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一回  燕瘦环肥国外选色 偷寒送暖宫内纳姬(2)


  买卖街停了市以后,皇帝便忙着编《四库全书》目录。这时总纂大臣是纪晓岚,皇帝因要他代做序文,又怕给人知道,便把纪晓岚留在宫中御书房里,两人常常商量着,如何编制,如何措词。

  谁知这纪晓岚年纪虽有六十岁了,但他天生的阳体,一天不见女人,那身上就不舒服,好似害大病一般。纪晓岚宿在宫中已有四天,每夜孤凄凄一人睡着,骨节胀痛,肌肉抽动;到了第四天上,忽然眼珠直暴,红筋满脸,终日弯着腰不敢直立起来。乾隆帝看了,十分诧异,问他害什么病,纪晓岚慌得忙爬在地下连连磕着头,把自己一天也不能没有女人的话说出来。乾隆帝听了,哈哈大笑,随手把他扶起,吩咐他在书房里养息一天。

  到了天晚,平日是太监来替他叠被铺床的,这时忽然进来了两个绝色的宫女,见了纪晓岚,行了礼去,把个纪晓岚慌得手足无措。那宫女行过了礼,笑吟吟地上去替他叠被铺床。纪晓岚连说:“不敢劳动。”

  这两个宫女好似不曾听得一般,叠好了被,一个宫女上来扶他上床去,一个宫女替他松着钮扣。

  纪晓岚急得退缩不迭,连说:“不可!不可!给皇上知道了,说我在宫中调戏你们,那时不但你们的性命不保,连我这条老命也要保不住了。”

  那两个宫女一边拉他上床,一边嗤嗤地笑着。纪晓岚这时既无处躲避,又不敢声张,只得听这两个宫女摆布去。那两个宫女一边说笑着,一边替他脱去衣帽鞋袜,扶他上床去睡下。看看那两个宫女依旧不想出去,竟卸下簪环,脱下衣衫来,并肩儿坐在床沿上,要钻进被窝来了。

  到这时,纪晓岚不能不说话了,倒坐在床头,连连向两个宫女打躬作揖,说道:“求你们两位出去罢,这件事万万使不得的!可怜我一个穷读书人,已到大学士的位份,也不是容易事体。如今这一来,明天传出宫去,岂不是全毁了?不但我一生功名性命都毁了,便是你们两位小妞妞的名节也毁了。再俺们今天一来,明天可还想活命吗?求两位小妞妞饶我一条老命罢!趁早没人知道,悄悄出去罢;倘然给公公们知道,便不妙了。”

  这两个宫女说也奇怪,任这纪老头再三哀求着,她们总是自己做自己的;慢慢地脱去外衣,露出里面的银红小袄儿,下面的葱绿裤子,骨笃一钻,钻进被窝来了。

  纪晓岚到了此时,也是无可奈何,只得学老僧入定的法子,闭上双眼,眼对鼻,鼻对心,直挺挺地睡了。无奈这两个在被窝里兀是悉悉索索地乱动,一会儿替他捶着腿儿,一会儿替他捺着胸口,最可恼的,便是那一阵阵的脂粉香气送进鼻管来,叫人欲睡不得。正在万分窘急的时候,忽听得窗外一声喊道:“万岁爷有旨,念纪晓岚年老,非人不暖,特赏宫女两名,在御书房伴宿,以示朕体贴老臣之至意。钦此。”

  那纪老头儿颤颤巍巍地爬在地下,听过圣旨,谢过恩来,心才放下。当夜一宿无话。第二天起来,精神十分清爽。乾隆帝出来,纪晓岚又跪下来谢恩。皇帝笑问道:“怎么样?两个宫女还不觉得讨厌么?”

