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三回  泣脂啼粉梦惊三更 画栋雕梁园付一炬(1)


  却说叶名琛在广东闹了乱子,惹得各国联军打破广州城,又调动海军进逼京津,朝延派了桂、花两大臣与各国讲话,赔了七八百万两银子,总算把这件事体暂时缓下来。在条款上原写明,赔款付清后,联军才把广州城交还中国。如今联军在广州城里一住两年半,看看绝无交还的意思,便有一个佛山镇团练兵的头目忍不住一肚子的气愤。他想想广东这件祸事都是英国领事巴夏礼闹出来的,害得中国赔款割地,丧师辱国。他便出了一张告示,说愿出一千两银子的赏格,买那英国领事巴夏礼的脑袋。

  那巴夏礼听了,不觉吓了一跳。这时英国公使还在上海,巴夏礼便打了一个电报到上海去,告诉这件事体。英国公使听了大怒,便动公文给桂良,要他奏革两广总督黄宗汉的职,还要逼着他立刻去解散团练兵。桂良无可奈何,只得一面答应他,一面仍旧签定条约,一时暂不掉换。外国人见桂良不换条约,说他没有讲和的诚意,那英国船便开到长江一带去游弋,直到汉口地方。法国兵也到内地去乱闯,又到处设立天主教堂,地方官都吓得不敢出来说话。

  这时,有一位满亲王名僧格林沁的,见外国人这样肆无忌惮,忍不住大怒起来,拉起一本折子奏参直隶总督谭廷襄,说他疏于海防。便亲自派人在大沽口修筑炮台,在海口打一道木桩,再拿铁链锁住港口。待到换约这一天,各国的兵船都开到天津来会齐。

  中国官厅送过照会去,叫他们兵船改道在北塘口下碇,不许他们在大沽口行动。那英国兵船如何肯依,便一定要开进大沽口来。他们见大沽口已有铁链锁住,便拿炮轰断,一面开进十三只小兵轮来,船头上插着红旗,和炮台挑战,逼向炮台开炮,拿炮轰打中国步兵。看看打胜了,便一拥上岸,抢上炮台来。炮台上开炮还击,打沉了几只小兵船,那上岸来的外国兵也被中国兵杀死了几百名,又活捉得一个英国将军。

  英国兵船只剩下一只,逃出拦江河外面。那大兵船上见自己的兵吃了败仗,便退出大咕口,到旅顺、威海卫测量海势,慢慢地向南退去。广东人民听得英国人吃了败仗,便急急修造船只,怕他再来报仇。由富商捐银三百万两,暗地里去送给英国人,求他不要打仗。

  英法两国公使照会通商大臣何桂清,情愿遵守咸丰八年的条约。那桂清只求平安无事,无奈这时咸丰帝信任僧王的话,不答应外国人的要求,只答应他照道光年间的事体通融办理。又吩咐他仍在上海议和,不得率行北来;如有外国兵船再敢驶入拦江河的,必痛加剿办。一面由僧格林沁动用内币一百余万经营北塘口。后来忽然有人主张在北塘口引敌上岸,咸丰帝却也说不错,便又吩咐把北塘口的军备尽行拆去。

  那时翰林院编修郭嵩焘上疏竭力说不可,北塘绅士御史陈鸿翌也奏说不可撤去北塘兵备。咸丰帝不听他们的话,不到几天工夫,英国、法国的小兵船开进北塘,拔去港口的木桩。打头阵是英国将军额尔金、法国将军噶罗,带了一百多只兵船打进来。

  外国兵拖着炮车上岸,中国兵却不敢动手,只送照会叫他到北京去交换议和条约。外国兵到了这时候骑虎难下,如何肯依,便催动各国联军一万八千人,从北塘打进内港。这时适值潮退,外国兵船一齐搁在浅滩上,他们只怕中国兵在两岸夹攻,

  便挂起白旗,假做求和的样子。中国兵见了白旗,果然不敢攻打。待到潮涨水大,那兵船上便出其不意直扑上岸来,炮火连天,把中国兵打得四散奔逃。一万八千联军直打到新河地方。

