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九回  姑谋妇皇后中毒 妾救夫烈妇偷尸(1)


  却说淳郡王这时跟着兄弟们在上书房读书。师傅是大学士徐鸿逵,却是一位极严正的老先生,皇子们都见了他害怕。独有这奕誴不怕他,非但不怕,有时还拿先生开开玩笑。他拿一个桔子放在先生坐的椅子上,先生一不小心,坐下去,便在屁股上沾着一大摊水,这把戏是他在夏天常玩的。又捉着一只青蛙,去闷在先生的墨盒子里,待先生去揭开盖来,青蛙带着墨汁满桌子跳着,书本儿弄得一塌糊涂,这也是他常玩的把戏。

  徐鸿逵虽心中愤恨,却也无可奈何。

  有一天,上书房里的阿哥们忽然吵嚷起来,说五皇子不见了。师傅便打发许多太监满院子找寻,直找了两三个时辰,却找寻不到。后来奕誴忽然在正大光明殿的柱子上溜下来。这正大光明殿上设着宝座,宫里规矩,无论什么人走过殿前,必须绕着路,非有大事行礼,不能在殿上行走。如今这五皇子却犯了大不敬的罪,师傅便请出祖训来,把五皇子的手心打了三下,五皇子从此含恨在心,时时想报这个恨。

  这时正是夏天,徐学士身体肥胖,常常饮茶;师傅饮茶有一定茶杯的。这时师傅正在那里讲书,那皇子们一齐站着听讲。

  徐学土讲到口渴的时候,拿起茶杯一喝便干。不知什么时候,那奕誴悄悄地又去倒了一杯茶来,搁在桌上,这时大家不曾留心,只有四皇子冷眼看着。停了一会,师傅又拿起茶杯来,才喝了一口,便哇的一声吐了出来。气得他满面怒容,瞪着眼,大声问道:“谁撒尿在里面?”

  那班皇子顿时吓得不敢作声。

  这时四皇子忍不住了,便上去说道:“俺看见五弟拿过这茶杯来。”

  奕誴听说,正要抵赖,师傅大喝一声,上去拉住他,奕誴便又大嚷起来。正在这当儿,道光帝恰巧从里面踱出来,见了这样子,问道:“怎么了,敢是五阿哥背不出书来吗?”

  徐鸿逵见了皇帝,便上去迎接,回答道:“五阿哥赐臣茶一杯,茶中颇有异味,请陛下一闻便知。”

  道光帝正拿茶来嗅时,那五皇子看看事体不妙,急拔脚溜出门去。皇帝大怒,喝一声:“抓进来!”

  便有两个太监上去,揪着奕誴进来。道光帝气极了,拔下佩刀来,向奕誴砍去。亏得徐鸿逵上去跳下来拦住,替五皇子讨饶。道光帝见师傅跪下了,便把气放宽,上去把师傅扶起来。徐鸿逵又说了许多好话,奕誴趁这时也跪下地来,连连磕着头求命。皇帝抬脚来兜心一脚,把五皇子踢倒在地;又拿了一根大板子递给师傅,督促着师傅在大腿上打了十板才罢休。

  道光帝想起五皇子是静妃生的,如今五皇子做了这种狂妄的事,他母亲也该有罪,便气愤愤地走进宫去。谁知那静妃早已得到信息,忙拔去了簪子,披着头发,手里捧着妃子的冠带册书跪在宫门口,见皇帝进来,她便连连磕着头,口称:“臣妾教子无方,上触圣怒,罪该万死!如今情愿将册封冠带纳还,求皇上大发慈悲,赐妾一死。”

  说着,那眼眶子里的眼泪便和潮水一般地奔涌出来。道光帝进来的时候原是有气的,如今见了静妃做出这可怜的样子来,早已把心肠软下来,便伸过手去,把静妃扶了起来,说道:“放心罢,你是没罪的。只是这逆子得好好地办他一办:“说着,静妃上来,把皇帝扶进宫去,在没人的时候,静妃又替五皇子求着。

