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六十七回  倾心一笑杏花春解围 祝发三年陀罗春守节(1)


  却说金宫蟾迷恋玉喜,又苦得没有银钱,只站在戏园门口发怔。心中想不去呢,又舍不得丢下这美人儿;要去呢,又苦得囊中空空。后来发了一个狠,把身上穿的纱大褂子脱下来,到长生库中去典了几吊钱,换穿了一件夏布大褂子,踱到玉喜院子里去。玉喜见了,满面堆笑迎接着。她师傅见了这样一个穷书生,连眼角儿也不去看他。玉喜见房里人看他不起,便替他说道:“他是六王爷家里的师傅,很有势力的。你们倘然怠慢了他,能叫俺们立刻存不住身。”

  他们听了也害怕。停了一会,摆上酒来,玉喜陪着他在房里,两人密密切切地一边谈着心,一边喝着酒。金宫蟾这时快活得好似登了天一般。吃完了酒,金宫蟾从袖子里抖出几吊钱来,放在桌上,转身便要告辞出去。玉喜一把抓住他的袖子,笑说道:“你真是一个傻子!

  谁要你的钱来?再者,你既到了俺这里,也由不得你回去了。”

  说着,便把他捺在椅子上。这原是金宫蟾求之不得的,便乐得嘻开了一张嘴,再也合不班来。他俩人在房中调笑了一阵,便双双入帏,同圆好梦去了。第二天清早起来,玉喜自己拿出钱来,替他开发了房中婢女和师傅们,整整花了一千两银子。

  那班下人得了银钱,便千谢万谢。从此以后,院子里的人都拿他当贵客看待。

  玉喜每天戏园子里回来,金宫蟾便早已恭候在她房里了。

  那班王孙公子还睡在鼓里,还在玉喜身上拼命花钱。玉喜拿了他们的钱,暗暗地去贴给金宫蟾。后来玉喜打听得宫蟾家里不曾娶过妻子,便打定主意要嫁给他。拿出历年的体己银子,悄悄地交给宫蟾,在三不管地方买下一所宅子。他俩人天天商量着如何打扮这座屋子,买了许多木器,把个房子铺设得簇新,打算择一个吉日,他们成双成对地搬进新屋去住。宫蟾雇了许多婢仆,先一日在新屋子里住着。第二天便雇了一辆车去接玉喜。宫蟾走进院子去一看,顿觉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。走到玉喜房里去一看,只见脂粉零落,帏帐萧条,有一个老婆婆守着空房。宫蟾急问时,她模模糊糊地说道:“进宫去了。”

  宫蟾再三问时,也问不出一个细情来,没奈何走到戏园子里去候着,直候到曲终人散,也不见玉喜的影踪。只听得一班看客沸沸扬扬地说:“玉喜昨晚被宫里拿三万两银子买去做妃子去了。”

  宫蟾听了,心中一气,魂灵顿时出了窍。原来玉喜果然被崔总管访到了,连夜和她老鸨说明了,买进宫去。皇帝看她两朵粉腮儿红得和海棠花似的,便取她一个名字叫“海棠春”。宫蟾在外面打听得千真万真,便悄悄地回到新屋里去,一条带子吊死在床上。那海棠春进得宫去,也因想宫蟾想得厉害,一病不起,抑郁而死。

  在四春里面,年纪最小、皮肤最白的要算杏花春。讲到这杏花春,原是好人家的女儿,只因从小死了父母,被叔父卖在一家姓石的大户人家做陪房丫头去。那石家只有一个小姐,杏花春便终日陪伴着这位石小姐。石小姐的父亲进京做官去,把家眷带在京里。

  后来石小姐嫁了一位徐尚书的少爷,杏花春也跟着到徐家去做陪房丫头。那徐少爷也是一位侍郎,见石小姐长得标致,便出奇地宠爱起来,因宠爱而变成了一个俱内的丈夫。这时杏花春年纪已到十五岁,懂得人事了,长着水灵灵的一对眼珠,苹果似的脸蛋,一张樱桃似的小嘴,嘴边长着两个酒涡儿;笑一笑,对人溜一眼,真要叫人丢了魂灵。她小主人徐侍郎赶着要调戏她,只因夫人的醋劲大,又不敢放胆下手,只得在背地里动手动脚。那丫头也因主母宠爱她,一心想要嫁一个如意郎君,任你主人如何调戏,她总是不肯。后来徐侍郎忍不住了,向夫人跪求这个丫头做姨太太。夫人听了大怒,忙把这丫头藏起来。

  这时有一位宗室福晋,和徐侍郎夫人最说得投机,硬把这丫头去寄存在宗室家里。那宗室贝勒原是和崔总管通气的,知道那崔总管正在外面物色江南美人,见了这丫头,便赞不绝口,忙去和崔总管说知。崔总管到宗室家里去一看,连声说妙。贝勒福晋立刻去把侍郎夫人请来,说崔总管愿拿出二万银子来买这丫头进宫去。侍郎夫人听了,满口答应:这鱼腥搁在家里,难免被丈夫偷了手;如今送她进宫去,落学得眼前干净。徐侍郎夫妇办了一桌酒,请这丫头上面坐着,夫妻俩人双双跪下,对她拜着,求她见了万岁爷替他说些好话。这丫头也点头答应。

