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我在上面。”韩文仲含笑的声音从高高的墙上传来。

  喻咏歆抬头往上瞧去,一眼就瞧见那道月白色的俊逸身影。

  “上来吧。”

  喻咏歆藉着桃树轻巧的跃上墙头,在韩文仲身边坐下。

  “我还在奇怪,平日健壮如牛的人怎么说病就病了?原来是被禁足了!”他愉悦的笑了,想到她刚刚跳来跳去的样子,就觉得有趣。

  “你的耳力还真好。”这真是尴尬,难道她的嗓门有这么大吗?

  “我的耳力再好,也听不清楚你们说了什么,只是见到你活蹦乱跳,而丫鬟婆子们全挡在芳馨院门口,就猜到出了什么事。”

  她松了一口气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“昨日回府被逮个正着,母亲训斥了一顿,她说过去年幼可以不管我,可是如今及笄了,又在为我相看对象,若是教人知道我有这种不良的嗜好,那些优秀的贵公子都会逃之夭夭。所以母亲下了三日的禁足令,教我好好反省。”

  “府里帮你相看了哪些对象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知道?”他还真傻眼,昨夜他连梦中都挂念此事,她竟然还一副无关紧要。

  “我都被禁足了,哪有心情管这事?”

  “难道心情不好你就不必嫁人吗?这么重要的事,你还管心情好或不好?”他真想拿大榔头敲她的脑袋瓜,虽然早知道她古灵精怪,与一般姑娘不一样,可是关系到自个儿的亲事,怎么可以不着急?

  “好啦好啦,我再去搞清楚。”

  韩文仲侧头瞧了后方一眼。“这儿是崇文居,今日起我搬来这儿。”

  “你搬来这儿……原来如此,难怪你可以潜入芳馨院……慢着,这么说,以后我们真的是一墙之隔,想见一面,随时都可以见着,就是被禁足也不怕了。”她开心的拍手,在这时代,虽然她与宁国公府交好的几家千金有往来,可是兴趣不同,相处上总是有些距离,反倒是在韩文仲面前,她可以大剌剌、可以率性,自在多了。

  他满心欢喜的唇角往上一翘,原来她也喜欢他们两人只有一墙之隔。

  “以后想见面,我们就想办法在对方的房里留个记号。”

  这个主意听起来很刺激,她喜欢!“什么记号?”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她歪着脑袋瓜想了想。“将屋里的东西换个位置好吗?”

  “这个不好,屋里的东西一般不易移动,茶杯之类的小东西,丫鬟们又会随时收拾……有了,我们就在花斛里面插上一朵与众不同的花,不要太明显,免得丫鬟们发现异样。”

  “我不喜欢房里味道太香,平日不让丫鬟们在花斛里插花。”

  “只插一枝,味道就不至于太香。”

  “也只能如此了……等一下,我们还要约定好时间,要不,若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对方在找自己,或者正巧有事担搁了,怎么办?我们就定在戌时,那也是我平日练武的时间,偷溜出来这儿比较容易。还有,戌时一刻之前见不到对方,就别再等了。”

  “好,你一确定府里相看的对象,就立刻递消息给我。”

  她忍俊不住的噗哧一笑。“瞧你急得,好像是你要娶妻。”

  “呃……我还不是担心你嫁个纨裤子弟,日子过得不舒心。”

  “是是是,你最有义气了!”她拍拍他的肩膀,对他竖起大拇指。

  没错,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义气。“我等你的消息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禁足令一解除,我便递消息给你。”她随即起身一跳,先落在桃树上,再着地。最好赶紧让丫鬟婆子们回房歇着,要不,吹上一夜的春风,明日全都要挂上两行鼻涕,她会良心过意不去。

  禁足令一解除……这不是还要两天吗?韩文仲想开口将人唤回,叫她早早解决此事,可是终究忍住了,总不能让她笑话他啊。

  禁足令一解除,喻咏歆一早向母亲问安,便抓紧机会问府里帮她相看的对象。

  “你这丫鬟不是不关心吗?”喻咏歆虽不是宁国公夫人亲生的,可是一出生就养在她膝下,也是相当用心教导,不过,直到喻咏歆落水被救起,母女之情才有了转变,也许是女儿不再像过去一样怕她,又会主动亲近她,渐渐就像亲生母女。

  “如此重要之事,女儿怎会不关心?”她不是不关心,而是更想知道有什么法子可以拖延此事,十五岁在二十一世纪可是未成年,身子还未长好就要成亲,成亲之后若是很快就有孩子……这实在太可怕了!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