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七回  敬事房驮妃进御 豫王府奸婢杀生(2)


  只见她一点朱唇上擦着鲜红的胭脂,画着两弯蛾眉,闭上眼,深深地睡去,那面庞儿越俊了!

  豫王忍不住伸手去替她解着纽扣儿,接着又把带儿松了。寅格猛从梦中惊醒过来,已是来不及了,她百般地哀求啼哭着,终是无用,这身体己吃王爷糟蹋了。豫王见得了便宜,便丢下了寅格,洋洋得意地走出房去。这时寅格又气愤又悲伤,下体也受了伤,止不住一阵一阵地疼痛。她哭到气愤极处,便站起来,关上房门,解下带子,便在她主母的床头吊死了。可怜她临死的时候,还唤了一声:“大公子,俺今生今世不能侍奉你了!”

  王府里屋子又大,这福晋房里又不是寻常奴仆可以进去得的,因此寅格吊死在里面,竟没有一个人知道。

  傍晚,豫王福晋带了公子、格格从宫里出来,那大公子心里原记挂着寅格,抢在前面走到内院去,推推房门,里面是反闩着,打了半天,也不听得房中有动静。大公子疑惑起来,急急跑来告诉他母亲。

  他母亲还在他父亲书房里告诉见皇后的事体,听了大公子的话十分诧异,忙赶进上房去。那豫王还装着没事儿,也跟着进来。许多丫头女仆把房门撬开了,进去一看,大家不禁齐喊了一声:“啊唷!”

  原来是福晋的床头直挺挺地挂了一个死人。大家看时,不是别人,正是那寅格。这时独苦坏了那大公子,他当着众人又不好哭得,只是暗暗地淌着眼泪,那福晋见她最宠爱的丫头死了,也不由得掉下眼泪来,一面吩咐快把尸身解下来,抬到下屋子去停着。管事妈妈上来对福晋说道:“府中出了命案,照例须去通报宗人府,到府来踏勘过才能收敛。”

  又说:“屋子里的床帐器具动也不能动的,须经宫里验看过。”

  豫王听了这些话,心中已是虚了,接着说道:“死了一个黄毛丫头,报什么宗人府!”

  这时豫王福晋因这丫头是她心爱的,又看她死得苦,知道她一定有冤屈的事体在里面,她也万想不到这桩案件便出在她丈夫身上。她要替丫头伸冤的心很急,一时也不曾细细打算,便去报了宗人府。这豫王因为是自己闹出来的事体,不好十分拦阻,反叫人看出形迹来;又仗着自己是近支宗室,那宗人府也不在他心眼儿上。

  这时管宗人府的是一位铁面无私的隆格亲王,论辈份,原是豫王的叔辈。当下他接了豫王家中人的报告,便亲自到豫王府里来验看。他见那福晋床上罗帐低垂、被褥凌乱,心下已有几分猜到,后来相验到寅格的尸身,见她下身破碎,裤儿里涂满了血污,这显然是受伤,羞愤自尽的。

  但这堂堂王府里,有谁这样大胆,在福晋床上福晋贴身的侍女?隆格亲王起初疑心是豫王大公子闹的案子,后来背着人把大公子唤来盘问一番,只见他是一个羞怯怯的公子哥儿,不像是做淫恶事体的人。正没有主意的时候,忽然那相验尸身的仵作悄悄地送上一粒金扣儿来,扣儿上刻着豫亲王的名字中的一个“裕”字。那大公子见了。便嚷道:“这扣儿是俺父亲褂子上的。”

  隆格亲王看时,扣儿下面果然连着一截缎子的瓣儿,还看得出拉断的线脚儿来,当时便把管衣的丫头唤来。那丫头名叫喜子,原是一个蠢货,她一见这粒金扣儿,便嚷道:“啊唷!原来丢在这里,怪不得我说怎么王爷褂子上的金扣儿少了一粒了。”

  隆格亲王唤她把王爷褂子拿来,一看,见当胸第三档纽瓣儿拉去了一粒,看得出是硬拉下来的,因为那褂子对襟上还拉破一条小小的裂缝,便问:“这件褂子王爷几时穿过的?”

