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二回  老头子纪昀妙解 女孩儿福公祝寿(2)


  那纪晓岚到底是和皇帝亲近惯的,便大着胆奏说道:“皇上莫恼,且听臣解说。老头子三字,是京中唤皇上的通称。皇上又称万岁,这不是‘老’吗!皇上是一国的元首,这不是个‘头’吗皇上又称天子,这不是个‘子’吗!‘老头子’三字是尊敬皇上的称呼,并不是诽谤皇上的绰号。”

  纪晓岚说到这里,乾隆帝忍不住说他解说得好。从此以后,这老头子三字,宫里人人唤着;乾隆帝有时听得,也不生气。一转眼,到了乾隆六十年。乾隆帝暗暗地把让位的典礼筹备舒齐。这年九月初一早朝,众大臣在勤政殿上朝,乾隆帝下谕说:“朕即位之初便对天立誓:如能在位到一周花甲的年数,便把皇位传给太子,不敢和圣祖在位六十一年的数相同。如今已是乾隆六十年了,朕已遵照列祖的成例,把太子的名字写好,预藏在正大光明殿匾额后面。”

  便立刻派满、汉两位相国,带同内监们到正大光明殿上去,把那储藏太子名字的金盒拿下来。当殿打开一看,见上面写着:“册立皇十五子嘉郡王颙琰为太子。以乾隆六十一年为嘉庆元年。”

  有承宜官当殿把诏书宣读过,文武百官一齐跪贺过;退朝下来,又赶到毓庆宫去贺太子的喜。那嘉郡王一面接过诏书,一面接待众官员,又自己对众人说了许多德薄寡能的客气话;百官退出宫以后,忙赶到父皇宫中去谢恩。那时太子的生母魏佳氏已封为第一贵妃,见了他儿子,又劝勉了一番。

  到了第二年元旦早朝,乾隆帝御太和殿,行过禅位礼,把那传国宝玺亲自授给嘉庆皇帝,称做仁宗睿皇帝;又尊乾隆帝为太上皇帝。嘉庆虽说做了皇帝,那臣下上奏章,都称着太上皇、皇上;所有一切奏章,都须送给太上皇阅看。便是那军国大事,也须由嘉庆皇帝去请过太上皇的训,才可以执行。因此这位嘉庆帝却十分不自由。嘉庆帝是很孝敬太上皇的,便也不以为意。

  这一年是太上皇八十六岁万寿,不但文武百官都来贺寿,便是那满蒙回藏各盟旗的贝勒、台吉以及各外国使臣,都来上寿。皇上下旨:在太和、中和、保和三个大殿上赐宴;又召集各省官绅年在六十岁以上的三千多人,在圆明园中举行千叟宴。太上皇在宫中,带领妃嫔皇帝皇后各皇子福晋开一个家宴。

  嘉庆皇后便是喜塔腊氏,当时皇后拜过太上皇的寿,太上皇便亲自将孝贤皇后遗留下来的帽珠和朝珠赏给喜塔腊后,又把许多珍宝赏给各皇子福晋。这时只有那春阿妃还活着,陪坐在一旁;太上皇见了春阿妃,想起从前少年时候许多风流韵事,便忍不住伤心起来。乾隆正凄凉的时候,忽然外面太监捧进一个小楠木盒子来,说是两广总督福文襄孝敬太上皇的小玩意儿。

  嘉庆帝看了,不知是什么东西,忙吩咐太监打开盒子。一看,原来里面一座小屋子,屋子中间搁着一座小屏风,屏风前面有一张书桌,桌上笔墨纸砚都摆设齐全;盒子后面安着一个小机括,把那机括轻轻一转,忽然屏风后面转出一个西洋女孩儿来。

  先走在屋檐口,向外行过三跪九叩首礼,转身过去,站在书桌前面;慢慢地拂着桌子,又注水在砚池里,磨着墨,从书架上取下一幅朱砂笺来铺在桌上。这时三一个碧眼红髯的人从屏后出来,手里拿着笔,蘸着墨,在纸上写“万寿无疆”四个字;接着,第二行又写“万寿无疆”四个满字。写完了,那机括也停住了,盒子里的人也不动了。太上皇看了,十分欢喜,忙吩咐赏福文襄十万两银子;又御笔写一个“寿”字,下面注着“十全老人”的款字,一并赏给了福文襄。