  纪晓岚又连连碰着头。从此以后,这两个宫女终日伴着纪晓岚在御书房里添香拂纸,叠被铺床,直到他编书完成,退出宫来。乾隆帝便命他把这两个宫女带回家去,算是姨太太。

  北京的人都说纪晓岚奉旨纳妾;纪太太看了,也无可奈何。

  接着又是和孝固伦公主下嫁,京城里又是十分热闹起来,先在东大街造一座驸马府,十分高大,是皇上赏赐的;屋里陈设十分精美,和珅有的是钱,暗地里又添了三十万银子在驸马府里造一座大花园。因为清宫定例:公主虽嫁了驸马,夫妻两

  人不常有得见面,公主住在内院,驸马住在外院。和珅怕他儿子住在外院气闷,便造了这一座花园,极尽楼台之胜。到了大喜这一天,公主辞别皇上皇后,又辞别生母魏佳氏,出宫来到驸马府中。那和珅夫妻两人,对着媳妇朝拜过,行过大礼。府中大热闹了三天。公主左右自有保姆侍女伺候着。

  这位公主性情十分活泼的,她见驸马新婚的第一天和她同过房以后,便去住了外院子里,一连几十天不得见面儿,她便吩咐侍女去宣召驸马。谁知却被保姆拦住了,说是本朝规矩,公主不得轻易宣召驸马。公主听了,也无可奈何,只得耐着性子守着。看看过了三个月,公主又去宣召驸马,又被保姆拦住,说:“公主不识羞!”

  公主气得哭了,要进宫去奏明父皇,自己又是出嫁的公主,不能轻易进宫去,况且夫妻俩的事体,如何可以对父母说得。后来到底由驸马花了五千块钱,保姆才放他进内院去,夫妻团圆了一回。从此以后,他夫妻两人要见一面,保姆总是百般刁难,总得给钱才能通过。这是清宫从来做公主的都呕这个气的。这且不去说它。

  如今再说乾隆帝这时年纪已在六十以外,对于女色的事,自然差了一层,只是喜欢微行。他没有事的时候,常常离开宫女内监们,穿着便衣,私自出宫来,四处闲玩。这时有一个叫杨瑞莲的,是梁诗正的亲戚,他仗着梁诗正是皇帝亲信大臣,常常到京里来求差使。梁诗正嫌他人太鄙塞,又没有学问,只写得一手好字,真、草、隶、篆都写得不差,便给他说到西清谷鉴馆里去充一名写官。那杨瑞莲到了馆中,办事却十分勤谨,往往别人不做事体的时候,他总是埋头写字。

  这一天正是八月十三,馆里的人跑得一个也不剩,只有杨瑞莲一个人闲坐着。忽然一个很威严的老头儿踱进屋来,向杨瑞莲点头微笑。杨瑞莲不知他是什么人,只因自己的位卑职小,便站起来迎接他。那老人靠窗坐下,见屋子里没有一人,便问道:“这些人到什么地方去了?”

  杨瑞莲回说:“今儿是十三,他们都赶考去了。”

  那老人问:“你为什么不去赶考?”

  答道:“人都走完了,倘然有内廷写件传出来,叫谁来承办呢?因此俺愿意丢了功名不要,在这里守着。”

  那老头点头,又说道:“你这样认真办公,怕将来不一样得了功名。”

  又问他名姓籍贯,那杨瑞莲一一说了。正说话时,只见十个太监慌慌张张地走来,爬在地下说:“请万岁爷回宫!”

  杨瑞莲到这时才知道这老人便是当今乾隆帝,慌得他忙跪下去叩头。直到皇帝去远了,他才敢爬起身来。到了第二天,他跑到梁诗正那里去,梁诗正在朝里还不曾回来。停了一会,梁诗正回来了,见了杨瑞莲,笑吟吟地对他说道:“老兄好运气!今天皇上对我提起你来,说你办事勤慎,字又写得好,已有圣旨,钦赐你举人,选你做湘潭县官去呢。”

  这一乐,把个杨瑞莲快活得忙向梁诗正打躬做揖,说:“多谢大人栽培!”

  隔了几天,果然圣旨下来,放湘潭县知县。谁知杨瑞莲一到了任,便出奇地贪起赃来,名气十分坏,连京里的御史也知道了,便参他一本;接着,湖南巡抚也因为不肯替他写字,心中怀恨,便也上一本奏折,说他“贪佞不法”。谁知乾隆帝看了他们的奏章,却笑着说道:“杨瑞莲是老实人,朕所深知。他们所奏的,朕一概不准。”

  后来还是梁诗正只怕拖累了自己,便暗地写信去,劝杨瑞莲自己告退。要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