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富气逼人嫁 >
三十一


  喝着酒,陈奕辛不难猜到那个多事的人是谁,秦皓生是唯一的人选,这个小子到底在搞什么?他就那么喜欢找他麻烦吗?

  “你干嘛躲在这里?”秦皓生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随即在对面的沙发坐下。

  “我不想坐在吧台。”

  “那你也用不着窝在这种角落,我差一点找不到你。”秦皓生转头向吧台的服务生比了一个手势,过了一会儿,服务生送来了他的调酒。

  喝了一口,秦皓生戏谑的挑了挑眉,“奇怪,你今天晚上怎么没有约会?”

  “我的身份是你说出去的对不对?”陈奕辛没有耐性拐弯抹角了。

  顿了一下,秦皓生爽快的手一摊,“没错,昨天趁你开会没办法约会的时候,我跑去找巫馥,她本来就有权利知道你的身份。”

  “除了我的身份,你还跟她说了什么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确定没有煽风点火要她离开我?”

  翻了一个白眼,秦皓生没好气的说:“我怎么可能干出这么没品的事?”

  “我不是说过了,这是我的事。”

  “我知道,我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多管闲事,可是你迟迟没有采取行动,我想还是我帮你出面比较省事。”

  “我有要求你帮我出面吗?”

  “你没有,但是亲家爷爷已经找上我了,我想快刀斩乱麻比较好。”这句成语好像用得不太恰当哦……哎呀,无所谓啦,意思有传达到就可以了。

  “我爷爷找你干什么?”他若有所思的轻蹙眉头。

  “他问我你是不是有交往的对象?我当然没有老实回答他,我说我不清楚,可是他说他看到你跟一个女孩子很亲密,当时我真的吓到了,没办法之下只好改口,我承认有听到你跟某个女孩子的八卦,不过还不能确定是真是假。”

  “爷爷他是不是要求你进行调查?”

  “没错,他是要求我查清楚真相之后再去向他报告。”

  “结果你却跑去向巫馥打我的小报告。”

  嘴一撇,秦皓生很不服气,“你站在我的立场想一想好吗?我很清楚我不可能在亲家爷爷面前隐瞒太久了,而且难保亲家爷爷不会背地里另外派人进行调查,如果我告诉你这件事,你也不见得会马上采取行动,想来想去,我还是觉得由我出面比较省事。”

  “她最讨厌有钱人家的大少爷,我一直在找适当的时机向她坦白身份,可是你却把我的计划搞砸了。”

  怔了半晌,秦皓生半信半疑的道:“我感觉得出来她很讨厌引人注意,可是有哪个女人不喜欢飞上枝头当凤凰?”

  “我可以向你保证,她绝对不是这种女人。”

  “她总不会因为你是Joyously的小老板就跟你分手吧。”

  “她现在已经有这个念头了,可是我不会答应。”

  “她真的要跟你分手?”秦皓生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。

  “我不会允许她这么做。”他再一次强调。

  “她真的是脑子有问题。”那两道有如利刀般的眼神射了过来,秦皓生无辜的干笑了几声,赶紧转移焦点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找你麻烦,可是你想想看,如果她为了这点小事就跟你吹了,她又怎么可能为了你忍受亲家爷爷的百般刁难?”

  沉默了下来,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,虽然他可以摆平爷爷,但是爷爷不可能毫无反击的接受他的选择,爷爷一定会作怪扰乱,如果巫馥没有下定决心跟他在一起,她恐怕受不了爷爷的攻击……不管如何,当务之急就是解开巫馥对富家少爷的心结,事出必有因,她不可能毫无理由的厌恶有钱人吧。

  “我相信你,这点小事还难不倒你,来,我敬你。”秦皓生拿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干了。

  举起酒杯,他也一口气干了,对啊,这点小事难不倒他。

  下班时间一到,巫馥就像被恶犬追缉似的往外狂奔而去,可是当她一走出办公大楼,又不自觉的放慢脚步,然而直到她坐上公车,还是没有听到期待的声音……真好笑,难道她期望陈奕辛来追她吗?说他们不适合的人是她,急于在他们之间划清界线的人也是她,他没有对她死缠不放,她应该松了一口气……

  直到这一刻,她才认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不单单是“喜欢”两个字可以形容,她爱他!分手已经不是她能够用理性看待的事情了。

 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虽然有很多迹象显现出来他家世不错,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跟Joyously有那么深的关系,他是她最不想要牵扯的那种人……

  甩了甩头,她的脑子快要爆炸了,这些烦人的事情暂时抛到九霄云外。

  下了公车,她无精打采的走向补习班,可是还没踏进那栋建筑物,她就被拦了下来。

  “我们聊聊。”陈奕辛的口气很强硬。

  看到他的那一瞬间,她差点哭了出来,她很想冲过去狠狠的捶打他,为什么他要来招惹她?“我要上课。”

  “你有心情上课吗?”

  “这是我的事。”

  “我们今天把话说清楚。”他抓起她的手半拉半拖的往机车走去。

  “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”

  “你清楚,我不清楚,如果两个人想要达成协议,那就必须把事情弄得清清楚楚,你还有意见吗?”

  嘴巴一闭,她就算有意见,他还是会坚持到底吧,况且他们是应该说清楚讲明白,这种要断不断的情况只会让她三心二意,如果不想再痛苦,那就干脆一点的尽早做个了结。

  坐上机车,她跟着他回到他的住处。

  “你想喝什么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