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八回  皇儿仁慈不杀禽兽 天子义侠挽救穷酸(1)


  却说道光帝被皇后杀死他最宠爱的蕊香妃子以后,心中正不舒服,忽然宗人府奏称豫亲王淫逼侍女寅格致死,便不觉大怒起来,立刻提笔,在折子上批着“赐死”两字。亏着豫王福晋和道光皇后十分要好,暗地里放了一个风声,那福晋带了公子赶进宫来,跪在皇帝皇后跟前替她丈夫求饶;皇后也替豫王福晋说了许多好话。接着又是惇亲王、瑞亲王看在弟兄面上,约着一齐进宫来,替豫王求饶。

  那豫王福晋又到隆格亲王府里去哀求,总算把皇帝的气宽了下来,交宗人府大臣会同刑部大臣拟罪。后来定下罪来:裕德兴着即革去王爵,发交宗人府圈禁三年,期满回家,不许出外惹祸。豫王福晋为了丈夫这桩案件东奔西走,花去了三十万两银子,才得保全豫王一条性命。

  但是这三年工夫,福晋冷清清地住在府里,十分凄凉。道光皇后知道她的苦处,便常常把她唤进宫去闲谈,有时叫把大公子也带进宫去。皇后看看那大公子长得面貌清秀,性情和顺,便替他求着皇帝,把豫王的爵位赏给了大公子,大家叫他小豫亲王。看看那小豫亲王也到了年纪了,皇后便指婚把福郡王的格格配给小豫亲王振德。到大婚的这一天,也是皇后替他在皇帝跟前求情,把裕德兴从宗人府里救了出来,放回家去。从此豫亲王一家人都感激皇后的恩德。

  那豫王福晋一心想爬高,见道光帝的大公主面貌也长得不错,性情也十分豪爽,福晋每一次进宫去,这大公主便拉着她问长问短,十分亲热。清宫里的规矩,公主一生下地来,便和她父母分离,交给保姆,不是万寿生节,一家人不得见面。一个公主生下地来直到下嫁,只和她父母见上十几面儿,终身在保姆身边过活,因此,常常受保姆的欺侮。保姆的权威很大,那公主和亲生父母十分生疏,便见了父母的面,也不敢把自己的苦楚说出来。

  只有这大公主,因道光皇后宠爱她,从小养在宫里,身边有二十个侍女和八个保姆服侍她。这公主虽说是女孩儿,却有男孩儿的心性,终日大说大笑,爱骑马射箭。豫王福晋一心想替她说媒,说给她自己的弟弟名叫符珍的。说到那符珍,虽是二十岁的男子,却是女孩儿的心性,白嫩脸面,俊俏身材。虽读得一肚子的诗书,却是十分软弱,生平怕见生人,说一句话就要脸红。豫王福晋便替他向皇后求亲去,皇后问女儿:“可愿意吗?”

  大公主听说男孩儿十分柔顺,心中早愿意了。皇后和皇帝说知,便把大公主指婚给符珍,另造了一座驸马府。到了吉期,大公主辞别了父母,到府行过大礼;接着公婆来朝见过媳妇,便把这位公主冷清清关在内院里,不得和驸马见面儿。

  大公主心中十分诧异,有时豫王福晋来看望她,大公主背地里问她:“怎么不见驸马?”

  豫王福晋劝她说道:“这是本朝的规矩,你耐着些儿罢。”

  公主听了,越发弄得莫名其妙。符珍自从娶了公主,但这公主是面长面圆也不曾见过,终日被关在外院书房里,要进去也不能,心中十分懊悔。看看过了五个月,他夫妻两人还不得见一面儿,大公主是一个直爽人,她忍不得了,便吩咐侍女把驸马去宣召进来。谁知被保姆上来拦住了,说这是使不得的,吃外人传出去,说公主不爱廉耻。大公主也没法,只得耐住了。再隔三个月,公主又要去宣召驸马,又被保姆拦住了,说道:“公主倘一定要宣召驸马进来,须得要花几个遮羞钱。”

  大公主便拿出一百银子,保姆说不够;又添了一百两,也说不够。添到五百两银子,保姆终是说不够,说道:“宫里打发俺到府中来照应公主,倘要宣召驸马,须是俺替公主担干系的。”

  公主一气,便也罢了。

  到了正月初一,大公主进宫去拜岁,见了她父皇,便问道:“父皇究竟将臣女家与何人?”

