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三回  白云观太后拈香 神仙会郁氏纳贽(1)


  却说那条大蛇直向皇太后脸上扑来的时候,奕譞和李莲英两人正站在慈禧太后的身后;只听得太后大叫一声,晕倒在椅子上。李莲英这时也顾不得什么了,忙抢去把太后把住。奕譞也不要性命了,向那大蛇迎上去,抡着拳头在蛇头上奋力一击,大蛇晕倒在地,奕譞便提起靴脚把蛇头踏住。那蛇受了痛,掉转尾儿来把奕譞拦腰盘住,蛇身愈盘愈紧,奕譞几乎喘不过气来。亏得那班工匠在一旁见了,大家上去拿斧子把蛇身支解开来;奕譞脚心里受了毒气,站立不住了。慈禧太后还坐在花厅里。家人扶着奕譞走进屋子去,忽爬在地下磕着头说:“奴才该死!老佛爷受惊了。”

  这时慈禧太后神志已清,一班太监们忙着拍胸捶腿,送参汤装烟,忙了大半天,太后才开口,吩咐回宫去。这里奕譞跪送慈禧出了大门,回到上房,忙传府中的外科医生在腿上打针,服下解毒的药去;隔了一宵,那毒气却渐渐地退了。只是头晕心跳,精神疲倦。

  医生正要下第二剂药,忽然慈禧太后派了萧御医到府中来诊奕譞的病。奕譞当即叩头谢恩,御医诊过了脉,并不开方,便在随带的药箱里掇些药,看着奕譞服下,便走了。从此御医便每天替醇亲王诊一次病,每一次必看着奕譞服下药才去。但奕譞自从改服了御医的药以后,那病势反觉得一天一天地沉重起来。府中虽养着几位内外科医生,但因御医来下过药,都不敢再下药。

  这一天,直隶总督李少荃亲自进府去探望,奕譞见了李总督,只是淌眼泪,说:“我的病看来不能好了!我只有一块肉留在宫里;他如今是咱们的皇上了,我死以后,别的没有什么舍不下,只求总督多多看顾我们这位皇上罢!”

  说着,便在床上向李总督拱手。

  李少荃忙回着礼说:“王爷放心,做臣子的岂有不忠心于皇上之理!便是王爷的病,也不见得便有什么凶危。”

  奕譞这时两眼朦胧,低低地说道:“我很想见他一见。”

  李少荃听了,知道王爷想见他的儿子,第二天李总督便入奏说:“奕譞病势危笃,颇欲与皇上见一面;即皇上天性纯孝,生父病状,亦时在念中,可否仰求皇太后垂念父子天性,赐予一面?”

  慈禧太后见了这奏折,便立刻亲自带了光绪皇帝到王府里去探望奕譞的病。

  那奕譞正病得神志昏沉的时候,见了光绪皇帝,顿觉心里清醒起来,忙爬在枕头上磕头接驾。光绪虽说年纪尚轻,但父子究关天性,见奕譞病得十分瘦弱,也不觉掉下眼泪来了。回宫去又打发内监赏人参十斤、黄金千两。这时总督衙门里有一位书启师爷,很懂得医理;李总督一家人有病,都是这位师爷看好的。

  当时李总督便把这位师爷推荐到王爷府里去。无奈宫中的规矩,有御医诊着病,别的医生任你有天大的神通,也要避着嫌疑,不能再给病人诊病了。这位书启师爷在王府里住了几天,无事可做,到后来眼看着一个年纪轻轻、身体强健的奕譞活活地吃御医治死了。光绪皇帝在宫中得到生父死的信息,便撑不住嚎啕大哭。慈禧太后分派李莲英传谕,劝皇上节哀保重,又吩咐隆裕皇后随时劝慰。一面下谕,从优抚恤,发内帑银万两给王爷治丧。

  自从奕譞死了以后,慈禧太后才放了心;一面却把那峒元道士十分信任起来,皇太后亲自下谕,封峒元道士为总道教司,与江西龙虎山的正乙真人并行;又发银一万两,替他重盖白云观。

  这白云观在北京西直门外,原是一座荒凉古刹,门前匾额剥落,门内佛座歪斜。自从皇太后敕建白云观,那峒元道士便竭力经营。他仗着皇太后指帑的名儿,到各王爷各大臣家里去募捐;上自督抚大员,下至府尹小吏,都捧着银钱去孝敬他,要他在太后跟前说一句好话儿。