  一进宫去,取名“杏花春”,受皇帝的宠幸。杏花春也常常在皇帝跟前替徐侍郎说许多好话。后来这徐侍郎果然很快地升了官,不到一年工夫,直放河南布政使。这杏花春生性善笑,笑的时候柔情微露、星眼乜斜。咸丰帝便在盛怒时候见了这杏花春的笑容,也立刻转怒为喜。

  咸丰帝又爱吃酒,酒醉的时候常常发怒;每到发怒的时候,便有一两个太监或宫女遭殃:轻的吃打,重的被皇帝杀死。到酒醒的时候又十分悔恨,拿出整千整万的银子来抚恤那遭殃的。只有杏花春陪侍皇帝从没吃过亏,每到盛怒时候,只叫杏花春展齿一笑,倒在皇帝怀里,皇帝也立刻把怒容收起,满面堆下笑来,伸手把杏花春搂在怀里,说道:“这真是朕的如意珠儿呢!”

  因此别的妃嫔遇到皇帝盛怒时候,便来求着杏花春去替她讨饶,皇帝没有不准的。宫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称她欢喜佛,又称她刘海喜。杏花春看待那班宫女也是十分和顺。

  只有一样,是杏花春最坏的脾气:她别的都不爱,只是爱钱财。她房里藏着一个大扑满,有时得了皇上的赏赐,她都拿去藏在扑满里;一任同伴如何哄骗恐吓,她总不肯拿出一个钱。

  皇上知道她的脾气,格外多赏她些。因此,杏花春的私藏很富。

  她只怕有别的妃嫔向她借贷,她见了人,便说自己穷得厉害。

  她在宫中终日想着法子弄钱。她仗着皇帝的宠爱,有时有别的妃嫔求她去皇帝跟前讨饶,她便伸手向那人要钱,一开口便是五百两、一千两,缺分文不可。那人为要保全自己的性命,没奈何只得如数给她。任你事体如何急迫,银钱倘不如数照付,她总不肯去。那人急了,真正没有钱,也须写一张借票,她才肯去。票子到了期,她便百般索取,少一文不行的。许多妃嫔在背地里怨恨她。

  牡丹春原是十分奸刁的,她见杏花春太不讲交情,便想出一个法子来捉弄她。知道杏花春是爱赌钱的,便在暗地里和同伴说通了,哄她入局。起初故意给她得些小便宜,杏花春看自己赢了钱,便十分高兴。从此她在日长无事的时候,便四处拉人下局。后来她慢慢地输了,起初小输,她还肯拿出钱来照赔;后来输得大了,一输便是几千,她便不肯拿出现钱来,总是推三阻四,约定了偿还日子,到期又抵赖不认。

  有一天,咸丰帝一人在园中闲走,从“寻云榭”绕过“贻兰亭”后面,只听得亭前一片莺嗔燕咤的声音,接着又是娇声喝打。皇帝悄悄地踅向亭前去,只见亭前草地上一群宫女围着,从人丛里望去,只见两个汉装妃子揪住了在草地上打架。一个瘦小的被一个长大的按在地下,只见她擎着两只小脚儿乱登;那高大的妃子,一幅石榴裙儿浸在草地上一汪水里,正扭结不开的时候。皇帝看了也发笑,忙推开众人,上去亲自扶她们起来;她两人还各自低着脖子揪住云鬓不肯放手。皇帝看时,认识一个是杏花春,一个便是牡丹春。两旁的宫女齐声喊道:“万岁爷来了!还不放手吗?”

  她两人听得了,才放了手。看她们云鬓蓬松,娇喘嘘嘘,皇帝问:“为什么事?”

  牡丹春一边喘着气,一边奏说:“杏花春赌输了钱,只是抵赖不还。”

  皇帝问杏花春:“输了多少钱?”

  杏花春回奏说:“一共输欠六千多两银子。”

  皇帝听了,不觉一笑,说道:“朕替你还了罢。不用闹了,快陪朕吃酒去。”

  牡丹春听了不服气,把粉颈儿一侧,小嘴儿一撇,说道:“显见杏花春是佛爷宠爱的,佛爷替她赔赌帐,一赔便是六千两。俺们是赶不上,怪不得一个子也不见赏下来。”

  皇帝看牡丹春这种娇嗔模样,不觉哈哈大笑起来,忙说道:“朕赏你,朕赏你。也赏你六千两银子,如何?”

  其他妃嫔一听说皇帝有赏,便齐声鼓噪起来,你也要赏,我也要赏,皇帝统统答应。每一位妃嫔赏三千两,每一个宫女赏银三百两,顿时一片娇声说:“谢万岁爷赏!”

  咸丰帝听了很快活,一手搭住杏花春的肩头,一手搭住牡丹春的肩头,后面跟着一群妃嫔宫女,迤逦向云锦墅正屋走来,便在屋中开怀畅饮。当夜牡丹春和杏花春两人同被召幸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