  道光帝听了,十分诧异,说道:“那符珍不是你丈夫吗?”

  大公主问道:“什么符珍?符珍是怎么样的人?臣女嫁了一年,却不曾见过他一面。”

  道光帝问道:“你两人为什么不见面?”

  大公主说道:“保姆不许臣女和他见面,臣女如何得见?”

  道光帝说道:“你夫妻们的事体,保姆如何管得?”

  大公主又问道:“父皇不是派保姆到府中来管臣女的吗?”

  道光帝道:“全没有这件事。”

  大公主听在肚子里,回府去先把保姆唤到跟前来训斥了一顿,赶出府去;又把驸马召进内院去,夫妻两人一屋子住着,从此后,一连生了八个儿女。自从清朝立国以来,公主生儿生女的,只有这位大公主。从来清朝的公主都是不得和驸马见面,大多害相思病而死,这都是那些保姆故意作弄的。因为清宫的规矩,公主死了,便把驸马赶出府去,除房屋缴还内务府外,那公主的器用衣饰全为这班保姆吞没。这班保姆因贪得公主的衣饰;便想出法子来逼死公主。有人说那保姆虐待公主,好似鸨母虐待妓女。

  如今再说道光帝被皇后束缚在宫里,时时有皇后的心腹在暗地里监督着,心中十分懊闷。他没有什么事消遣,自幼儿原练得好弓马,他每天便带着一班皇子在御花园中练习骑射。清宫的规矩,皇子落下地来,便有保姆抱出宫去,交给奶妈了;一个皇子照例须八个保姆,八个奶妈,八个针线上人,八个浆洗上人,四人灯火上人,四个锅灶上人。到三岁断奶以后,便除去奶妈,添八个太监,名叫谙达,教他饮食,教他说话,教他走路,教他行礼。到六岁时候,穿着小袍褂小靴帽,领着他跟大臣们站班当差。每天五更起来,一样穿着朝衣进乾清门。

  过高门槛,便有太监抱着他进门,回头向两面一看,踱着方步,到御座前,跟着亲王们上朝;朝罢送到上书房去上学。到十二岁,有满文谙达教他读满文,十四岁教他学骑射。宫中唤皇子为阿哥,皇子住的地方,称做阿哥房,又称青宫。直到父皇驾崩,才得带着生母妻子出宫去住着。做皇子的,一生和父皇除上朝的时候,只见得十几面,见面的时候又不得说话。因此,做皇子的和皇帝感情十分冷淡。

  道光皇帝改了这些老规矩,常常把皇子召进宫去,带在身边一块儿游玩。后来皇帝因御花园太小,便索兴带了御林军到木兰打围去。道光帝最爱的是四皇子奕泞、六皇子奕訢,此番出巡,便把这两个皇子带在身边。那穆彰阿见皇帝宠爱奕訢胜过奕詝,便暗暗地和奕詝结交,常常送些礼物;又对奕訢说:“皇上是一位聪明英武的圣王,大阿哥须在父皇跟前格外献些本领,使父皇看了欢喜,那皇帝的位置便稳稳是你的了。”

  奕訢听了穆彰阿的话,便整日习练武艺,每到骑射的时候,总是他得的赏赐独多。道光帝心中渐渐偏爱奕訢,奕詝在一旁冷眼看着,知道父皇独宠那六皇子;那六皇子得了父皇的宠爱,对着他又做出许多骄傲的样子来,心中实在有些难受,便和他师傅杜受田来商量。那杜受田是翰林出身,胸中很有计谋,当下便指教他如此这般的法子,奕詝记在肚子里。隔了几天,各人带了兵马,预备明天打围去。第二天皇帝出门,身边有七个皇子跟着,到了西山,大家动起手来。独有那四皇子奕詝勒住了马,跟定了父皇不动,便是他手下的兵士们,也各按兵不动。

  道光帝看了,也十分诧异,便问:“我儿为什么不打猎去?”

  那奕詝在马上躬身回答道:“臣子心想,如今时当春令,鸟兽正好孕育,臣子不忍多伤生命,以违天和。且也不忍以弓马之长与诸弟竞争呢。”

  奕詝冠冕堂皇地说了这几句话,倒不觉把个道光帝听怔了。半晌,叹道:“吾儿真有人君之度!”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