  这一次峒元道士足足捐了六七十万银两,便在西直门外旧址大兴土木。白云观的原基只有四五分地皮,如今峒元道士有了钱了,便把左近四五百亩地连房屋统统买下来。他出的地价只有二三十块钱一亩,邻舍人家都惧惮他的势力,不敢不卖给他。

  峒元道士买得了地皮,便把房屋统统拆去,重新盖造;外面殿阁崇宏,里面亭台曲折,夹着许多花木池治,外面望去,好一座阔大的园庭。新观落成的这一天,峒远道士便进宫去恭请皇太后降临,替菩萨开光。慈禧太后原是信佛的,当下听了便也高兴,便下谕拣定正月十五日圣驾亲临白云观拈香。

  这个谕旨一下,却把那文武大臣忙得走投无路。你道为什么这样忙?原来皇太后谕中有着王大臣眷属随同拈香的话。那班官家眷属平时深居简出的,如今得了这道懿旨是奉旨烧香,做丈夫的如何敢违拗她。太太一出门,第一要紧的事体便是穿戴两字,那些年老的福晋夫人们还容易对付,只有那年轻的官太太或是格格小姐们,最是不容易打发。她们都是在妙龄盛年,花貌琼姿,各各有逞奇好胜的心思,如何不趁此在皇太后跟前显焕显焕?那班太太小姐们都向她的丈夫父亲百般需索,有的要兑首饰,有的要做衣服。

  到了正月十五一清早,个个打扮着,坐着自己府中的车辆,赶到西直门外白云观里接驾去;那文武官员亲王大臣却在城门口接驾。停了一刻,远远见旌旗蔽日,垆烟簇云;又有一大队兵马拥护着皇太后的圣驾来了。到得跟前,那班大臣们忙爬下地去跪接。待圣驾过去,那大臣们个个上马的上马,上车的上车,从小路里抄上前去,又在白云观前跪接。皇太后、皇上和皇后的御车直进中庭甬道上下车。这时甬道两旁跪的尽是官家眷属,一时钗光鬓影,满庭春色;皇太后向两面看着,脸上不觉露出笑容来。皇太后进殿,峒元道士早在殿阶上俯伏着,高呼着:“皇太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  皇太后走到佛座前,见正中塑着一座丈二金身,认识是玉皇大帝。李莲英递过御香,皇太后和皇帝皇后一齐跪在绣墩上参拜。后面二三百位官眷,殿廊下二三百位大臣,都一齐跟着跪在蒲团上;满院子鸦雀无声的,只听得钟鼓之声、女眷们的环佩铿锵声、大臣们的朝珠叮当声,微微地内外相应。拈香已毕,大臣们退出。皇太后把峒元道士宣召进来,吩咐他领导随喜。

  那峒元道士全身披挂,精神抖擞,在前面斜着肩儿弯着腰儿走着。

  皇太后走过几重佛殿,见塑的尽是天神天将;绕过后面月洞门,便露出一座花园来,盖造得精致曲折。花园里随处养着鹤、鹿、孔雀、锦鸡、白兔之类,也有在草地上跑着的,也有在假山洞里躲着的。皇太后看了十分欢喜。走过几处回廊曲院,才见正屋,盖的是九间正厅,五明四暗。厅上已排列着茶桌,厅对面建着一座金碧辉煌的戏台,这时满屋结着灯彩,戏台上预备下场面。

  两边暗房是皇太后皇后的更衣室;皇太后皇后入更衣室,略略休息一会。外面茶果摆齐,戏台上锣鼓一响,戏文开场。峒元道士早已把内廷供奉的几个戏子邀在观里,听候太后点戏。皇太后出来用茶果,果然点了一出《混元盒》、一出《赶三点》;皇上点了一出《回龙阁》,皇后知道皇太后是爱小旦戏的,便点了一出《鸿鸾禧》,太后十分欢喜。

  一屋子官眷们都陪坐着听戏,台上笙歌嘹亮,台下珠围翠绕;文武官员一律回避着,独有这峒元道士在脂粉队里如穿花蝴蝶似地跑来跑去,承迎着皇太后的色笑。这一场戏直看到日落西山,皇太后才摆驾回宫。那班女眷们正看得出神,听说太后要回宫去了,大家只得依依不舍地个个出门上车,跟着太后进城去。这里留下那班大臣们,峒元道士便把那王爷大臣们邀进正厅去坐。

  那班大臣们都和峒元道士好,大家称兄道弟地喝酒听戏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