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爬墙为妻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看着铜镜中的容颜,喻咏歆忍不住赞叹,美啊,怎会有人贴上胡子还貌美如花?这等容貌若是生在二十一世纪,当个名模就赚翻了……五年了,偶尔还是无法适应自个儿是这张容貌的主人。

  “小姐昨日才热热闹闹办了及笄之礼,今日就女扮男装溜出去,不好吧。”平儿是喻咏歆的大丫鬟,平日沉稳内敛,可是此时面色苍白。

  “是啊,小姐能不能别再给奴婢们添麻烦了?”乐儿也是喻咏歆的大丫鬟,人如其名,活泼好动,可是这会儿都蔫了。

  斜眼一睨,模样娇媚可人,可是从她嘴里吐出来的话,真教人恨不得她是哑巴,毫无气质可言。“啰嗦,又没叫你们两个跟着女扮男装。”

  乐儿不服气的撇了撇嘴。“小姐没叫奴婢们跟着女扮男装,还不是因为对奴婢们没信心,担心我们露馅了,让人认出你是宁国公府的小姐。其实奴婢们不跟着小姐,相熟的人还是能瞧出来小姐是女儿身,小姐的胡子贴得太不自然了。”

  “不自然吗?”喻咏歆赶紧将目光移回铜镜,还好啊,不过毕竟是假的,视觉上难免会产生不协调的感觉。

  “还有,小姐的声音娇滴滴的,只要耳朵不聋,都听得出来小姐是个姑娘家。而且谁家不知、谁家不晓,整个京城会玩这种女扮男装游戏的人也只有宁国公府的小姐。”乐儿再接再厉,还不忘再一次强调她的身分。

  喻咏歆虽是庶女,却是宁国公府唯一的小姐,因此颇为受宠,尤其十岁那一年意外落水救起之后,一改娇柔软弱,变成了武痴,成天在拳脚工夫上面琢磨,真正有了宁国公府主子的模样,更是赢得众人的宠爱,就连严厉出名的老宁国公都对她另眼相待。

  其实会有这样的转变,只有喻咏歆心知肚明,当时意外落水被救起的她,已不是原来的宁国公府小姐了,这个身体里面住了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二十岁女子——叶薇姗。叶薇姗家里是开武道馆的,从小就有武术天分,那年一阵天摇地动之后,她被掩埋在瓦砾堆底下,苦苦等待救援的过程中,终于禁不住痛苦的闭上眼睛,怎知双眸再一次接触光明,她竟变成刚刚从鬼门关救回来的十岁姑娘,置身在一个一无所知的时代——大秦国,还是布置典雅大气的宁国公府。

  第一眼见到唯有古装剧才会出现的画面,她有如被雷劈到,满脑子都是开玩笑对不对?作梦吗?演戏吗?多眨几下眼睛会不会回到现实?然而这些围在床边开心的谢天谢地的人,终于让她不得不接受现实——她穿越了。

  渐渐冷静下来,从众人抛出来的话语中,再以脑子混乱为由,她询问到自个儿穿越到哪儿了。

  总之,她很庆幸此大秦非彼大秦,没有与筑长城的秦始皇扯上关系,安全多了。根据她事后查到的史料,推断此时有点像南北朝,至于地理位置,因为地名陌生,她也搞不清楚,反正大秦的北西南都有敌对的国家。还有,喻咏歆的祖父老宁国公是立有大功的将军,儿孙虽承其爵位,但其实也是护国将军,个个能杀能打,威风极了。

  既来之,则安之,如何在这个时代生存下来比抗议发牢骚更有意义。

  她于是以喻咏歆的身分活下去。

  “你这个丫鬟被我惯坏了,口无遮拦!”喻咏歆举起右手往乐儿的额头敲下去。

  “这是实情,说起宁国公府的小姐,人家记住的不是美貌,而是喜欢女扮男装当大侠。”小姐的容貌在京城不排第一,也是第二,可是却成天舞刀耍剑,英姿飒爽,迷倒的不是王公贵人,而是千金小姐。

  “是啊,这是实情,可是母亲不爱听,更容不得一个丫鬟对主子指手画脚。”在大秦上哪儿找到她这样的好主子,没办法,受过现代教育,没有尊卑观念,只有人权主义,又是个大剌剌的人,无法用规矩约束奴婢,不将她们惯坏还真是难啊。

  “我只是在小姐面前说,可不敢到处乱说。”

  “隔墙有耳。”

  “芳馨院的丫鬟都是小姐一手调教出来的,不敢到外面丢小姐的脸。”

  此话何解?是她在外面丢自己的脸,与丫鬟们无关?好吧,在喜欢标新立异的时代生活过,她承认自己对“形象”的观念略微淡薄,丢脸还不自知,以后改进。

  “好啦,别啰嗦了,去瞧瞧,舞儿究竟好了没?”扮男儿身时,她不带平儿和乐儿出门,因为她们两人是弱女子,遇到拳脚齐发的情况,她还要分心保护太累了,还不如带个能当帮手的丫鬟。

  噘着嘴,乐儿慢吞吞的转身走出去。

  “夫人说了,小姐绝不可以再穿男装四处乱跑了。”平儿再劝。

  “我们会从后门偷偷溜出去,而你,只要管好芳馨院内所有丫鬟婆子的嘴巴,一两个时辰之后,我们就回来了,母亲不会知晓。”

  “小姐可能过些时日就要议亲嫁人了,还是多待在府里绣花吧。”

  绣花?难道待在府里绣花就更容易嫁人吗?喻咏歆摇头叹气兼翻白眼。“不过是个十四、五岁的小姑娘,正值青春年少的年纪,怎么说话和想法像个老太婆似的?”

  平儿很苦恼。“小姐又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