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九十六回  恨绵绵瀛台晏驾 阴惨惨广殿停尸(2)


  那一班宫监听得呼声,纷纷进去,递水进茶地忙了一阵,才诏奕劻进见。奕劻慢慢地走到床前,叩头既毕,西太后问道:“你已回来了么?立储的事,他们可曾告诉过你?”

  奕劻忙奏道:“奴才已经知道了,现拟草诏在这里,请太后御鉴。”

  西太后接过草诏,读了一遍,望着奕劻道:“你的意见如何?”

  奕劻是何等乖觉的人,平日本以迎合西太后为趋旨,世续还希望他谏阻,谁知奕劻始终不曾开口呢。当下,西太后吩咐奕劻道:“那你可下诏去布告天下吧。”

  奕劻领了谕旨出来,即会同那桐等发诏颁布立储;进宫去复了旨意,即召集内外臣工,宣读诏书毕,着世续赴醇王府邸召载澧入宫。世续去不多一会,便和醇亲王载澧进宫谒见太后。西太后对醇王说道:“咱现立你之子为储君,你意下怎样?”

  载澧叩头道:“奴才悉听圣裁。”

  西太后道:“你子尚在稚年,不可无教之之人,可命世续任太傅,你也同心相辅,毋负咱意。”

  醇王载澧谢恩退出。

  当由满汉大臣捧了诏书,到醇王府去迎溥仪入宫。不期醇王的太福晋抱住了溥仪坚不肯放,大臣等再三地解说,太福晋大哭道:“他们把咱的儿子快要弄死了,却又来要咱的孙子去吗?这是咱们万万不答应的了。”

  因为那太福晋是老醇王奕譞的妻子,也是西太后的妹子。光绪皇上乃老醇亲王之子,和醇王载澧是亲兄弟啊。所以溥仪的入继,同光绪帝是叔侄;并兼祧穆宗皇帝。但太福晋既不答应,一班大臣自然束手无策。后来,醇王载澧在宫中等得不耐烦了,回到邸中来探问时,见太福晋不肯领旨,知道她痛惜孙儿,不由得也潸然泪下。

  于是由醇王跪着泣告,把太福晋苦劝一番,说谕旨不可以违逆的。太福晋无法,只得抱持着浦仪,亲自送他上车,又哭了一阵,始含泪回到邸中。这里王大臣等拥着溥仪,蜂聚似地将他护卫进宫。脚步还不曾立定,忽听得内监飞般地跑来,报道:“皇上已在瀛台薨逝。”

  西太后听说皇上薨逝,便长叹了一声,回身倒在床上,半晌方才醒过来。这时,王大臣等已都齐集榻前听候旨下。西太后草命了遗诏,一面令众大臣等先扶持溥仪正位。

  由庆亲王诏布天下,遗诏上令醇亲王载澧暂照开国睿亲王辅政例,为政事摄政王。一切大事均由摄政王拟定后再呈御览施行。

  诸事已毕,大臣等忙着料理光绪皇上的丧事。

  正在这个当儿,忽报老佛爷病笃,速命众大臣进宫听受遗命。这样一来,宫中立时纷乱起来了。隆裕皇后和寿昌公主及一班亲王大臣,慌忙到西太后宫中,见西太后已两目紧闭,一言不发。众人侍立了半天,隆裕后在床前立得近,西太后忽然睁眼问道:“溥仪已正位了吗?”

  隆裕后答道:“今天正位的,已布告天下了。”

  西太后不语,又等了一会,才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以后政事,你可和摄政王共同酌议行事。”

  又召摄政王载澧近床,低声叮嘱道:“你既受着摄政重任,对于国家大事,须秉承隆裕后意旨而行,不可独断,致贻后来之患。”

  载澧顿首受命。西太后要待再说几句,那喉间痰已上涌,舌头发木,话语含糊不清,只恨恨地槌床而已。这样的过了些时,众臣鸦雀无声地静待着。忽见西太后从床上直跳起来,瞪着两眼,形状十分可怕。隆裕后慌忙上前,和内监等竭力把她扶住。西太后兀是挣扎着,要挣脱了身子,任她去狂跳一会才是舒适哩。

