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六回  安得海好货取祸 郑亲王贪色遭殃(1)


  却说恭王接了丁宝祯一道密折,知道安总管私自出京,在山东地方十分骚扰。他看了这奏章,不觉又愤怒又欢喜。愤怒的是安得海胆大妄为,欢喜的是安得海恶贯满盈,如今趁此机会可以杀了安得海,重振朝纲。恭王进宫去的时候,已把杀安得海的谕旨拟就,连丁宝祯的奏折,一齐上呈慈安太后观看。

  慈安太后看了大骇,说道:“这奴才如此妄为,还当了得!他如今连俺家的祖训也不顾,俺也顾不得西太后的情面了,总是国法家法要紧。”

  说道,立刻在那谕旨上用了印,恭亲王拿着就走。这时西太后正由太监李莲英传了一班戏子来,在长春宫里听戏。西太后于戏曲一道是很有心得的,如今传的又是内城的著名角儿,早把个西太后听出了神,所以恭亲王在暗地里进行杀安得海的事体,西太后那边一点风声也没有。

  那丁宝祯上了密折以后,不多几天,便接到内廷密旨了,丁宝祯看时,见那谕旨上写道:

  据丁宝桢奏太监在外招摇煽惑一折,德州知州赵新禀称,七月间有安姓太监乘坐太平船二只,声势炫赫,自称奉旨差遣,置办龙衣。船上有日形三足鸟旗一面,船旁有龙风旗帜,带有男女多人,并有女乐品竹调丝,两岸观者如堵。又称本月二十一日,系该太监生辰,中设龙衣,男女罗拜。该州正在访拿间,船巳扬帆南下。该抚已饬东昌济宁各府州,饬属跟踪追捕等语。

  览奏深堪骇异!该太监擅自远出,并有种种不法情事;再不从严惩办,何以肃官禁而儆效尤?着马新贴、张之万、丁日昌、丁宝祯迅速遴派干员,于所属地方,将六品蓝翎安姓太监严密查拿;令随从人等指证确实,毋庸审讯,即行就地正法,不准任其狡饰。如该太监闻风折回直境,即着曾国藩一体严拿正法;倘有疏纵,惟该督抚是问。其随从人等,有迹近匪类者,并着严拿,分别惩办,毋庸再行请旨。将此由六百里各密谕知之。

  钦此

  ***

  安得海伏法以后十天工夫,慈安太后又命恭亲王拟第二道谕旨上面写道:本月初三日,丁宝祯奏,据德州知州赵新禀称,有安姓太监,乘坐大船,捏称钦差,置办龙衣;船旁插有龙凤旗帜,携带男女多人,沿途招摇煽惑,居民惊骇等情。当经谕令直隶、山东、江苏各督抚派员查拿,即行正法。兹据丁宝祯奏,已于泰安县地方,将该犯安得海拿获遵旨正法;其随从人等,本日巳谕令丁宝祯分别严行惩办。我朝家法相承,整饬宦寺,有犯必惩,纲纪至严;每遇有在外招摇生事者,无不立治其罪。乃该太监安得海竟敢如此胆大妄为,种种不法,实属罪有应得。

  经此次严惩后,各太监自当益加儆惧,仍着总管内务大臣严饬总管太监等,嗣后务将所管太监严加约束,俾各勤慎当差。如有不安本分,出外滋事者,除将本犯照例治罪外,定将该管太监一并惩办。并通谕直省各督抚,严饬所属,遇有太监冒称奉差等事,无论已未犯法,立即锁拿奏明惩治,毋稍宽纵。

  西太后见了这两道谕旨以后,才知道那安得海已经正法,她不觉又伤心,又愤怒,又惭愧,便也不顾太后的体面,气愤愤地直赶东宫去。那慈安太后正在宫中午睡,听说西太后来了,还不知什么事体,忙起来迎接。那慈禧太后进来的时候,身后跟着许多宫女太监,声势汹汹。慈禧太后待到走进慈安太后的寝室,也不向慈安行礼,气愤愤地在椅子上一坐;那脸儿气得铁也似青,只是不做声。倒是慈安太后笑吟吟地上去问道:“怎么气得这个样子?”

