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七十二回  兰贵妃寄腹产载淳 咸丰帝避难走热河(1)


  却说叶总督迷信了乩仙的话,他打定主意,百事不管,躲在衙门里,静候过十五日,外国兵自退。司道等官来请发兵,绅商等人来请练勇,他都不准。英国公使要求五条:第一条,与总督相见;第二条,欲在南河岸造洋楼;第三条,欲通商;第四条,欲进城;第五条,索赔款六百万两。

  叶总督益发不去理他。各国公使大怒,第二天满城只见贴的香港总督的告示,说定于次日破城。那城里一般百姓看了,立刻慌乱起来,扶老携幼纷纷逃避。叶总督要禁止也禁止不住。不到黎明,果然城外炮声隆隆,烟焰四起,叶总督没奈何,暂到粤华书院去避难。

  广州绅士伍崇耀和将军暗地里说通了,在城头上竖起白旗,求外国兵暂停炮火,把城中难民一齐放出去逃命去。那边香港总督也下文书给合城官民,说只打叶总督一人。于是巡抚将军都统等官员以及绅土们,都到观音山上去避难。外国兵营里炮火又响,叶名琛无地可躲,城门一破,英国兵先进城来,赶到粤华书院里,把叶名琛捉住,横七竖八地把他拖上英国兵船。这时有一个戈什哈跟随在叶总督身旁,他趁外国兵不留意的时候,悄悄地对总督指着海水说道:“大人瞧。这海水不是很清的么?”

  那叶总督听了他的话,莫名莫妙。这戈什哈气愤极了,便纵身一跃,自己沉在海里死了。这时英国公使做主,把捉来的广州官民一齐放回,只带了这个叶名琛,从广州到香港,又从香港到印度,把他关在一间楼房里。叶名琛住在印度却也自得其乐,终日吟诗作画,空下来又时时诵读《吕祖经》。他的诗画署名“海上苏武”,流传在外国的却也不少。

  广东巡抚见外国兵去了以后,才提奏入朝。咸丰帝看了,不禁大怒,立刻下谕,从两广总督起,所有广州合城文武官员一律革职,另委了两广总督去和英、美、法三国的公使讲和,又委黑龙江办事大臣和俄国讲和。这时外国所提出来的条件却比不得从前了,总督大臣见条款十分严厉,却不敢做主,便去奏明朝廷。咸丰帝把条款发给军机大臣会议,议了许多日子,也议不出一个眉目来。

  那四国兵将见所求不遂,便索性开了兵船打到北京去。英国兵船十四只,法国兵船六只,美国兵船三只,俄国兵船一只,一齐停?自在天津白河里;一面又提出条件,托直隶总督谭廷襄转奏皇上。咸丰帝便派户部侍郎郭崇纶、内阁学士乌尔棍泰前去议和。英国公使见这两个官衔上没有全权两字,说中国政府没有诚意,又说中国政府瞧他不起,便不由分说,带同兵船从白河直闯进大沽口去,不费吹灰之力占据了大沽炮台。

  咸丰帝没奈何,改派了桂良、花沙纳两位钦差大臣,全权去和各国议和。各国提出的条款又多又严,内中单讲英国公使提出的条款已有五十六条,最重要的三条:第一条,是于旧有上海、宁波等通商五口外,加开牛庄、登州、台湾、潮州、琼州等处;又于长江一带,从汉口到海州,许其选择三口为洋商出运货物往来之所。第二条,是洋人所带眷属可长住北京。第三条,是偿还洋商亏损两百万两,军费二百万两;付清赔款,方将广州城交还中国。还有修改税则、允准传教等条。此外法国也提出了四十二条,又另索赔款一百万两。

  这两位钦差也不敢自专,请命于朝廷。咸丰帝这时身体不好,常常害病,也没有这许多精神去对付外国人,便传谕一概允准;口令桂、花两位钦差,会同两江总督何桂清,亲自去查察各海口何处宜于通商,再定税则。四国兵船先后驶离天津,到上海会齐。总算把这桩外交案件暂时告一个结束。

  兰贵人这时居然生了一个皇子,不但是皇帝皇后欢喜,便是那满朝文武和海内居民,人人都欢欣鼓舞,大小衙门悬灯庆祝。这也是当时专制时代奴隶人民的现象。按到实在,真正肚子里欢喜的只有咸丰帝一个人,这时立刻把兰贵人升做兰贵妃,那新生的皇子取名载淳。从此这兰贵妃也因自己生得皇子,十分骄傲起来,非但不把宫中的妃嫔放在眼里;便是那孝贞后,也因她生了皇子,另眼看待她几分。

  说实在的,这个皇子也不是兰贵妃生的,乃是圆明园里的一个汉女,名叫楚英生的。这楚英也是读书人家小姐,她父亲是湖南人,在京里做了几年小京官,仅仅糊得口。他女儿楚英却出落得洛神一般的风韵,官场中慕她的美名,都托人来说媒。