  这种现象是表示病人胸臆中非常难过,所以连睡也不安稳了。但到底人多,终究把西太后按捺下去。

  后来在场的内监对人说:当时西太后的气力比什么人都大。因西太后于没病的时候喜欢习练拳术,每天清晨起身之先,坐在床上练一套八段锦的功夫;练好之后,内监递上一杯人乳;西太后饮毕,又墨坐一会,饮几口参汤,才穿衣起身。待盥嗽好了,再进一碗燕窝粥,方始出去临朝。天天这样,自西安回宫后,从不曾间断过。于是,西太后的身体异常地强健,她在未死之前,只稍为冒一些寒,或不致于就死。但光绪帝宾天的隔日,西太后还命发遗诏,又亲自过目,形色很是舒适,怎么相去两日,西太后出就死了呢?因此,有疑她是服了毒的,又说她是吞金的,到底怎样,后人也只有一种猜测罢了。

  其时,西太后和蚯蚓般滚扑了几次,看看力尽了,才倒头睡下,倒抽了两口气,双足一挺,随着光绪帝到黄泉相见去了。

  西太后既死,她的身体都变了青黑色;人家说她服毒而死,这句话或许有些因头咧。但西太后起病的缘由实是鸦片烟的孽根。

  当道光壬子年五口通商,把鸦片的禁令从此废驰了。那时不但宫禁如此,就是一般满汉大臣以及绅缙平民,都视鸦片如命,此时社会交际拿鸦片做唯一的应酬品。凡是热闹的都会,无不设有烟土买卖处和吃喝的大烟间。不过,宫中所吸的鸦片是广东地方贡献来的,那鸦片的气味格外来得香一点。第一个发明的是广东陆作图,因他家里那口井水色碧绿,用来熬煎烟膏,香味比别的要胜十倍。广东的人都晓得的。

  两广总督将这烟进呈宫中,西太后十分赞美。从此以后,凡任两广总督的,照例要每年进呈烟膏若干。而西太后尚嫌不足,索性请了陆作图入宫,专替她烧烟。陆作图死后,他烧烟的法子只传授他的妻子,西太后又命陆妻进宫,月给工资二百两,充了熬烟的女役。

  当文宗登极,身体很为脆弱,不时吸着鸦片,借它助长精神。洪秀全起义,其势犹如破竹,清廷震骇异常,文宗焦思不安,一天到晚把鸦片解闷。时西太后还是贵妃,孝贞后每规劝文宗不要沉溺在阿芙蓉里。文宗极畏惧孝贞,不敢公然吸食,便悄悄地到西太后宫中去吸,一连三天不曾出宫,孝贞后听得,不觉大惊道:“国势如此危急,皇上怎好这般糊涂!”

  于是,亲自到西太后宫外,叫太监朗诵祖训。照例,内监奉懿诵训,皇上须要跪下听的,所以文宗慌忙出来,跪听读训毕,匆匆离去。孝贞后见文宗出宫,便召西太后到坤宁宫;因坤宁宫是皇后行大赏罚的地方。文宗听得孝贞后在坤宁宫责西太后,赶忙前去救护,孝贞不肯答应,说西太后蒙迷圣聪,罪当受责。文宗百般地央告,并说西太后已有孕,孝贞才恕了她。

  咸丰庚申,英法联军进京,文宗出守热河,心里愈加忧急,简直在鸦片烟里度日了。西太后已生了穆宗,册封为懿妃了,就伴着文宗侍候装烟,也把鸦片烟吸上。穆宗继统,西太后进位圣母孝钦皇太后,和文宗皇太后同临朝政,便公然吸食鸦片了,而且命广抚进贡广烟。烟枪是文宗遗物,有人瞧见过,那烟杆已和红玉一般了。光绪戊申年,清廷鉴于鸦片的危害,决定再下禁令。

  西太后见满族的亲王吸烟的太多,怕一时不得实行,想拿自己做表率,先自戒起烟来。谁知烟瘾已深,一旦屏除,如何吃得往呢?不到几天,就感到不快。光绪帝病重时,西太后正在戒烟,第一次皇上病昏,西太后还勉强能支持,后来,虽连得到光绪帝的病笃消息,西太后已然卧床不起了。以故,只令隆裕后替代着去探视皇上。

  光绪帝驾崩的隔日。西太后还想勉力起来,给内监们劝住。其时庆王奕劻也有鸦片烟的嗜好,他见西太后戒烟得病,就去弄了一只金盒,里面满盛着烟膏,于进见西太后时从袖中取出来,进上去道:“老佛爷慈躬不豫,莫如开了这个戒罢。”

  西太后见说,把金盒往地上一掷道:“谁要吸这鬼东西?快与我拿出去。”

  庆王碰了一鼻子灰,就诺诺地退出。不到两天,西太后就此薨逝。临终的时候,还谆谆告诫着亲王们,切莫吸食鸦片咧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