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艾佟 > 富气逼人嫁 >
二十九


  “即使是家人也应该尊重彼此的隐私,坐吧,你肚子饿了吧。”

  点了点头,她在他放有坐垫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两个人先干杯,接着享用今天的晚餐——广式炒面和港式小点心。

  虽然他们不停的聊着生活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可是隐约之间有一股张力牵动着他们,两个人很明显都在克制欲望以免失去控制,然而渴望不断冲击感官,他们的嘴巴终于冲破压抑饥渴的黏在一块,唇舌激烈的厮磨纠缠,仿彿这一刻就是世界末日,两人随即双双跌落在地毯上面。

  离开她甜美的嘴,他的唇舌转而挑逗她的耳垂,接着顺着颈项落入胸前,他悄悄的解开她衬衫的扣子,释放她粉嫩的**,他贪恋的**舔逗,她的味道是如此令他着迷。

  那股火热让她情不自禁的发出吟哦,她又害怕又无助的扭动娇躯,想要更多更多,但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,如果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,她真的已经准备好把自己交给他了吗?

  眼看两个人已经濒临失控的边缘,他突然抽身退开来。

  “对不起,这不是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。”他懊恼的抓了抓头,在她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之前,他不会放纵自己跨越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狼狈的坐起身子,她难为情的低着头,颤抖的为自己整理服装仪容。

  顺了一下自己的气息,他再转身面对她,故作轻松的道:“这都是你的错,你怎么这么会诱惑人?”

  又羞又气又觉得很好笑,她娇嗔的瞪着他。

  他悲惨的发出虚弱的**,“你不要这样子看着我,你会害我想变成色狼。”

  “讨厌,你不要老是不正经。”

  瞧她红得像苹果似的脸儿教人想狠狠的咬一口,不过他终究忍了下来,“我一直都很正经,可是遇到你之后我就变了。”

  “我看你是本性如此,你只是一直很努力压抑自己,而我让你的本性再也藏不住了,对吗?”

  哈哈大笑,他一把将她搂进怀里,声音转为性感的低沉,“我不会等太久,时候到了,我会让你真正成为我的女人。”

  什么时候到了?她不明白,可是这一刻,她的脑子一点运作的力气也没有,她喜欢他的胸膛,这里好温暖,她可以听见他心跳的声音,那是世界上最美的音乐。
  

  第七章

  买好了彩券,巫馥看着电脑选出来的号码,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,这些号码怎么看都没有中奖的福相,不过她实在不知道要选什么号码,这种事还是交给电脑处理比较简单。

  “你好,我可以打扰你一下吗?”秦皓生的声音在她头上轻轻响起。

  抬起头来,她把手上的彩券塞进口袋,一看到他就不自觉的起了防备之心,她对他的印象真的不太好。“我赶着去上课,如果秦课长只是占用几分钟的时间,我倒是没什么问题。”

  “我恐怕要占用你不少时间,这件事情很重要。”

  “不能明天上班的时候再说?”

  “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,而且对你来说绝对比上课重要。”

  莫名的不安笼罩心头,如果说她跟眼前这个人之间有什么牵扯的话,那就是陈奕辛了,所以毫无疑问,他是为了陈奕辛来找她,“你说吧。”

  “这里不适合,我们最好找个地方坐下来谈。”

  “我们去对面那家咖啡馆好了。”

  点了点头,秦皓生绅士的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动作,巫馥率先过马路,秦皓生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。

  进了咖啡馆,两个人各点了一杯咖啡,巫馥不太自在的打量着秦皓生,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秦皓生找她绝对没好事。“你可以说了吧。”

  举起双手,他的笑容很温和很诚恳,“你不要这么紧张,我并没有恶意,我只是觉得有件事一定要告诉你。”

  “我知道了,请说吧。”

  “你对陈奕辛认识多少?”

  顿了一下,他的问题令她迷惑,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他跟你提过他的家人吗?”

  “我们还没有机会聊到这个问题。”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,她至今也没什么机会跟陈奕辛提起她的家人。

  “即使他想告诉你,恐怕也不方便,因为他爷爷就是Joyously的董事长,而他父亲是Joyously的总经理,也就是说,他是Joyously的小老板。”

  半晌,她才怔怔的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他是Joyously的接班人。”

  张着嘴巴好一会儿,她摇着头说:“不,不可能。”

  “我们是表兄弟,我不可能随便捏造他的身份,如果你不相信,你可以向他求证,除非他想瞒着你,否则他一定会向你坦白。”

  “如果他是Joyously的小老板,为什么他要像一般员工一样这么辛苦?”她很难接受这件事,虽然有个声音悄悄的在她心底冒出来,但是她不愿意倾听。

  “这是董事长给他的磨练,董事长连自己的秘书都没有告知,其他的人更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。”

  这不是真的,可是越来越多的声音在心底扰乱,从许多迹象显示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凭空捏造,“为什么你要告诉我?”

  “你应该知道这件事。”

  “就算是真的,也应该是陈奕辛亲口告诉我。”

  “我是不应该插手,可是那个小子好像一直没有跟你说实话的打算,我只好代替他说出来。”

  原谅他,他已经被亲家爷爷盯上了,他必须抢先在亲家爷爷查出真相之前采取行动,否则到时候她要承受的杀伤力更大。

  “我明白了,谢谢你的好意,我先走了。”她摇摇晃晃的拿着皮包起身离开。

  目送她有如一缕幽魂般的走出咖啡馆,他不由得担心的皱起眉头,他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?原本他是想直接警告陈奕辛,可是,他总觉那个小子好像有所顾忌似的,要不然为何一直拖拖拉拉不愿意说清楚讲明白?所以想来想去,他还是决定用这种直接了当的方法处理事情,这么一来,那个小子也不得不面对了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