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八回  李鸿藻榻前奉诏 嘉顺后宫中绝食(2)


  李鸿藻又磕了几个响头,谢过恩退去。随后私地里连夜送了五万两银子来给崔总管和李太监,求他们两人在太后跟前替自己说说好话。西太后俟李鸿藻出去以后,便和诸位王爷开了一个御前会议,索性把慈安太后也请了来。慈禧太后第一个开口,一边淌着眼泪说道:“皇帝的病,看来是救不转的了!但是嗣皇帝不曾立定,是俺一桩大心事。大家帮着俺想想,到底立谁做嗣皇帝好。”

  慈安太后听了,接着说道:“国赖长君,溥伦和载澍年纪都长成了,可以立做嗣皇帝。”

  慈禧太后听了,不觉陡地变了颜色,厉声说道:“你也说立长君,他也说立长君;立了长君,俺们两个老婆子还过日子吗?”

  几句话,把个慈安太后吓得忙闭着嘴,从此不敢开口。

  停了一会,慈禧太后说道:“俺家溥字辈,没有可以立作嗣君的。依我的意思,醇王爷的大儿子载湉,今年四岁了,和皇帝的血统很近,俺意思,想立他做嗣皇帝。载湉的母亲原是俺的妹妹;如今俺们立他的儿子做了嗣皇帝,大家也得个照应。”

  当时醇亲王站在一旁,听了也不敢说什么。慈禧太后又回过头去对慈安太后道:“姊姊的意思怎么样?”

  慈安太后只得连声说“好!”

  慈禧太后便接着对大家说道:“你们听得了么?东太后的懿旨,要立醇亲王奕譞的儿子载湉做嗣皇帝。六爷快拟诏书!”

  当时恭亲王便写下两宫太后的懿诏,立载湉为嗣皇帝。诏书中大略说道:皇上龙驭上宾,未有储贰;不得已以醇亲王奕譞之子载湉承继文宗,入承大统,俟生有皇子,即承继大行皇帝为嗣。当时各王爷都在诏书上签了字,才散出宫来。

  这里慈禧太后待众人去了以后,便又悄悄地去把慧妃唤进宫来吩咐一番。可怜这里正在召将飞符,那边同治帝还一点不知道。谁知那慈禧太后早已传下谕旨,吩咐断了皇帝的医药饮食。同治帝躺在床上,一天也不见送汤药送茶粥的来,肚子里又饥又渴,忙唤小太监要去。那小太监去了半天,空着手回来说:“太后吩咐,叫不给俺宫中医药饮食。”

  同治帝听了,不觉吓了一大跳,再叫小太监去打听时,才知道那遗诏的事体发作了。如今权柄都在慧妃手里,皇上为要得饮食,须求慧妃去。

  这时皇帝的身体己健朗了许多,也行动得了;听了小太监的话,忙叫去请皇后到来。待到孝哲皇后到时,同治帝求她用印传下懿旨去。孝哲皇后听说皇帝要到慧妃宫中去,她如何肯依,只是劝皇帝安心静养,不可劳动。无奈同治帝只是求着,甚至向皇后长跪不起。孝哲后看皇帝求得可怜,只得答应了,盖上皇后的钤记。皇帝拿了,到慧妃宫中去住了一夜,五更时候回乾清官来。不到半个时辰,宫中太监都嚷着说:“皇上宾天了!”

  慈禧太后第一个进宫来,吩咐太监们替皇帝沐浴穿戴,把尸身陈设在寝宫里。诸事停妥,才悄悄地把恭亲王去唤来。恭王进宫去,天色还是白茫茫的,一个太监在前面领着路,推开一重一重宫门进去,那太监随手把宫门关上。走过几十重门,才到同治帝的寝宫里。只见那皇帝的尸身,直挺挺地搁在御床上。慈禧太后手中擎着一个烛台站在一旁。恭亲王上去请过安,慈禧太后对恭王说道:“大事已到如此地步,六爷怎么办?”

  恭亲王便磕着头说道:“臣无有不奉诏。”

  慈禧太后听了,点点头道:“六爷肯奉诏,大事便有办法了。”

  当下便立刻把醇亲王、孚郡王、惠郡王和几位亲信的大臣召进宫来,议定后事。

  这时,慈安太后虽也在座,只因自己手下连一个亲信的人也没有了,只得听慈禧太后做主去。慈安太后走到同治帝的尸身边,见他骨瘦如柴,头顶上的辫发也脱尽了,不觉流下泪来。一眼见死人枕下露出一本书角儿来,慈安太后伸手去拿来一看,早不觉把个太后羞得满面通红,忙把这本书儿丢在地上。慈禧太后见了,连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  小太监前去拾起来送给慈禧太后一看,原来是一本春画儿,书面上还注着一行小楷字:“臣弘德殿行走翰林院侍讲王庆祺进呈御览。”

  慈禧太后看了,便骂一句:“好个王八蛋!”

