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虽说韩文仲偶尔会上宁国公府串门子,宁国公府的人也知道他与喻咏歆交情匪浅,可是他今日在小姐不在府里时突然造访,让宁国公府的人都感到错愕,不过,还来不及询问,门房的人就急忙跑来向老宁国公禀报,小姐回来了。

  悬了一夜的心终于放下了,可是一看到走进屋子的喻咏歆好像历劫归来,狼狈得全身都沾了泥巴,众人的心又再度被吊了起来,究竟发生什么事?

  “跪下!”老宁国公严厉的道。

  喻咏歆一句话也不敢反驳,咚的一声跪下。

  “父亲,媳妇以为还是先让歆儿回芳馨院梳洗。”宁国公夫人心疼的道。

  “你们就是太宠她了,她才会无法无天,没将规矩礼仪放在眼里。今日任何人都不准为她求情,她一个闺阁千金,一夜不归,这事闹出去,她还要嫁人吗?不管有什么理由,先挨了家法再说。”老宁国公教一旁伺候的李嬷嬷去拿家法。

  喻咏歆很清楚这是宁国公府的规矩,她可是亲眼见过哥哥们挨家法,无论有多么理直气壮,都不管用,若是惹火祖父,还会因此加上一条“公然反抗”的罪名,就要多挨几下。她是女孩子,挨打的次数只有一半,还是打小腿肚,咬着牙,一会儿就撑过去了。

  待家法拿出来,喻咏歆很乖巧的站起身,待祖父下达命令,她就要露出小腿肚挨家法了。

  “世子爷,今日不便招待,可以请您先离开吗?”老宁国公转头看着韩文仲。

  世子爷?喻咏歆这才发现韩文仲在这儿,不过,他怎么会在这儿?

  韩文仲担心的看着喻咏歆,不想离开,可是不能不离开,这是人家的家务事。

  “老国公爷,有事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好,别教喻小姐受了委屈。”韩文仲深深看了喻咏歆一眼,起身告辞离开。

  “除了李嬷嬷,其他的人都先退下。”

  众人爱莫能助的瞧一眼喻咏歆,纷纷退下。

  “李嬷嬷,可以执行家法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李嬷嬷走到喻咏歆身边,行礼致歉。“小姐,对不住了。”

  看了一眼李嬷嬷手上的藤条,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威力,可是根据哥哥们的切身经历,那种感觉像是被火烫着了,不只是痛,还是烧灼的痛,可想而知,这绝对不是一般的藤条。

  喻咏歆深呼吸,弯下身掀起衣裙下摆、掀裤管,壮烈的闭上双眼。“李嬷嬷动手吧。”

  李嬷嬷手上的藤条咻咻咻的往喻咏歆的小腿肚伺候,单是声音就教人听得胆颤心惊,彷佛被火烫着的刺痛钻入筋骨,若不是紧咬着牙,一定会忍不住叫出声来。

  挨了二十下,喻咏歆可以感觉自个儿的小腿肚面目全非了,不过她终究是勇敢的咬牙撑住了。祖父总是说敢做敢当,若她发出一点声音、掉一滴眼泪,只会惹火祖父。

  “为何一夜不归?”老宁国公的口气缓和了下来。

  张开眼睛,她看着祖父。“遇到绑架,顺道被绑了。”

  老宁国公闻言一怔。“顺道被绑了?”

  “有人看上一位青楼的姑娘,趁着那位姑娘上胭脂铺子的时候绑人,而我正好在那家胭脂铺子,于是顺道一起将我带走。”

  “凭你的拳脚工夫,几个绑匪困不住你。”

  “是啊,可是我不能放着那位姑娘不管,为了救人,只好先陪他们走一趟。待后来找到机会逃出来了,却不识得路,就迷路了。”

  “迷路了?”

  “祖父又不是不知道,我一向分不清楚东西南北,山里的路不管怎么走,都长成一个模样,怎么可能不迷路?”在京城混了几年,她偶尔还是会迷路,何况是树林,对她来说根本是一座大迷宫。

  “后来呢?”

  “眼看天色快要暗了,生怕遇到毒蛇猛兽,就找一个山洞过一夜,直到天亮,再出来寻路,后来遇到上山砍柴的樵夫。我请他带路,给他银子当酬劳,他才送我们下山。”

  这么说起来,还真是无心之过。老宁国公不由得后悔刚刚太急于下手,完全回复平日宠爱的口气,“疼吗?”

  “怎么会不疼呢?祖父没嚐过这种滋味吗?”没看见她连看都不敢看一眼,就怕见了之后,会觉得更疼。

  “我一刻也没忘了宁国公府的规矩。”

  “歆儿也是无辜的受害者。”

  “若非你一个人偷溜出府,今日也不会发生这种事。”

  “我心情闷,出去透透气嘛。”

  “府里可没人管得了你,不能透气吗?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