  那福文襄虽得了太上皇的赏赐,但因为造这个小玩意儿花去的银子也不下十万,里面还送了一个人的性命。原来造这个玩意的人是福文襄的一个心腹随从,他知道总督打算送太上皇一件出色的寿礼,那亲随原有小聪明的,他早在半年以前,天天爬在屋顶上,拿一匹布紧紧地扎住他自己的头想着。今天想,明天想,居然被他想出这巧妙的玩意来。他关着门,细细地造成了,便去献给总督看。

  福文襄看了十分称赞;看那万寿无疆四个字,只有汉字,怕太上皇看了不喜欢,又吩咐那亲随加上满字。那亲随又爬上屋去,想了二十多天,便给他想通了机括,加上满字。福文襄也十分欢喜,便赏他二万银子。那亲随虽得了银子,一时里却把他的聪明用尽,从此便痴痴呆呆的,回家去不上两个月,便一病死了。

  这里福文襄特打发人把这玩意儿送进京去。第一道关口逃不过那和珅的手,花了五万银子,才替他送进宫去。谁知那宁寿宫总管太监又向他要钱,说:倘然不给钱,那机括走到‘万寿无’第三个字上停住了,那时太上皇动了气,俺却不管。福文襄听了害怕,便也送他三万银子。

  这种情形,嘉庆帝统统知道,他早已要着手查办和珅了,只因碍着太上皇的面子,只得暂时忍着气。但他因为从前和珅递过如意,便也嫌恶如意这种东西。满洲风俗,凡是过年过节,一班王公大臣都要递一柄如意,算祝颂他一生如意的意思。到了嘉庆帝手里,便特意下旨,禁止递如意的礼节。他谕旨里有两句道:“诸臣以为如意,在朕观之,转不如意。”

  那文武百官接了这个谕旨,见皇上痛恨如意,大家弄得莫名其妙,只得奉旨免了这个礼节。有许多善于奉迎的大臣,还上奏章称颂皇上崇尚俭德;独有那刘相国知道嘉庆帝的心事。因此,嘉庆帝便重用刘相国,有事便和刘相国商量。

  到这时,和珅才慢慢地有点觉悟嘉庆帝和他不对了,他想,如今仗着太上皇的势力,谅皇上也没奈我何;将来太上皇过世,俺便辞官不做。因此,他常常进宫去伺候着太上皇,那太上皇也非他不可。里面有个春阿妃,外面一个和珅,终日陪伴着乾隆帝。那乾隆帝年纪也大了,没有精力游玩,便十分相信喇嘛的经咒,常常盘着腿儿坐在炕上,默念着经咒。嘉庆帝每天早朝回宫来,便到太上皇宫里去商量朝政。

  乾隆帝向南坐着,嘉庆帝向西坐着,和珅也站在一旁参议大事。有一天,他三人正商议的时候,忽然乾隆帝盘腿合眼坐在炕上不作声了。嘉庆帝看了,也不敢说话。停了半晌,便见太上皇的嘴一开一闭地动着,慢慢地喉咙里有声音,说出话来。嘉庆帝留心听时,却一句也听不出来,只见他喃喃地念着,半晌半晌,忽听太上皇大声喝道:“什么人?”

  和珅在一旁忙跪下来回奏道:“高天德,苟文明。”

  接着太上皇又喃喃呐呐地念了一阵,把手一挥,叫嘉庆帝出去。嘉庆帝只得退出来。但是,太上皇这种古怪形状,嘉庆帝看在眼里,心下十分疑惑,问又不好问得。到第二天,悄悄去问刘相国,刘相国也说不知。后来嘉庆帝忍不住了,在没人的时候去问和珅。

  和珅说道:“这是喇嘛教的密咒,凡是在念咒的时候,有人喊着名字,那被喊的人便要立刻死去。如今外面正闹着白莲教,臣知道太上皇要咒死那白莲教的首领;所以太上皇问什么人时,臣便把那白莲教两个首领的名字回奏上去。”

  嘉庆帝听了,心中也是害怕,想这和珅也懂得咒语,这种奸臣不可不除,因此心中越发容不得和珅。要知和珅日后如何结局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