩文仲随即举起手。

  “没有这个必要。”

  他一脸殷切,“你答应了?”

  “这事不是我说了算数,这要祖父、父亲同意。”祖父同意她挑选夫君,却并非表示她想嫁给谁就嫁给谁,此人还是要经过祖父与父亲的认同。

  韩文仲开心的咧嘴笑,这不是等于同意了吗?他们成亲,以世人的眼光来看,是她高攀他,宁国公府岂有不同意的道理?

  “你好像很有信心的样子?”

  “我不会让你嫁给别人。”言下之意,他势在必得,怎么可以没有信心?

  喻咏歆甜甜的一笑,真的没想到绕上这么一圈,她竟然要嫁给他……

  这一刻,她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,一波三折的亲事终于尘埃落定了

  喻咏歆错了,韩文仲也完全错估情势。

  韩文仲好不容易徵得长辈的同意,满心欢喜的让母妃托人上门说亲,可是出乎意料,宁国公府并没有一口答应,甚至还为此将家人聚在一起,开起家庭会议。

  “我不同意这门亲事,和亲王府规矩繁复、人口多,里面的水究竟有多深,我们并不清楚。”老宁国公没有女儿,就这么一个孙女儿,对喻咏歆免不了有着父亲般的心思。

  老宁国公并非杞人忧天。和亲王是先皇最小的弟弟,因此在几位兄长的夺嫡之争中,可以置身事外。他与当今皇上自幼感情甚笃,有拥护之功,皇上对他相当器重,不过,他不爱权力,就爱吟诗喝酒,故有“风流王爷”之名。

  皇上不能重用和亲王爷,当然要重用和亲王爷唯一的嫡长子,可是这位世子爷浪荡不羁,根本无法大用,皇上除了让他承袭和亲王之位,只帮在他吏部安排了一个闲职。

  按理,和亲王爷父子在朝中毫无影响力,不该有人惦记,可是,宗室王爵减等承爵,而皇上竟格外恩待韩文仲,允将来承爵不减等,不少权贵从其中看出皇上对他们父子的恩宠,便争相送女人给他们父子俩,而有一群侍妾争风吃醋,和亲王府的水还能不浊吗?

  “歆儿大剌剌的,过于直率,确实不适合和亲王府。”如今儿子都在边关,宁国公夫人对唯一待在身边的庶女就特别疼爱,当然舍不得她搅进浑水之中。

  “韩文仲这个人不似龚彦修简单,又有花名,我怎么看他都不是个良人。”

  宁国公不像一般人只看韩文仲放荡不羁的一面,此人能文能武,虽然不清楚有几两重,但是不至于没出息的只在吏部行走,总觉得他身上大有文章。

  “是啊,和亲王世子爷的后院可是个大麻烦,歆儿应付不来。”老宁国公虽然心意已定,可是偏偏这门亲事不是他们说不要就能不要的。“麻烦的是,若拒绝和亲王府这门亲事,只怕也没人敢娶歆儿,谁也不愿意得罪和亲王府。”

  “这么说,我们只能将歆儿嫁过去吗?”宁国公夫人忧心的攒眉蹙额,说到后院的小妾,她还会不清楚吗?夫君过去镇守边关,侍妾不多,却已够心烦,除了歆儿的生母陈姨娘本性善良,又体弱多病,不爱争亦不爱闹,其他的没有一个安分。

  歆儿善良直率,心眼不多,进了和亲王府,怎么可能不被那些侍妾吃乾抹净?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