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八十一回  荣禄初入宫禁地 懿妃死偿恩情债(1)


  却说慈安太后训斥李莲英的时候,已有许多太监远远地在廊下站着,一听说太后传侍卫要砍李莲英的脑袋,慌得许多太监都上去爬在地下磕头,替李莲英求饶。那李莲英也不住地磕着头,一面求着道:“佛爷看西宫太后的面上,饶了奴才一条狗命罢!”

  慈安太后生性仁慈,一见大家求着,她的心便软了下去;又听李莲英说看在西宫太后的面上,便也想到,倘然真的杀了李莲英,在慈禧太后面上须是不好看。想到这里,便不觉把一股气慢慢地按捺下去了。但那侍卫已传了进来,向太后磕过头站在一边。那太监们见侍卫进来了,越发替李莲英求得厉害。隔了半晌,慈安太后便谕,把李莲英拉出去打二百板子。

  那李莲英听了,忙向太后磕头谢恩。侍卫上来,把李莲英拉着出去了。慈安太后余怒未息,回过头去对众太监说道:“二百年的祖宗规矩,坏在这王八羔子手里!俺若再不管,便对不住列祖列宗。”

  说着,便气愤愤地带了宫女们赶到慈禧太后宫里。

  慈禧正午睡起来,匀着脂粉,却不见李莲英来服侍,心中十分诧异。正要传唤去,忽听宫女传东太后来了。慈禧太后忙站起来迎接时,那慈安太后已进房来了,看她气愤愤地在椅子上一坐,一开口便说道:“李莲英不过是一个太监罢了,便算他有才情,能服侍主子,也须顾全祖宗的规矩,万不能听他胡闹去;再者,他虽说是妹子的奴才,和俺的奴才有什么分别?

  如今这奴才眼睛里只知有妹妹,不知有俺。他见了俺尚且不知道规矩,那名位比俺低的皇后妃嫔们,他见了越发要肆无忌惮了。他在宫里放肆惯了,出去对着大臣们更是骄横,成什么体统?俺也尝听得外边人称李莲英为九千岁的。妹妹你想,一个太监声势大到这个样子,将来闹出和魏忠贤一般的事体来,俺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列祖列宗!”

  慈安太后愈说愈气。慈禧太后听她说话,好似句句在那里讥笑自己,不觉也生起气来,便冷冷地说道:“李莲英也不过一个奴才罢了。姊姊倘然看他不入眼,要撵便撵他,要杀他便杀他,俺也决不包庇他。听姊姊的口气,好似怨俺拿他宠用坏了,这是姊姊错会了意了。至于外面的谣言,那是听不得的。”

  慈安太后听了,又说道:“奴才是妹妹的奴才,旁人也管不得这许多;妹妹既欢喜他,也何必俺多嘴。但是妹妹的名气吃一个奴才糟踢了,也是可惜的。”

  慈禧太后听东太后的话越说越厉害了,便也忍不住气,把衣袖儿一甩,转过脸儿去,不说话了。慈安太后也便气愤愤地站起身来便走,也不向西太后告辞。

  从此以后,东太后和西太后意见愈闹愈深,两位太后有许多日子不见面了,西太后便常常宜诏内务府大臣荣禄进宫去。

  和他商量抵制东太后的计策。荣禄拍着胸脯说道:“太后便请放心,奴才已在外面联络了许多大臣,都愿效忠太后;若东太后有懿旨下来,俺们都不奉诏。”

  西太后听了,心中甚是欢喜,连称好忠臣。从此以后,荣禄更是无事也常常进宫来和太后闲谈。荣禄十分乖巧,凡是太后跟前的宫女太监们,他都暗暗送金银,要他们在太后跟前称赞自己。内中有一个李莲英,和荣禄更是相投,两人换帖,结拜了弟兄。李莲英对荣禄说:“宫里有一位懿妃,她是同治皇上的妃子,长得好锋利的嘴儿,终日伺候着太后,极得太后的欢心,你不可不用一番手段去联络她。”

  荣禄说:“俺每召对的时候,每见有一位妃子似的,打扮得十分俏丽,穿着高高的鞋跟儿,听太后常常问她话。俺因在太后跟前,不敢细看,不知是不是她?”

