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九回  寇太监殿前尽忠节 游浪子书馆惊宠遇(2)


  劬安到了京师,终日在妓馆里度他的快乐生活。可是,有限的金钱能有多少时候可以支持呢?所以三个月之后,早已床头金尽,弄得衣衫槛楼,被妓馆中赶了出来。劬安无处谋生,便仗着他天赋歌喉,沿途唱歌乞钱或到茶楼酒馆里去高歌一曲。那些北地的客人初次闻到南歌,倒也很觉动听,解囊的一时很是不少。

  这一天上,合该劬安的运气来了。那时,都中前门外有一座春色楼的茶馆,来喝茶的多半是宫里的太监;茶楼的后面却设着一个歌场,专一招留四方的歌童在场里歌唱,供一班内监的游乐。倘得他们赞赏一声,身价便立时十倍。这管劬安也在场中唱歌,已一个多月了,那天劬安上场,场内有一位内监叫李六六的,正在那里啜茗;他听了劬安的曲子,不住地击节称叹。等到歌罢,便叫劬安近前,问了姓名籍贯,就赏了劬安三两银子走了。李六六走后。场上的人忙对劬安说道:“刚才的是内府李六爷啊!他既然垂青于你,分明是个好机会来了,你只要巴结他老人家一下,不愁没有饭吃了。”

  劬安是何等乖觉的人,他听了点点头,便牢牢地记在心上。

  第二天午后,那六爷又来喝茶,劬安赶紧过去给他请安,还六爷长六爷短的,叫得个李六六好不欢喜。劬安乘势呈上曲本子,请他点戏。李六六随手点了一出《扫雪》,劬安便放出平生的手段,唱得额外讨好,果然玉润珠圆,无疵可击。李六爷听了大喜,道:“这孩子唱得真不差,咱们老佛爷很喜欢听唱戏,咱就指你一条路吧。”

  劬安这时不敢怠慢,慌忙过来求教,李六六说道:“咱们的老佛爷,现在设着如意馆,要招几个能唱曲子和会绘画的人去里面侍候着。但你只会唱曲子,必要咱们给你引见;倘你会画时,包你一试就当选,好省去多少手续哩。”

  劬安忙答道:“不瞒六爷说,别的技艺或者不会,至于绘画一门,不论山水花卉,小人都能够涂几笔的,不信可以画给六爷看咧。”

  李六六见说,拍手赞道:“这是最好没有了!那么,咱就在明天送你到招考处吧。”

  于是二人约定了时间,李六六自回内府去。这里管劬安便收拾了什物,准备赴考。到了第二天,劬安一早就在坐等。将至停午时,只见一个小太监提了一包东西,来茶楼上问道:“此地有姓管的么?”

  劬安上前应道:“在下便是。”

  那小太监对他望了一眼,把包递给他,道:“里面是一身衣服,六爷叫你更换了,停一会好同去应考。”

  劬安连连道了几个是,小太监便自去了。劬安慢慢地换了衣服,又剃了一个面;他的面貌本来很好,经过这样一打扮,又更上新衣服,益觉容光焕发了。过了一刻,李六六来了,一眼瞥见劬安好似换了一个人了,便忍不住笑道:“似这般的标脸儿,咱看了也觉可爱哩!你此去应考,咱们能担保你中选的了。”

  劬安也笑了一笑说道:“全仗六爷的洪福周旋小人了。”

  六爷点头微笑,便领着劬安到了招留处,却见应考的人已扰扰嚷嚷挤满了一室。李六六同劬安进去,早有内监前来招呼道:“六爷也送人来趁趁热闹么?”

