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六十六回  目成心许载澂淫族姑 歌场舞榭玉喜识书生(3)


  恭亲王掩着鼻子走进屋子去看一看,见载澂穿着一身黑绸衫裤,用白丝线遍身绣着百蝶图。恭亲王见了,连骂:“该死!该死!”

  一转身走出屋子去。那澂贝勒不久便死了。

  那班爷们知道了,都说他自作孽。

  话休烦叙。且说这时英法联军在广东闹得十分厉害,太平军趁此机会,沿长江占领太平、芜湖、安庆一带地方;南京的李秀成又带兵打进杭州一带。咸丰帝起初原打起精神管理军国大事,后来看大局一天糟似一天,便又心灰意懒起来,慢慢儿又不高兴坐朝了,在宫中只和那些妃嫔宫女们玩笑解闷。

  咸丰帝是最爱南方女子的,便暗暗地嘱托崔总管在外面物色江南女子。圆明圆里虽也有一个冰花,也因日久生厌了。不多几天,崔总管果然弄了四个江南美人到园子里去住着。皇帝特赐她四个人的名字,分别叫杏花春、陀罗春、海棠春、牡丹春。这四春在园中分住四处,杏花春住“杏花村馆”,陀罗春住“武林春色”,海棠春住“天然图画楼”,牡丹春住“夹镜鸣琴室”。

  她们住的地方都十分清幽。咸丰帝在四处轮流临幸着,十分快乐,越发把国事丢在脑后了。

  这“四春”里面,要算“牡丹春”的面貌最为浓艳。这牡丹春是苏州山塘上小户人家的女儿。她家门口是来往虎丘的要道,凡是豪商富绅,每天车马在她家门口走过的很多。那牡丹春闲着无事,又爱站门口。一天,一个姓郭的扬州盐商跟了许多朋友到虎丘来游玩,见了这女孩儿,便十分喜欢,立刻到她家里去,愿意拿出一千两银子来买她回家去做姨太太。

  这时牡丹春有一个老母,听说有一千两银子,十分愿意。只有牡丹春不愿意。后来那姓郭的再三托人来劝说,牡丹春硬是要拣日子和那姓郭的拜过天地才肯嫁他。后来那姓郭的想牡丹春实在想得厉害,便也答应她,拣日子拣在八月十二。谁知到了七月中,太平军打破扬州城,那姓郭的逃到苏州来,趁便把牡丹春母女二人带着,逃进京去。沿路牡丹春避着姓郭的,不肯和他同房。

  他们到了京里,正值崔总管在访求江南来的美人,知道了牡丹春很美,便和姓郭的去商量,愿意拿六千两银子把牡丹春买进宫去,又答应给姓郭的五品京堂功名。那牡丹春听说进宫去,她十分不愿意,无奈斗不过这姓郭的。牡丹春被哄进园去,只见里面池馆清幽,水木明瑟,曲曲折折。

  到了一座大院子里,有两个旗装女人上来挽扶她。走进屋子去,见一个男子,方盘大脸,坐在榻上。那男子身后也站着许多旗装女人。那男子的衣服浑身黄色,许多男人穿着袍褂,大家都称坐在榻上的男子叫“佛爷”。牡丹春进了屋子,便有老妈妈上来,领她到榻前跪下见礼,对她说:“这位便是当今的万岁爷。”

  牡丹春到了这时,也便无可奈何,只得暂时依顺着。与她同时进院来的还有五六个汉女,内中有一个扬州女子,年纪只有十五岁,却十分活泼,她进宫来不多几天觉得烦闷,常常嚷着要出去。牡丹春劝她耐心守着,她不听。有一天夜里,她觑宫女不防备的时候溜出园去,被园外的侍卫捉住,送进园来。皇帝知道了大怒,立刻发给管事妈妈,拿白罗带绞死。从此江南来的美人见了都害怕,不敢离园一步。

  讲到那“海棠春”,原是大同地方的女戏子,小名玉喜,常常到天津戏园子里来唱戏;唱青衣,面貌又标致,嗓子也清亮,又能弹琵琶,吹羌笛。那班王孙公子天天替她捧场,在她身上花的钱也整千整万的了。玉喜却一个也看不上。

  内中有一个穷读书人,名叫金宫蟾的,也迷恋着玉喜的美色,天天到她戏园子里去听戏。每去,总是坐在台口,仰着脖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听着,不论乱风下雨的天气,从不间断。这金宫蟾原长得眉清目秀,白净脸儿。玉喜在台上唱戏,也看见台下有这么一个人,在那里痴痴地看着她。起初还不觉得,后来日子久了,玉喜也不觉诧异起来,这时候正是大热天气,平日那班捧场的王孙公子都怕热不来听戏,池子里卖座很少,独有这个金宫蟾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台口,脸上淌下汗来,他连扁子也不带。

  玉喜在台上一边唱戏,心中不觉感动起来,因此,她唱得越发有精神,但别人难以领会这意思。一天,玉喜唱完了戏,卸了装,便悄悄地走下池子来,在金宫蟾身旁陪坐着。这金宫蟾几年来一片至诚心,如今竟得美人屈驾,真是喜出望外。但是他虽是思玉喜想得厉害,到底他是一个书呆子,在这人众之下,见了这位美人儿,不觉怕起羞来,一时里找不出话来和她攀谈。

  后来还是玉喜先开口,问他尊姓大名。那池子里的看客,也不看台上了,大家把眼光定在他俩人身上,嘴里啧喷称羡,说这客人艳福不浅。金宫蟾被众人的眼光逼住了,越发说不出话来,除告诉了他名姓以后,胀得满脸通红,也找不出第二句话来问她。玉喜看他怕羞怕得厉害,心中越发爱他,悄悄地告诉她家住在某街某某胡同,然后对他嫣然一笑,转身去了。

  这金宫蟾待玉喜去了半晌,才把飞去的魂灵收回腔子里来。正要站起身来出园去,忽然想到自己原是一个穷读书人,进京来赶考,银钱原带得不多,偶然到园子里来听戏,被她的美貌迷住了。每天买戏票的钱还是典当得来的,如今连皮袍也当了钱。在这客地里,借无可借,当无可当,两手空空,如何去见得那美人?

  要知这金宫蟾后来能见得玉喜的面否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