  僧王带领三千劲旅上去抵敌,无奈外国兵营里炮火厉害,枪弹如雨,一阵子打,可怜三千个骑兵打得只剩七个人。

  新河陷落以后,看看大沽危急,皇上便命大学士瑞麟带领京中的八旗兵到通州去防守。那联军果然进逼大沽,拿开花弹攻打北岸炮台。开花弹落在火药库里,一声轰天价响,烈焰飞腾,把巍巍一座炮台打倒,提督乐善死在炮火里。这时僧王正驻兵在南岸,见了这个样子,忙退兵到通州的张家湾地方。看看天津也保守不住了,告急的文书雪片似到得京里。咸丰帝看了,心中一急,旧病复发。一面命桂良到天津去议和。

  那桂良送照会到英国公使衙门里去,那公使回了一个公文,说要增加赔款,开天津为商埠;还要每国酌量带领兵队进京去换约。皇帝在病中,性子十分暴躁,听说外国人要带兵进京来,又听说英国派的议和大臣便是巴夏礼,心中越发生气,便下旨一律拒绝。

  英法各国兵队见中国皇帝无意讲和,便又进兵攻打河西,进逼通州。那北京地方的人心便顿时慌乱起来。咸丰帝听孝贞后的话,连夜从河南把胜保召进京来,命他带领一万禁兵到通州去抵挡外国兵。一面由怡亲王载恒邀集英法各国公使开一个宴会。吃酒中间,载恒提起议和的事体。

  那巴夏礼大声答道:“如欲讲和,非面见中国皇帝,并须每国带兵二千名进京去,才可开议”。这样凶横的条件,叫载恒如何答应得下来,只得回答说:“这事须请旨才能答复。”

  巴夏礼见怡亲王做不得主,便也闭着嘴不说话了。任你载恒如何去和他敷衍说笑,他总是闭着眼假睡在榻上,给你个不理不睬。载恒无奈,只得不欢而散。第二天,接连的报马报进军情来,说通州胜保的军队大败,僧、瑞的兵也败退下来,英将额尔金带领大队外国兵快要打进京来。

  整个京城顿时闹得沸反盈天。那大学士端华和尚书肃顺,看看时势危急,便在半夜时候到圆明园去请见皇上。咸丰帝这时病势很重,孝贞后早晚在一旁伺候着,懿贵妃在房中料理汤药。忽传说端华和肃顺请见,皇帝知道大事不好,把他吓得脸色惨白,浑身索索地打颤。

  孝贞后一面传御医进来请脉下药,一面把这两位大臣传到御榻前来问话。肃顺把外面的军情一一奏闻,又奏称:如今外国兵来势猖狂,皇上万乘之躯,自宜从早出狩,住在万安的地方。咸丰皇帝说:“现在昏夜,朕身体又十分疲乏,到什么地方去好呢?”

  当时大家商量了一会,还是孝贞后有决断,说:“俺们不如到热河去走一趟罢。”

  皇上听了,也点头称是。当时那御医还不曾走,便奏说:“快把鹿血拿来请皇上服下,便立刻可以增长精神,加添气力。”

  早有太监去杀翻两头花鹿,取得血来,还是热腾腾的。咸丰帝吃下一碗去,果然立刻身体旺壮起来,精神也有了,便传谕恭亲王留守京师,着肃顺统率御林军随往行宫,端华照料园里的事体。

  这个消息一传出去,好好一座圆明园顿时闹得人仰马翻,莺啼燕咤。咸丰帝也顾不得这许多了,自己坐了一辆园中的黄盖车,肃顺在半夜里去打开车行的门来,雇得四辆敞车,车上面略略遮盖些芦席,一辆请孝贞后抱着皇子载淳坐了,其余三辆,便有许多妃嫔宫女们抢着坐。

  可怜一辆车子挤着五六个妃嫔,挤得她们腰酸骨痛;内中一位懿贵妃,她平日席丰履厚,何等娇养,如今从半夜里逃出园来,吃尽苦楚,早见她娇喘细细,珠泪纷纷。此外还有许多妃嫔宫女坐不着车子的,只得互帮牵引,跟着皇上的车子,哭哭啼啼地走去。内中有几个平日和太监要好的,便有太监们来背着她走了一程,沿途雇得骡马,扶她爬在骡马背上走去。

  懿贵妃在车子里簸荡了半夜,早把她的头发也撞散了,额角也撞肿了,她伤心到极点,便在车里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。

  看看到了天明,一瞥眼见那肃顺赶着一群骡马从她车旁走过,懿贵妃这时也顾不得了,便一手掀开了车帘,提高了娇滴滴的喉咙唤道:“六爷!六爷!俺的车子破了,求你六爷做做好事,替俺换一辆好的车子罢!”

  说着,不觉柳眉紧锁,双泪齐抛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