  把那本春画儿收去了。

  这时恭亲王早到醇王府去,把个嗣皇帝抱进宫来。慈禧太后上去抱来一看,那嗣皇帝早已熟睡在怀里。到天色大明,才发出上谕去,宣告帝崩;又发下懿旨去,立醇亲王奕譞的儿子载湉为皇帝,改年号称光绪。那醇亲王见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抱进宫去,心中万分难舍,抑郁不乐,便害起病来,便上了一本奏疏,辞去职分。两宫皇太后看了醇亲王的奏本,知道因他儿子做了嗣皇帝,例应规避,准他开去各差,以亲王世袭罔替。

  这里光绪帝年纪太小,进宫来只有保姆伺侍着;所有国家大事一概由两宫太后垂帘听断。

  此番同治帝死后,慈禧太后不给他立于,却立了一个同治帝的弟弟。虽说诏书上有俟皇帝生有皇子即承继大行皇帝为嗣的话,但外面却沸沸扬扬,传出许多谣言来。有人说这光绪皇帝原是慈禧太后的私生孑,寄养在醇亲王家里的。只因为慈禧太后最爱吃汤卧果,每天清早起来,便由内务府备银二十四两,买四个汤卧果吃着。这汤卧果是前门外金华饭店承办的。

  这金华饭店有一个伙计姓史的,年纪很轻,最爱游玩;他又听得太监李莲英说起宫中如何好玩,他常常对李莲英说,要跟他到宫里去游玩。李莲英见他做人玲珑知趣,也便常常带他到宫中游玩去。有一天,正在景和门前随着李莲英走着,忽然迎面西太后走来,一见了那姓史的,便问:“这是什么人?”

  吓得他两人忙趴在地下去磕头,奏明自己的来历。那西太后见那姓史的长得白净可爱,便吩咐留他在宫中伺候太后。这时候咸丰帝早已死了,忽然皇太后怀孕,生下孩儿来了,一面悄悄地把这孩子送去醇亲王府中养着,一面又把那姓史的杀死在宫中,免得他多嘴。但太后常常把这个孩子挂在心头,每总想趁机会弄进宫来;恰巧同治帝死了,慈禧太后便极主张把光绪立为嗣皇帝。

  如今果然如了她的心愿,把个幼帝留在自己身边。

  如今慈禧太后的权威越发大了,慧妃也慢慢地掌起权来,却不把孝哲皇后放在眼里。这孝哲皇后自从同治帝死了,虽上尊号称“嘉顺皇后”,但她一人寂寞凄凉,住在深宫里也没有一个人来看她。慈安太后虽偶然来看她一面,两旁都有宫女监视着,也不能说一句话。

  宫中的人见慈禧太后不喜欢孝哲皇后,也跟着打落水狗,渐渐地有些饮食不周起来。孝哲后看了这种情形,知道自己得罪了皇太后,将来总要吃苦;她屡次想服毒自尽,只怕害了自己的父母。原来清官中的规矩,凡是后妃在宫服毒死的,她母家的人都犯死罪;所以做后妃的,在宫中无论如何吃苦,总不敢自寻短见去害她的娘家人。孝哲皇后正在没法子的时候,他父亲崇绮尚书忽然打发人送一盘馒头进宫来,孝哲后便在盘子后面底里写了“这却怎好”

  四个字,打发来人拿出宫去。崇绮见了,知道女儿的心事,便在纸条儿上写了一句:“明哲莫如皇后。”

  叫人送进宫去。孝哲皇后看了,顿然明白起来,便从此立定主意,断绝饮食。到第八天上,可怜把一位年纪轻轻的皇后,活活地饿死了。这消息报到慈禧太后宫中,慈禧太后只说得一句:“知道了”。倒是慈安太后得了这个消息,亲自赶到皇后宫中来,抚尸痛哭一场。自己去见慈禧太后,商量好好地发送皇后。慈禧太后碍于东太后的面子,便下了一道懿旨,着内务府料理皇后的丧事。钦天监拣定了日期,随同同治帝的灵榇送往陵寝去安葬。这里李鸿藻想起帝后生前托付密诏的情形,便趴在帝后的灵榇前痛哭了一场。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