  那慈禧太后见问,便放声大哭,又撞着头,又顿着脚,多少宫女上去拉劝,都劝不住。把个慈安太后吓怔了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慈禧太后哭到伤心的时候,便抢到慈安跟前,仆地跪倒,一头撞在慈安太后的怀里,揉搓着,一面哭喊着道:“太后原是正宫出身,俺是婢子出身;如今婢子犯了法,求正宫太后赐我死了罢!”

  弄得慈安太后好似丈二金身,摸不着自己的头脑;只得忍着气,拿好话劝她起来。慈禧太后止住了哭,才正颜厉色地质问慈安太后说:“杀安得海的事体,为什么不和俺商量?先帝在日,俺还不曾封后,还常常叫俺商议朝政来;如今做了皇太后,这杀安得海的事体,为什么不和俺商量,却和六爷去商量?这不但六爷眼中没有俺这个皇太后,且在太后眼中,也明明是瞧俺不起。如今我不求别的,只求太后赐俺一死,免得俺在皇上跟前丢脸。老实说一句话,那安得海是俺打发他到山东去的;如今杀了安得海,明明是剥俺的脸皮,叫俺在宫中如何做得人呢?”

  说着,又大哭起来。慈安太后是一个幽娴贞静的女子,如何见过这阵仗儿,早气得手脚索索地抖,说不出一句话来,挣扎了半天,才挣扎出一句:“俺从此以后不问朝政了,诸事听凭圣母太后管理去。

  本来皇上是圣母皇太后的皇上,俺只求老死在宫中,吃一口太平饭儿,便也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慈安太后说着,担不觉流下眼泪来。

  两宫正闹得不得开交的时候,忽然说万岁爷来了。这时同治皇帝也有十二岁了,身材长得很高大,穿着轻衣小帽,十分清秀。他走进屋子来,向两宫行过礼,便问皇太后为什么生气。

  慈安太后便告诉他杀安得海的事体。原来同治皇帝年幼,素来不问朝政,终日里在皇宫里游玩着,一切事体都由两位太后主政。所以杀安得海的事体,同治皇帝并不知道,如今听慈安太后说了,才哈哈大笑道:“这个王八羔子狗奴才!杀得好!”

  慈禧太后听皇帝骂人,把脸也变了颜色,忙站起身来回宫去。

  这同治皇帝也不理会,带了谙达太监们到内苑游玩去了。

  你道这同治皇帝为什么这样切齿痛恨安得海?原来安得海在宫中掌权日久,那三四千太监趋附他的也有,怨恨他的也有。安得海人又长得漂亮,专在西太后跟前伺候;西太后这时年纪也只二十七八岁,正在盛年的时候,又爱和太监说笑。便有许多人说安得海并不是真太监,是外边人混进宫来,行从前吕不韦和嫪毒的计策。

  同治皇帝年纪虽小,人却十分乖觉,听了旁人的言语,心中本已十分恨这安得海了。后来安得海得了慈禧太后的欢心,越发不把别人放在眼里,他连皇帝也侮辱起来了。有一天,安得海正和一班太监们站在太后寝宫的廊下说闲话,远远地见皇帝走来;那太监们个个垂下手,上去请过安。

  惟有那安得海不独不上去请安,他连手也不垂下。那皇帝便大怒,便喝叫:“拉去!用家法!”

  那安得海才害怕起来,忙跪下来磕响头求饶。慈禧太后在屋里听得了,便把皇帝唤去了,反狠狠地将皇帝训斥了一场;说安得海是先皇手里得用的奴才,便有小过失,也须先请太后的示,才能动家法。几句话把个小皇帝气得在背地里拿小刀砍着他玩弄的泥人的脑袋。伺候皇上的太监问皇上是什么意思,那皇上恶狠狠地说道:“是杀小安子。”

  如今听说安得海被慈安太后传旨正法,皇上心中如何不喜。

  讲到这位同治皇帝,因自小生长在圆明园和热河行宫的,那两处地方的宫禁却没有大内一般森严,离街市又近,自幼儿便有太监们抱他到市上去游玩。后来长大起来,那市井一切游玩和街道上热闹的情形,他都看在眼里。如今进得京来,自己又做了皇帝,殿陛森严,宫庭寂寞,把个活泼的小皇帝关得心中十分烦闷。便有一班小太监伴着皇上,想出种种游玩的法子来哄着皇上,什么踢气球、踢毽子、游水、跑冰、弄船、唱戏,各种游戏都玩着。玩到高兴的时候,皇上也夹在里面玩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