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“嗄?”

  这个不知哪个时空背景的大秦绝对不曾听过“明四家”,更不可能听过“唐伯虎点秋香”的故事。“总之人不可貌相,外面的传言随便听听就好了,用不着太过认真。”

  “可是工部尚书的公子不是老宁国公给小姐相看的对象吗?”

  “这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“这事府里的人都知道啊。”

  喻咏歆只能深深一叹,三姑六婆不只存在街头巷尾,更存在宁国公府这样的高门大户。这也不能怪奴才们多嘴,日子太无聊了,八卦可以为生活增添乐趣。

  “记住,今日之事你不曾看见。”

  “是,小姐。”她们跑来偏僻的杏花亭原本就大有文章,如何向人说起此事?

  “还好此事没有定下来,要不,我的未来岂不成了一场灾难?”

  平儿实在听不明白,可是早习惯小姐古怪的言语,也就懒得多费口舌。

  韩文仲亲自用清水帮即将被送走的马儿擦拭身子,这应该是离情依依的一刻,可是他却笑盈盈的,任谁都瞧得出来他心情极好。

  韩夜和韩泉是韩文仲的近卫,跟在世子爷身边有十几年了,除了世子爷的两个影子近卫,就数他们两人最了解世子爷,可是今日……他们真的是看不明白,两人很有默契的互看一眼,世子爷就要失去一匹心爱的马儿,怎么还如此开心?

  “虽然将你输给了武阳侯府的小侯爷,令我心疼,可是小侯爷是爱马之人,必定会好好照顾你,你就不用太想念本世子爷了。”韩文仲轻声细语的摸着黑曜。

  “世子爷究竟跟小侯爷打什么赌?”

  “是啊,世子爷跟人家打赌,向来只赢不输。”

  “你们不必知道。”

  “黑曜是王爷送给世子爷的,若是让王爷知道世子爷将黑曜输给了小侯爷,一定心疼死了。”

  “本世子爷不会心疼死了就好了。”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他所有的坐骑,除了黑风,不管多么心疼,他都可以割舍,只要达到他的目的就好了。

  “黑字辈的马儿不都是世子爷的宝吗?”

  同样是宝也有分等级,这取决于赠者何人,像父王——不懂马、不爱马,只因为人家说黑曜是匹好马,就买下送他,连带着黑曜的等级也跟着下降了。

  韩文仲轻拍了黑曜的头,将缰绳交给韩夜。“你将黑曜送去给小侯爷,请小侯爷好好照顾黑曜。”

  韩夜领命带着黑曜去武阳侯府。

  “韩泉,别忘了提醒阿德,最近盯紧隔壁的宁国公府,没事就上门闲聊几句,就算是绿豆芝麻大的事,也要回来一一禀明。”阿德是韩文仲安排在王府正门的门房,原本就是为了方便他递送消息,如今还得为了他去隔壁的宁国公府打探消息。

  “世子爷放心,阿德已经跟宁国公府的门房打好关系了,他不上门,他们也会主动过来聊上几句,以后阿德每日都会向我或韩夜报告得到的消息。”

  “我回崇文居,你也去歇着吧。”韩文仲大步离开马房,要回到崇文居,经过花园时,顺手采了一朵连枝的石榴花,他没有回房,而是来到隔开宁国公府的那一面墙边,左右瞧上一眼,见没有闲杂人等,他轻巧的往上一跳,藉着造景的奇石跃上墙头,再纵身一跳,进了芳馨院。

  喻咏歆像个老头儿似的踏着沉重的步伐回到芳馨院,一旁的丫鬟婆子全部紧咬着下唇,就怕忍不住笑出来。

  累累累,真是累坏她了,写了一天的字,怎能不累?只因昨日从睿亲王府回来,她一口气回绝了三位世家公子,母亲生气了,便罚她待在大书房抄写孝经、女诫,三天之内没抄完,她就禁足一个月。

  禁足一个月?!这不是要她的命吗?所以她安分待在大书房写字,除了喝茶、上净房、活动僵硬的筋骨,不敢停下来,感觉她的手快要废了。

  进了房间,她先钻入正厅右侧的小书房,窗边软榻旁有个花几,上面摆了一个花瓶,插了几朵小白花……不,今日花瓶里多了一朵火红的石榴花……石榴花?韩文仲疯了吗?干哈挑这么刺眼的石溜花?

  “小姐不是累坏了,想早早沐浴上床歇息……怎么会有石榴花呢?”平儿的眼睛很尖,很快就注意到那抹突兀的火红。

  “呃……我想插上一朵石榴花添色,你不觉得很好看吗?”

  “好看,可是府里没有石榴花,小姐是上哪儿弄来了石榴花?”

  什么?府里没有石榴花?!喻咏歆结结巴巴的道:“那个……我买的。”

  “小姐买的?”

  “我在后街遇到一个卖花的小姑娘,看起来很可怜,就买了。”

  “小姐什么时候在后街遇到卖花的小姑娘?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