  无奈她父亲生性清高,说他们都是浊富,不配娶我的女儿。谁知到楚英十六岁上,她父亲一病死去了。只落得两手空空,身后萧条。后来宫里雇用管宫汉女,楚英的母亲贪图俸禄大,便把楚英送进宫去。便是在楚英心想,也不过到宫里去打扫庭院,看守房屋,决没有意外事体的。谁知这位风流天子却出奇地欢喜玩弄汉女,他最爱的是那三寸金莲。怡好这楚英不但脸儿长得好,而且裹得一双好端正瘦小的金莲。

  有一天,她在牡丹花丛中间闲玩着,咸丰帝从廊下走来,远远地望见花丛下面露出一双小脚儿来,勾动了他情怀,忙向侍卫们摇手。那侍卫们也看惯了皇帝的情景,知道皇帝又要干风流事体了,便悄悄地避去;楚英便在这一天受了皇帝临幸。任你如何贞节的女子,待到一踏进宫门,总难保得贞节了!楚英那时迫于势利,也是无可如何。一连召幸了几次,不觉已有了身孕;肚子一大,皇帝便丢在脑后了。

  这时正是兰贵妃初得宠的时候,专一和汉女作对。她住在园里,瞒着咸丰帝的耳目,将那班汉女暗地里打死、溺死的不计其数。后来,兰贵人又打听得有一个楚英曾受过皇帝的临幸,便吩咐太监把那楚英去唤来。在兰贵妃心思上,满想把她打死,后来一看见楚英带着肚子,细细一盘问,知道是龙种。她便立刻变了一个主意,从此把个楚英藏在自己后房;自己也装着假肚子,哄着皇帝说自己受了孕了。

  又怕住在园中耳目众多败露出来,她便把楚英装成大脚,改了旗装,夹在宫女队里带进宫去,依旧藏在一间密室里。待到那楚英十月满足,养下一个男孩儿来;便趁着楚英肚子痛得昏昏沉沉的时候,拿一杯毒酒灌在她肚子里去,立刻把个产妇药死了。一面暗地里雇了乳母,在密室中乳着这孩子。看看自己装的假肚子也已十月满足了,便把那孩子抱来,满身涂着血水,只推说是自己生下来的。后来皇帝皇后见这孩子长得格外魁梧,便也格外欢喜。

  兰贵妃见大事成功,便不觉骄傲起来。又因为住在宫中有这正宫娘娘管束着,不得任性,便又怂恿着皇帝搬到圆明园去住。这时已在三月终,照例原可以搬进园里去住了,皇帝便依了兰贵妃的话,进园去依旧住在天地一家春里。

  咸丰帝许久不到园中来,又在这春深的时候,园中景色分外鲜媚,把个风流天子乐得早把朝廷大事丢在脑后去了,终日带着这兰贵妃到处游玩。但是咸丰帝大病以后身体十分虚弱,在园中游玩,要人扶持;常常坐着黄轿,或是坐着御舟代替行走。这时园中也养着许多鹿,皇帝天天饮一杯鹿血;几百头花鹿养在“碧澜桥”

  东面坦坦荡荡的地方。兰贵妃每天带几个宫女在这地方骑射。射着花鹿玩儿。咸丰帝见兰贵妃骑马骑得很好,便带她出园打鸟雀去,三千御林军保护着,在万寿山脚下玩了一天,打得无数鸟雀。

  看看天色傍晚,那园中文武大臣知道皇上快要回园了,便排齐了班次在园门口候着。远远地听静鞭声响,御驾已到了门口;文武百官一齐跪下地去。这时正在鸦雀无声的时候,忽听得马蹄声响,当先一个旗装的少妇,骑着马跑进园门来;见两旁百官跪着,便在马上笑说道:“怎么今天矮子这样多啊!”

  娇声呖呖,一骑马早已过去了,吓得百官们头也不敢抬。后来打听那骑马的少妇便是如今最得宠的兰贵妃。兰贵妃进园了半晌,才是御驾到。这一天皇帝玩得非常尽兴。第二天是兰贵妃的生辰,在园里吃酒听戏,又热闹了一天。皇帝圣旨下来,把兰贵妃改作懿贵妃。这一天懿贵妃陪皇上在“壶中日月长”

  轩里吃酒,吃到夜深才安寝。第二天皇上病了,忽然吐起血来,慌得懿贵妃忙传御医,一面报进宫去。那孝贞后夫妻情分原是深的,得了这消息,便急急赶到园中来看视。亏得皇上的血是急气攻肺,吐的是肺血,调养了三五天,便渐渐地止住了;又养了半个月,一般也能游玩行走了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