  李六六笑道:“正是呢!这孩子倒很好,还要列位照拂他一下哩。”

  那些内监都齐声应道:“六爷的事自当格外尽力,请放心就是了。”

  说着,大家打了个作别的招呼,李六六便走出招留处,竟自去了。劬安当由里面的太监领他到了待选室中,算是初选入选了。这样的一处处地进去,劬安竟得当选。因为凡应考的人都得有举荐和担保的,劬安是李六六所保送的,当然不用别的手续了。哪知管劬安从此日高一日,居然飞黄腾达哩。原来劬安自进如意馆后,蒙西太后不时召见,命他绘些花卉进呈,大获西太后的赞赏,即令做了如意馆的主任。

  劬安正在和几个小太监在那里做叶子戏,忽见一个宫女提了一只食盒,笑嘻嘻地走进来,见了劬安,说道:“你倒好说咧,太后正恼着呢。”

  劬安听了,吓得面如土色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那宫女笑了笑,将食盒打开,递给劬安道:“老佛爷命赐与你的,等一会怕要来宣召哩,你须小心了。”

  劬安这才放了心,一瞧那些食物,都是御用的珍品,便慌忙叩头谢过了恩,立起身来,那宫女早已走了。这时,劬安心上很觉不安,想太后这般的宠遇,不知有什么事要用着自己,万一关系生命的差使,不去又是逆旨,去了于性命有碍。胡思乱想,一时委决不下来;又揣念道:“自己本是个卖歌的乞丐,倘遇不着李六爷,今天依旧是鹑衣百结,还不是在街上讨钱么?现有今日的快乐,都从哪里来的?就是立时死了,也值得的了。”

  他想到这里,不觉又打起精神高兴起来了。

  在这当儿,却见那先前来的宫女又走来,高声说道:“太后有懿旨,传管劬安到智慧海见驾。”

  劬安便整了整冠裳,同了宫女曲曲折折地向智慧海而来。一路但见灯光辉煌,景致幽雅;所经之处,都有内监侍候在那里盘诘,由宫女说了暗号,始得从容无阻。劬安一头走着,一面留心瞧看:见亭台楼阁,果然精美如画图一般;旋经转轮藏,旁边有白石日晷,可以知午夜的时刻。从此处到听鹂殿,殿的东首盖着一座极精巧的亭子,有题道“画中游”三个斗大的字;又有联道:“境自远尘皆入咏,物含妙理总堪寻。”

  “闲云归岫连峰暗,飞瀑垂空漱口凉。”

  劬安跟着宫女一重重地进去,又走过一处石洞,望一个小亭子里上去,方瞧见层楼高耸,题着“智慧海。”

  劬安走到楼下便欲止步,那宫女笑道:“还差得远哩,你只管随着咱走就是了。”

  劬安听了点点头,重又跟了宫女前进,约摸转了八九个弯,到了一处,好似砌成的石室一样,但有两重门在外面,门上面着龙凤花纹。这时,宫女望着劬安说道:“你就在这里等一会,待咱去复了旨来。”

  说罢,便走进那石室去了。

  劬安呆呆地立着,过了几分钟,才见宫女出来,嘱咐道:“太后就在里面,你需要小心了。”

  劬安微微答应了一声,和宫女进了石室,过了四重门,门里面顿觉豁然开朗,疑是别有天地了。再瞧那里,正中似一个大厅,上题着“伦乐堂”三字。

  转过了厅堂,侧边一带排列着十几间平屋,屋中的陈设异常华丽,正中一室尤其是光辉夺目。劬安眼快,早望见西太后独坐在室中看书。于是,也不叫宫女去先行奏闻,竟自入室叩见了。

  西太后慢慢地放下书本,命宫女赐劬安坐了,便含笑着问了劬安的年岁家况,劬安一一奏对了。西太后又问道:“你既能绘画,可能辨别宋人的笔法么?”

  劬安忙奏道:“小臣肉眼,怕一时分不清楚;但若非赝鼎,或者能判别一二。”

  西太后点点头道:“那么,俺给你看一幅东西去。”

  说着,起身望内室走去。劬安战战兢兢在随在后面,连气都不敢喘一下呢。可是,劬安这一进去,直到次日午前方回到如意馆来。他随太后去瞧什么古画,做书的可不知道了。然从此以后,劬安不时被召入内,还娶了宫女做妻子,前门外御赐很大的宅第,不是浪子的幸运吗?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