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韩夜可真是傻眼了,不免担心主子不小心就喘不过气来,赶紧道:“若是真的,这会儿不是在传,而是在办喜事了。”

  哪壶不提提哪壶,韩文仲激动的跳脚。“你给我闭上嘴巴!”

  韩夜觉得好无辜,实在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。

  韩文仲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,正为弄走那三个家伙得意洋洋,怎么转眼间又杀出一个程咬金?

  “韩夜,再让阿德去打听清楚,宁国公府真的没有在商议小姐的亲事吗?”

  韩夜很高兴可以暂时摆脱这个阴晴不定的主子,赶紧领命去办事,可是到了房门口,又被唤住了。

  “等一下,你另外派人去定远侯府,打探一下定远侯府有没有在商议小侯爷的亲事。”

  “是,世子爷。”

  接下来,他只能等消息了,可是他一刻也静不下来,只能走过来又走过去,一次又一次的问:怎么突然杀出一个定远侯府小侯爷呢?

  此时,韩泉走进来,见他没穿鞋子的走来走去,不禁摇了摇头,将鞋子拿到他脚前,随口一问:“世子爷为何不直接问喻小姐呢?”刚刚在外面遇到韩夜,听他唠叨几句,韩泉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怔愣了一下,韩文仲恍然的击手道:“对哦,我干啥不直接问她?”念头一转,他迫不及待的迈开脚步往外走去。

  “世子爷,你还没穿鞋子。”韩泉连忙唤住他。

  低头一看,他还真的没穿鞋,连忙套上韩泉递上来的鞋子,跑出去。

  韩泉见了,不由得苦恼的摇摇头,真是教人看糊涂了,世子爷对喻小姐究竟怀着什么样的心思?

  * * *

  戌时一到,喻咏歆跃上墙头,见到韩文仲早就在那儿候着了,不由得开心的大大咧嘴一笑。“我们两个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,我正想找个机会上你那儿送朵花儿,你就先来送花了。不过,你干啥老挑红花?不能换上黄花吗?”

  韩文仲心急如焚,想直接问个明白,可是她没说,他就知道定远侯小侯爷的事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她,他有眼线盯着宁国公府的一举一动吗?忍着,他必须一步一步慢慢套话。“你不觉得红花比黄花漂亮吗?你有什么事?”

  “你的眼光可真是俗气……我遇到很苦恼的事。”

  “什么很苦恼的事?”

  略微一顿,喻咏歆终究说了,“你知道定远侯府小侯爷龚彦修吗?”

  太好了,他不用费心套话,她就爽快的抛出他最想知道的事。

  “怎么会不知道呢?他可是出了名的书呆子,除了读书,什么都不会。”

  “他是喜欢读书,可是说他书呆子,倒也不至于。”小侯爷对她来说是相当理想的对象,因此这两日她让舞儿出去打探小侯爷的事,除了喜欢读书、温文有礼,并没有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。由此可知,他不是招摇的人,自然也不是了不起的人物,不过在她看来,这正是最佳夫君人选。

  “他真的是书呆子,不管走到哪儿,身上一定都带着书。”韩文仲可不认为自个儿夸大其词,悦满楼的夥计一说起龚彦修,每个人都觉得不可思议,喜欢看书喜欢到用鼻子喝茶……虽然是不小心,这也绝对是天下奇闻。

  “就算是书呆子,也没什么不好啊。”她不是多爱看书的人,也同意行万里路更胜读万卷书,可是,她由衷佩服那种品味出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的人,觉得这种人真是太了不起了。

  “只会读书,哪里好?”韩文仲瞪大眼睛。

  她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他提起龚彦修的口气很不好。喻咏歆轻轻挑眉。“你很不喜欢他?”

  “我……不是不喜欢,只是不赞赏那种只会之乎者也的人,你不也如此?总是说这是世上最无趣的一种人。”韩文仲挑衅的对她扬起眉,老是说受不了之乎者也的人可是她。

  “没错,我是不欣赏那种只会之乎者也的人,可是在某一方面来说,这种人总比老在姑娘堆里面混的人好吧。”

  眼睛一眯,他语气瞬间冻成千年寒冰。“你说他比我好是吗?”

  喻咏歆冷冷的一勾唇角。“你承认自个儿是在姑娘堆里面混的吗?”

  “对,我是在姑娘堆里面混的,这样,你就不喜欢我了吗?”

  她真的很想给他拍拍手,浪荡子还可以如此理直气壮,不觉得羞愧吗?罢了,她不是早习惯了吗?“站在朋友的立场,我无所谓,可是站在姑娘家的立场,还是离你远一点。”男人不乾不净,很容易生病,只有笨女人才会黏过去。

  韩文仲的火气冒上来了。“你竟然为了那个书呆子嫌弃我?!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