  李莲英点头说:“正是她,正是她!长得好一副脸蛋子,今年才十八岁呢。你好好用一番功夫下去,能得了她的欢心,替你在太后跟前说着话,比俺说的话强多呢。”

  荣禄听在耳里,记在心里。第二天,荣禄跑到琉璃厂去买了许多西洋来的镜箱儿粉盒儿和手帕汗巾,都是十分精致、十分灵巧的,拿进宫去孝敬太后。太后虽是一个中年妇人,见了这些东西却十分欢喜。

  从此以后,荣禄每进宫去,都带有孝敬的东西,也有是绣货,也有是玩物儿。内中有一只洋铁皮的西洋小轮船,把火油倒在里面烧着,那轮船便啪啪地自己行动起来。宫里的人看了,人人都欢喜。懿妃还是小孩子的心性,看了更是欢喜。

  有一天,荣禄在太后跟前奏对出来,才走到穹门口,只听得身后有娇声唤四爷的。荣禄急回转脸去看时,见不是别人,正是那懿妃。荣禄满脸堆着笑走上前去,忙爬下磕头,口称:“贵妃呼唤奴才有什么吩咐?”

  慌得懿妃躲避不迭,把帕儿俺着朱唇,笑说道:“四爷快起来,要折煞俺了。老佛爷有什么话忘了,请四爷进去呢。”

  荣禄听了,急急又赶进太后房里去;待奏对完毕出来,那懿妃还站在穹门边望着。荣禄走上前去,低低地说道:“奴才有一份孝敬的东西给贵妃留着,只苦没有奉献的机会。”

  说时,恰巧有一个小太监从廊下来,荣禄便叫他快去把总管找来。那小太监去了,荣禄便乘机对懿妃说些外面的风景、街市的情形。懿妃自幼儿进宫来,幽居多年,怎么知道外面这些奇奇怪怪的情形。荣禄又把那些市井琐碎的事体告诉她,又说谁家卖的美味食物,谁家卖的新样儿绸缎,谁家卖的贵重古董;把个懿妃听得只是嘻着嘴笑,说道:“四爷几时也替我买一只那小轮船儿玩玩。”

  荣禄听了,连声说:“有,有!”

  接着,总管李莲英来了,后面跟着四个小太监,手中各抱着大小包裹儿。走到跟前,李莲英向懿妃请了一个安,站起来指着那大小包裹,说道:“这里面都是四爷孝敬娘娘的东西。

  四爷有这个心长久了,每次把东西带进宫来,只苦于没有机会见娘娘的面,和娘娘说一句话儿,因此把每次带来的东西存积在奴才的屋子里。如今难得见了娘娘的面,奴才把四爷孝敬娘娘的东西都带来了,请娘娘过目。”

  懿妃听了这个话,两眼看着四爷,露出一肚子欢喜,一肚子感激来。荣禄接着说道:“请贵妃吩咐一句,把这东西送到什么地方去。”

  懿妃一想,倘然直送到自己屋子里,给别的宫女太监看见了,便要生出许多闲话来;不如叫他们暂时送在太后书房里去,待夜静更深的时候,再叫自己的心腹宫女悄悄地搬运到自己屋子里去。当时主意已定,便向小太监招招手儿,那四个小太监手中抱着包裹儿,跟着懿妃进穹门去。这里荣禄和李莲英一齐告辞出来,走出宫门。李莲英伸手在荣禄肩上拍着,笑说道:“鱼儿快上钩了,四爷须好好地做去,不要弄毛了,再抱怨咱家。”

  荣禄听了一笑,去了。

  第二天,荣禄故意早一点进宫去,到寝宫外一打听,果然太后还未起身。便有一个宫女走出来,悄悄地对荣禄说道:“请四爷到那边屋子里坐。”

  说着自己在前面领路,荣禄在后面跟着。走到一座屋子门口,那宫女从身边掏出钥匙来,上去开了门。荣禄踏进屋子去一看,只见图书插架,琳琅满目;那什锦架上,兰草琼芝,发出静静的香味来。他自己孝敬的那只小轮船,也搁在什锦架子上。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,人走在上面,一点儿也听不出声息来。靠窗安着一张大书桌,上面摆设着文房四宝,都是珠玉镶成的。

  那大大小小的自鸣钟,触目都是,静悄悄地坐着,满耳只听得镗镗之声。荣禄正回头看壁上的字画时,忽听身后有衣裳悉索之声,一看,那懿妃玉立亭亭地已站在跟前了。看她满脸堆着笑,低低地说道:“四爷怎么给这许多东西,叫我受了心上实在过意不去;不受呢,又怕四爷生气。没有法子,只得谢谢四爷了。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