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六十八回  金莲点点帝子销魂 珠喉呖呖阿父同调(1)


  却说李家小姐自从进了圆明园以后,咸丰帝吩咐把她安顿在西山佛寺里,又挑选了八个年轻宫女住在寺里侍奉她。那李小姐到了佛寺里,真的谢却铅华,长斋礼佛。咸丰帝虽有杏花春、牡丹春一班绝色女子陪侍着,但一班浓脂俗粉皇帝也看厌了。

  宫中六千粉黛,总赶不上李小姐这种清丽美妙的神韵。皇帝想起她来,便亲自到佛寺里去看望。那李小姐把皇帝迎进寺去,便自顾自跪倒在佛座前诵读经卷,一任那班宫女伺候着皇上。待到皇上传唤她,她走到跟前,匍匐在地下,再也不肯抬起头来。皇帝忍不住了,自己伸手去搀她,她便哭得十分凄凉,口口声声说:“万岁许贱妾进宫来修行,皇上圣旨想来总可以算得数了。”

  皇帝被她一句话塞住了嘴,一时里却也反悔不得,只得听她去。但是,眼看着这样一个绝色美人不得到手,心中说不出的烦闷。

  后来皇帝赏了她一个“陀罗春”的名字,常常到寺里来和她谈谈。陀罗春见皇上没有逼迫她的意思,便也不和从前一般的冷淡了。只是有时说起她母亲被官府里用刑拷打,死得苦,要求皇上办那官府的罪。咸丰便依她,下谕给吏部,着把那官府革了职,充军到宁古塔去。陀罗春见报了仇,才把悲伤减轻了些。便是皇帝几次来召幸她,她总是抵死不去;逼得她紧些,她便寻死觅活,拿刀动剪。咸丰帝也没奈何她,只得暂时把这条心搁起。

  这时,只因皇帝欢迎小脚汉女,那班大臣要讨皇帝的好,到苏、杭、扬州一带去搜罗了许多小脚姑娘来。有的尖如束笋,有的小如红菱,各把裙幅儿高高吊起,露出一双纤瘦玲珑的小脚来。一霎时,圆明园里花前廊下,都留着纤纤足印。讲到那弓鞋样儿,越发的斗奇竟巧:有的用红绿缎子绣鲜艳的花朵儿的;有的鞋口儿上挂着小金铃儿的;有的把脚底儿挖空了,里面灌着香屑,走起路来步步生香的。咸丰帝看在眼里,真是销魂动魄。只苦的宫里规矩,小脚女子一进宫门便要杀头。

  后来还是崔总管想出一个法子来,推说是宫里太监不够差遣时,雇用民间妇女在宫中打更。这个消息一传出去,便有许多小户人家的妇女进宫来受雇。宫里定出两个条件来:第一要年轻;第二要脚小。又拣那皮肤白净面貌标致的,送去在皇帝寝宫前后打更。那班女人到夜静更深的时候,都被皇上传唤进去,一一临幸,每夜临幸三人;临幸过的都有珍宝赏赐。那格外标致的,便留在宫里,封做官嫔。不上半年,那封宫嫔的汉女,差不多把个圆明园住满了。皇帝住在园里,有许多美人陪伴着,再也不想回宫去了。

  照宫里的规矩:皇帝每年三四月到圆明园避暑,到八月时候到木兰去打过围猎回来,便回皇宫。咸丰这时候每年一过了新年便要搬到园里去住,直到十月里还不回宫。非得孝贞后再三上疏请圣驾回宫,他才不得已回宫去过年。在这三五十日里,他想着园里一班美人,险些要害起相思病来。只因皇帝喜欢汉女,那班小脚女子便顿时威风起来,里面最得宠的要算杏花春和牡丹春。这两人在园里作威作福,那班满洲妃嫔个个都去奉承她,可怜她们都是皇上挑选秀女的时候选进宫来的,实指望

  一朝得宠,门户生光。谁知这时皇上迷恋江南美人,把她们一班满洲少女一起丢在脑后,门庭冷落,帘幕消沉。大家没有法儿想,只得来拍四春的马屁。

  内中有一个新进宫来的秀女,名叫兰儿的,却是满洲妇女中出类拔萃的人才。讲她的年纪,正是豆蔻年华;讲她的风姿,真是洛神风韵。轻颦浅笑,袅娜动人。一进园来,指派在桐荫深处,从此长门寂寞,冷落红颜,早晚只听得笙歌欢笑从隔

  院传来。问时,原来天子正和一班汉女在那里歌舞作乐。兰儿听了,只得叹一口气,从此深闭院门,潜心书画。不多几天,居然写得一手好草书,又画得好兰竹。你们不要看她小小兰儿,她是一个极聪明的女了,也是一个极有作为的女子。她一生的事迹很多,掀波作浪,清朝三四百年天下,也断送在这宫女手里。下文要叙述她的事体很多,做书的一支笔忙不过来,如今趁她在不得意的时候,先把兰儿的出身叙一叙。

