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十九回  丧心病狂大辫儿复辟 衣香鬓影小皇帝完婚(2)


  在这当儿,清廷隆裕太后已死。她临死的时候,世续在病榻待命,隆裕太后垂泪道:“咱们如今好算得是寡母孤儿了。先帝早薨,留此孑余之身,目睹国亡家破,能心不惨伤吗?祖宗创业维艰,却不道轻送在咱们孤儿寡母之手,不是千古憾事吗?咱们不自修改,贻误大事,坐失江山,何颜去对祖宗先帝哩!但事到如今,说也无益。”

  说毕,命召小德张,内监回报,已在两日前不知去向了。隆裕后听了,不由得一声长叹道:“小人无良,一至于此,咱自己盲目,差用了人,夫复何说!”

  世续在旁奏道:“请太后下谕,令警厅缉捕就是了。”

  隆裕后摇手答道:“今日不比从前,国亡势失,谁来听你们的使唤?

  即国民官吏能额外尽力,也徒遗口舌于人,这又何苦来呢?罢,罢!造化了这奴才吧。”

  世续在侧,一语不发。因为自溥仪逊位后,瑾妃以太妃资格大权独揽,一味地收拾人心。宫中嫔妃宫人内监们都服从瑾太妃,而攻讦隆裕太后。正应了光绪帝临终之言,说瑾妃不至受苦,别人反要受制于她,这语言犹在耳。

  昔日隆裕后在西太后面前撺掇瑾妃的坏处,吃尽痛苦,不料今日,隆裕后转为瑾妃所制,天理报应,可谓不爽,而人的厄运,也有变泰之时。所谓说不到底,做人看不煞咧。隆裕后因人心背向,宫中大半和她不睦,背后更多怨谤之言,以是郁郁不欢,终至一病奄奄。垂危之顷,除世续、耆善两人外,只有宫人一名,内监两名,侍候在侧而已。一种凄凉惨淡的情形,比光绪皇上死时愈觉得可怜。

  当溥仪来视疾时,隆裕后尚能说话,便顾着溥仪说道:“咱们国已亡了,回想昔日繁华,今日如梦;现宫庭荒凉凄清,咱的魂灵不知到什么地方去是安顿之所呢?你生在帝王之家,稚年继统,一点事也不曾有为,已经是国亡、家破、母死,这样可悲可痛的境地,你虽过着了,却是不懂得什么苦处。将来你自有知晓的一日。咱现今要和你分别了。咱死之后,无论把咱抛在深沟孤井,悉听你的处置,咱也顾不了许多啦。”

  隆裕后说完,泪随声落。一班内监宫人也都痛哭起来,世续大泣不可抑。这样的过了一刻,只听得隆裕后大声道:“早知今日,悔不当初!”

  说了这两句,身子望里一翻,双足一挺,就追随光绪帝和西太后去了。这且不在话下。

  再说张勋和康有为等主张复辟,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密议得已不知几次了。讲到张勋,他在清末不过是一个总镇,光复之前擢他做了提督。他的为人是好色贪淫,是个极不安分之徒。起初弄了个小毛子做妾,后来在天津看上了女优王克琴,就一半强夺,一半价买,把她弄了过来。小毛子自王克琴进门便失宠了,于是过不几时,就跟了一个当差的卷包逃走。张大辫因有了王克琴,也不去追究她了。

  这张勋行为虽如此,却死忠于清室;身为民国督军,他那脑后的豚尾依然不肯割去,是表示不忘故国之意,所以人家都叫他张大辫儿。他在民国握了兵权,几次要想复辟,只为畏惧着袁世凯,不敢耀武扬威。他那些大辫兵,在光复时被浙江台州兵在南京打得落花流水。

  此时做了督军,坐镇徐州,想把以前的势力慢慢地恢复转来,以便乘机而兴。恰巧袁世凯死了,黎元洪继任,张大辫见黎氏懦弱可欺,就百般地要挟,黎元洪怕他专横,真是百依百顺。张大辫以时机不可失,一面私下调兵进京,一头和康有为等定计,借着三头会议的名目,自己便乘专车进京。黎元洪不防他会复辟,还派人欢迎他咧。

