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月光下,墙头上,一男一女肩并肩坐着,看起来唯美浪漫得彷佛一幅画似的,可是就近一瞧,两人的神情都很凝重,好像正在讨论攸关生死的大事。

  “武阳侯府的小侯爷是个吝啬鬼,说到请吃酒,他马上跑得不见人影,可是听到有人请吃酒,他绝对跑第一个。平日总是装出道貌岸然的样子,好像不近女色,事实如何,这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“工部尚书的公子看起来是个谦谦君子,可是一开口说话,本性就露出来了。京城没有一个人的嘴巴比他还尖酸刻薄,而且肚量狭小,千万别得罪他,要不,他那张嘴巴可以杀得你屍骨无存。

  “广安伯府的世子是个彪悍的莽夫,不过他最大的问题还不是粗鲁、不懂得怜香惜玉,而是好吃,一说到吃,他什么都忘了,简直是个饿死鬼。”

  听韩文仲说了一个又一个人选的缺点,喻咏歆的眉头越锁越紧,简直不敢相信。“祖父相中的怎么都是这样的对象?”

  韩文仲不悦的挑眉。“不相信我说的话是吗?”

  “不是不是,只是疑惑,祖父最疼爱我了,怎么净挑这些长虫子的果子呢?”

  祖父是领过兵的,目光犀利,怎么会出那么大的差错呢?

  一怔,韩文仲忍俊不住的噗哧一笑,她竟将这些公子哥儿当成了果子……真不知她的脑子装了什么,不经意的就说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话,想法很新奇、很不一样,而这正是她与众不同的地方,总教他觉得与她说话很有趣——他一直觉得女子都很麻烦,尤其他后院的那些侍妾更是麻烦死了。

  “我要去问祖父,他怎么会相中这些对象?”

  这可不得了了,韩文仲自知是为了义气将小事夸大了,一旦说出去,人家只会当他故意搞破坏。“老宁国公怎么会知道他们的底细呢?大夥儿都挑好的说,尤其是那些当保山的,不好的也要扭成好的。”

  “你很清楚他们的底细?”

  “我交友广泛,即使没有深交,也有接触。”

  是啊,和亲王府的世子爷确实交友广泛,每回他们约在悦满楼见面,总会有不少人拉他说上几句话,不过,聊的都是青楼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,她就是从这儿得知他是京城有名的浪荡子。

  见她不说话,他又道:“不相信我说的?”

  “嗯……四月初五是睿亲王府的赏荷宴,到时我就可以亲眼见到他们,再暗中详加观察,就可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了。”

  “你要参加睿亲王府的赏荷宴?”

  “母亲说我该去瞧瞧了。”

  “你不会喜欢睿亲王府的赏荷宴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呃……赏荷宴很无趣,看戏、作诗,而这些你不是不喜欢吗?”

  “我是不喜欢,可是母亲叫我藉着赏荷宴从他们之中挑出一个。”她知道这个时代的人喜欢看戏、喜欢以诗文会友,大小宴会都很难摆脱这些对她来说无趣的事。

  “你想藉着赏荷宴见到他们,的确是个好机会,可是,参加赏荷宴的世家公子和千金都会打听有谁会出席,以便能藉此瞧一眼心仪的人,若是他们在得知两家有意结亲的情况下,刻意当着你的面装模作样,你还能瞧出他们的真面目吗?”

  这一点她倒是没想到,不过,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人家会作弊,难道她就不会作弊吗?“若我早点去那守株待兔,找个最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窝着,让那些公子们以为我没去,这个问题不就解决了吗?”

  韩文仲顿时哑口无言,往常见她总是大剌剌少根筋,没想到反应如此机灵……

  “这事还得靠你了。”

  “靠我?”

  “我想暗中观察他们,就不能招摇的拉着人家打探,只能靠你帮我弄清楚谁是谁了。”

  是啊,他怎么没想到呢?为能暗中观察,她不便闹出太大风波,他就不必烦恼她听到实情,同时,也不必担心她会太引人注意。

  “你怎么不说话?你不愿意帮忙吗?”

  “你不是说我最有义气了,怎么可能不帮你呢?”韩文仲拍胸口挂保证。“我一定会让你将他们一个个瞧仔细。”没错,教她往后听见他们的名字就皱眉。

  “这真是太好了,这下我可以安心了。”

  韩文仲笑着点点头,表面上继续陪着她闲聊,脑子却迫不及待的拟定作战计划。

  睿亲王府的赏荷宴堪称京城三大相亲宴之一,这一日,京城可以叫出名号的世家公子都出席了,而平日娇养在深闺的千金们也来了。

  依礼男女分开,可是长辈们藉此相看,公子和千金们也藉此眉来眼去,当然不会明显的划分界线,男女若是不经意的走在一起,说说笑笑几句也无可厚非,只要不是孤男寡女躲在某个幽静僻远的小院落,即使有丫鬟和小厮守在外面,也难以向人道明白。

  喻咏歆不只是不喜欢看戏,而是讨厌看戏,宁国公府也常常请戏班子来唱戏,举凡主子们的生辰宴,都要戏班子热闹一下,可是她没有一次不打瞌睡,有一回她甚至不小心打瞌睡摔倒在地,为此还闹了笑话。

  今日她绝对不能打瞌睡,不单单因为母亲再三叮咛,什么都可以由着她,就是不可以闹出笑话,更重要的是韩文仲与她约定好了,会用暗号一个个提示,错过了,她就搞不清楚谁是谁了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