  兰儿原是满洲正黄旗人,姓那拉氏。查起她的祖上来,是叶赫部的子孙;太宗的孝庄皇后也姓那拉,讲到她的门第,却也不坏。兰儿是她的小名,她父亲名唤惠征。那拉氏到了惠征手里,已是十分贫苦,亏得他祖上传下一个世袭承恩公的爵位,每年拿些口粮,拿来养家小。惠征从笔帖式出身,六年工夫才爬到一个司员。他太太佟佳氏却是大官府人家的小姐,惠征靠他丈人的脚力,从司员放了安徽芜湖海关道。

  在前清时候,那道班里要算关道最阔了。惠征得了这个美缺,一跤跌在青云里,心中说不出地快活,便带了家眷走马上任,到了芜湖。惠征的家眷却不只妻子佟佳氏、女儿兰儿两人,还有儿子桂祥和小女儿蓉儿,一家五口。在女儿中,要算兰儿年纪最大,这时也有十二岁了。

  据佟佳氏说,兰儿出世的时候,曾得到一个奇怪的梦,她见一个明晃晃的月亮掉下来落在佟佳氏肚子上。一吓醒来,觉得肚子痛,到天明时候,便生下这个兰儿来。他们满洲人看女孩儿原比男孩儿重。因为女孩儿长大,有做皇后的希望,所以满洲人家十分尊敬女孩儿,平常在家里起坐,总让女儿坐上首的。何况如今佟佳氏得了这个梦,越发把兰儿当宝贝一般看待了。

  偏生这兰儿的面貌比妹子蓉儿格外出落得娇艳,身材又苗条,性格又温顺,人又聪明,又会打扮。同伴十多个女孩儿,只有兰儿家境最苦;别人穿绸着缎,戴金插翠,独有兰儿没有这个。但是她一般穿一件蓝竹布大衫,戴一朵草花,总是十分清洁,也是十分俏丽,任你如何富家的女儿,没有一个人比得过她的。

  只是有两样坏处,便是到老也改不过来。你道两样什么坏处?第一样是举止太轻佻。她掩唇一笑,掠鬓一睐,真是迷煞千万人。第二样是爱唱小曲儿。她幼小的时候,惠征也指教她读书识字,她在书本儿上的聪明却也还有限,独有这唱小曲儿,却是前世带来的聪明。无论是京调、昆曲、南北小调,给她听过一遍,她便能一字不遗,照样地唱出来。她天生的一串珠喉,又能自出心裁,减字移腔,唱出来抑扬宛转,格外动人。她起初还不过是清唱罢了,后来她索性拉着亲戚中的旗下姊妹来,弄起笙箫,拉起弦索来;合上她的娇脆歌喉,煞是动听。

  母亲佟佳氏看看一个女孩儿如此放浪,终不是事体,也曾禁阻她几回,谁知那惠征却很爱听女儿的歌唱。旗下人的习气,原是爱哼几句皮黄的。他见女儿爱唱,索性把自己一肚子的京调词儿统统教给她。父女两人,早也哼,晚也哼,家里无柴无米,他也不管。他父女常常配戏,有时唱《三娘教子》,兰儿扮三娘,惠征扮老薛保;有时唱《汾河湾》;有时唱《二进宫》,把客堂当戏台,拉着佟佳氏做看客。佟佳氏看看劝说也无用,索兴气出肚皮外,也不去劝她了。这时惠征未做芜湖关道以前的话。

  后来,惠征一到任,兰儿随在任上。那芜湖地方原是一个热闹所在,西门外正在大江口岸,沿江茶坊酒肆开得密密层层,茶园戏馆里人头济济。兰儿到底是女孩儿心性,她父亲又有钱,便带了一个丫头、一个小厮,天天到戏馆里听戏去。

  那戏院子掌柜的知道是关道的小姐,便出奇地奉承。那兰儿听戏,又有一种古怪脾气,不喜欢坐在厢楼里规规矩矩地听,却爱坐在戏台上出场的门口看着听着。天天听戏,那班子里的几个戏子她都熟识;院子里的人都称她兰小姐。

  那兰小姐天天在戏院子里听戏还觉不够,每到她父亲母亲或是弟弟妹妹的小生日,便要把那戏班子传进衙门来唱着听着。这兰儿在芜湖地方,除听戏以外,又爱上馆子。她父亲衙门里原有亲兵的,惠征便拨两名亲兵,天天保护着小姐在外面吃喝游玩。合个芜湖地方上的人,谁不知道这是关道的女儿兰小姐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