  张勋进京后,连夜同康有为等在六国饭店密议,次日即进谒逊帝溥仪,述明复辟之举。金梁等便上本劝进。这件事被瑾太妃听得,大惊说道:“那不是玩的啊!咱们受民国的优待,在国亡之日不损一物,不死一人。就这样的年年拿一笔优待费,大家吃一口安稳饭,也是心满意足了,还去想什么复辟不复辟呢。况且天下人民,共和已久,民心倾向民国,于我们清室早已置之脑后了。如今一旦举事,全国骇怪不安,必至弄巧成拙而后已。倘若再失败下来,不但优待费无着,怕有灭族之祸哩。”

  瑾太妃说首,瑜太妃也说:“溥仪年轻不知世故,你们应当教之,入那正轨才是道哩。”

  瑾太妃对太傅世续说道:“溥仪孺子,不识利害。他们虽然爱之,但这样一来,反是害他了。

  请你们三思而行。”

  这时两太妃终竭力地反对,怎禁得世续等复辟的念头正炽,想外援有张勋及各督军,内有康有为、金梁等,大事在举手之间就可以成功,何必多所疑惑,以至坐失时机呢。

  于是由世续、联芳、梁敦彦、陈宝琛、辜鸿铭辈一班旧臣预拟草诏,布告天下:准汉民辫去不究,留辫与否,悉听自便。授徐世昌为弼德院正院长,康有为副之;张勋授大将军,陈宝琛、辜鸿铭、瞿鸿机均加三级为北洋大臣;载洵贝勒都以王入值军机。

  诸事定妥,由张勋率领大辫兵佩枪抢入,迫黎元洪下命令让位与清室,自愿上疏称臣,奏牍手本一概拟就,只要黎元洪署名就是了。这样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,弄成复辟的怪象,也是民国人民放弃应有监督之权,兼之黎氏柔而无刚,才被宵小所乘。当举事的一天,瑾太妃坚执不从,她说:“与其看清室灭族,不如自己先死,免得无颜去见先帝。”

  后给众臣和内监劝阻,张勋力保无他,瑾太妃终是不听,大骂康有为逆贼,误了先帝,如今又要来弄溥仪入圈套了;他害得清廷内部骨肉离异心还不足,必要弄得灭族才肯放弃呢。瑜太妃也再三地解释不应复辟的利害关系。然那些丧心病狂的张大辫等,早已把木造成真楫了。

  其时,北京城内重复龙旗招飘,立时呈现满清旧时的气象来。这消息传到各省,一班督军也有事前已赞成的,有口里附和的,有不出口而默许的;也有看风头做事的,骑着墙看谁胜,就望谁那边倒;也有几个反对的。其时倒恼了一位在野的人。

  此人是谁?就是清代陆军三杰之一的段祺瑞了。他在袁氏总统上任,也做过内阁总理,因不给舆情,被人哄走。他身虽在野,威望尚在,于是便在马厂誓师,声讨复辟党张勋。通电全国,冯国璋首先响应,李纯等和之,声势浩大。当下,段祺瑞率兵进京,把张勋的辫兵打得四散奔逃,张勋也躲入荷兰使馆;溥仪由英文教习庄士敦保护入德国使馆。一场好事又复付之流水了。

  这样的又过了几年,已是民国十一年了,人民把复辟的事也逐渐忘怀,清室也向民国政府声明:前次的复辟完全出于臣下的主张,的确非出清室主意。民国政府也大度宽容,不加深究。溥仪因得恢复自由,并在这年的冬季实行大婚。但一个废帝结婚,又有什么轻重呢?不知当此文明日进,去古日远,这种皇帝大婚的礼节可不复再见了。所以倒也是一种古礼上的纪念,很有记它的价值。然在溥仪婚时,很有一班人在舆论上极力反对,说民国时代不该有这样举动。其实,他们婚姻礼节于

  政治有何关碍呢?要知怎样大婚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