  喜子说:“是昨天拿出来的,王爷穿着进宫去的。”

  又问:“王爷什么时候回府的?”

  回说:“午后回府的。”

  问:“可看见王爷走进谁的房里?”

  回说:“见王爷去进大福晋房里去。”

  问:“这时大福晋可曾回府?”

  答:“大福晋和公子格格们直到靠晚才回府。”

  问:“王爷什么时候出房来的?”

  答:“王爷进房去,大约隔了一个时辰才出房来。”

  问:“王爷在房里的时候,可听得房里有叫喊的声音吗?”

  答:“王爷一进院子,便吩咐婢子们人出去,不奉呼唤,不许进上房来。因此,那时婢子们离上房很远,有没有叫喊的声音,不但婢子不曾听得,便是阖府里的姐姐妈妈们都不曾听得。”

  问:“王爷进房去的时候,寅格在什么地方?”

  答:“不知道。大概在大福晋房里,因为寅格姐姐终年在大福晋房里侍候着。”

  问:“王爷走出上房来,身上还穿着褂子吗?”

  答:“穿着。”

  问:“你怎么知道还穿着褂子?”

  答:“王爷从上房里出来,回到书房里,叫外面爷们传话进来,叫拿衣服去换。婢子立刻去捧了一包衣服,交给那爷们,停了一会,那爷们又捧着一包衣服进来,交给婢子。

  婢子打开来看时,见里面包着一套出门去穿的袍褂,再看时,那衣襟上缺少了一粒金扣儿,又拉破了一条缝,婢子肚子里正疑惑,问又不敢去问;若不去问,又怕过几天王爷穿时查问起来,婢子又当不起这个罪。如今这一粒金扣儿却不料落在老王爷手里。谢谢老王爷,婢子给老王爷磕响头,求老王爷赏还了婢子罢,免得俺们王爷查问时婢子受罪。”

  说着,她真的磕下头去。隆格亲王用好语安慰着喜子,说:“这粒金扣子暂借给俺一用,你家王爷查问时,有我呢。”

  随后又把那天服侍王爷换衣服的小厮传来,问:“那天王爷脱下褂子来的时候,你可曾留心那件褂子上的金扣有缺少没有?”

  那小厮回说:“小的也曾留心看过,衣襟上缺少一粒扣子。那衣褂还拉破一条缝,好似新近硬拉下来的。当时小的也不敢说,便把衣服送进上房去了。”

  接着,隆格又把那仵作传上来,问:“这一粒金扣子从什么地方拾得的?”

  那仵作回说:“是在死人手掌中拿出来的,那死人手掌捏得很紧,不像是死过以后再塞在手掌里的。”

  隆格亲王听了这一番口供,心中已十分明白,便拿了这件褂子,亲自到书房里去见豫王,一见面便问:“这扣子可是王爷自己的?”

  豫亲王当时虽丢了扣子,自己却还不知道,当隆格问时,随口答道:“这副扣子还是那年皇太后万寿,俺进宫去拜寿,太后亲自赏的,所以扣子刻着俺的名字。同时,惇亲王、瑞亲王也照样得了一副。俺因为是太后赏的,格外尊重些,把它配在这件褂子上。王爷如今忽然问起这扣子来,是什么意思??隆格亲王说道:“如今王爷丢了一粒扣子,你自己知道吗?”

  豫王爷听了,瞪着眼睛在那里想。接着,隆格又说道:如今俺却替你找到了。”

  豫王爷听了这句话,不禁脸上胀得通红,他寅格的时候,被寅格拉去一粒扣子,当时糊涂,一时记不清楚,如今吃隆格亲王一语道破,便顿时言语支吾、手脚局促起采。隆格亲王一眼看出他是犯了罪了,便喝一声:"抓!"当时上来十多个番役,扶着豫亲王出府去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