  第二天皇帝传谕出去,把奕誴淳郡王的爵位革了,在青宫里幽闭三年,不许出外。道光帝虽把五皇子从轻发落,却把这静妃格外地宠爱起来。五皇于是静妃的亲生儿子,母子之间关乎天性,她仗着自己手中有钱,便买通青宫太监,常常送些衣服食物去;又叫人安慰着五皇子,叫些耐心守着,等皇上气恼已过,便替他求着皇上赦他的罪。

  这个消息传到皇后耳朵里,说她私通外监,交结青宫。皇帝正迷恋静妃的时候,看了这奏本,便也付之一笑,因此那静妃和皇后的感情却一天坏似一天。

  静妃也时时刻刻在那里想计策要中伤皇后。她原是和皇太后身边的侍女打成一片的,便叫那侍女天天在太后跟前说皇后许多坏话;又说皇后在宫中没有人的时候,诅咒着皇太后,说太后在世一天,她做皇后的总没有出头的日子,只愿太后早早死去,她可以在宫中大行威权了。太后年纪老了,老年人总不十分明理的,如今听了她们的谗言,心中已是将信将疑的了。

  后来有慈宁宫里的宫女,到皇后宫里去游玩的,拾得一个纸剪的人儿,上面刺着七支绣花针儿。那宫女看了很奇怪,她原是贴身服侍太后的,便悄悄地拿这纸人去给太后一看,上面还写着生辰八字。再仔细一算,这八字正是太后的年庚。这一来,太后便大怒起来,连连追问:“这纸人儿从什么地方拾得的?”

  那宫女见太后生气,也十分害怕起来,把如何到皇后宫中去游玩,如何在寝宫门外拾得这纸人的情形一一说了。那太后听了越发生气,说道:“俺的年庚八字,除皇后以外,没有人知道的,如今这纸人一定是这贱人在那里闹的鬼把戏。这贱人原天天诅咒俺死;看俺不死,便想出这魇魔法子来活逼死我,这真叫天网恢恢。如今这纸人儿恰恰落在俺们自己人手里。好,好!俺亲自问这贱人去。”

  太后气得浑身打颤,一边拿着纸人,一边站起身来,颤巍巍地走出寝宫来,嘴里一迭连声嚷道:“快打俺的软轿来,到翊坤宫里请问这贱人去。”

  那侍女慌了,这纸人是她拾来的,这一闹下来,怕祸水惹到自己身上去,忙跪下来拦住太后的驾,说道:“太后莫动气,这件事也得在暗地里查问明白,再去动问也不迟。”

  慈宁宫里许多宫女见太后从来也没有发过这样大怒,也个个吓怔了。宫女们正在急慌的时候,恰巧静妃进宫来,见了这样子,也帮着跪下来,又思着太后回房去;悄悄问时,太后才把这纸人的事体说了出来。静妃也一口咬定说是皇后闹的鬼,又说:“太后若去请问她,这种没凭没据的事体,她原可以抵赖的。太后如要报仇,臣妾倒有一个好法子。”

  太后忙问她什么法子,静妃凑近身来,在太后耳边低低地说了几句。太后连连点着头,当时便吩咐那侍女,叫她传话出去给宫女们:“今天的事体,在外面一字也不许提起;谁敢多嘴,便取谁的性命!”

  那宫女们听了这个话,谁还敢多说?从此慈宁宫和翊坤官两面的人顿时安静起来。有时钮钴禄后来朝见太后,太后也绝不露声色,仍是好言好语地看待她。皇后认做太后回心转意了,她心中也快活。

  皇太后万寿的日子又到了,穆相国依旧献上一班女戏子,在宫中演戏祝寿。皇帝见了那班女戏子,便想起从前蕊香妃子死得可怜。他原打算自己上台去扮老莱子祝寿的,到了这时候,他满肚子凄凉,便也懒得扮演,吩咐四皇子奕詝代他扮演。

  皇帝觑人不留心的时候,便溜出席来,回到宫里,后面只有一个小太监跟着。皇帝走进寝殿,拿出一幅蕊香妃子的画像来,挂在床前,点上一炉香,作下揖去,唤了一声“妃子”,说道:“是朕害了你了!如今你同伴姊妹们又在那里演戏了,妃子又在什么地方?朕每在睡梦中想着你,你如何不来看看我?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