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五十回  死宝妃高宗伤往事 游离宫嘉王窥秘像(2)


  乾隆帝带着几个喜欢的妃嫔,天天在秘殿里游玩调戏,玩厌了,又在各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去游玩。行宫有三十六景,乾隆帝还嫌狭小,传谕下去,又添造二十六景,依旧交给和珅承办。那和珅打样采料,日夜赶造。看看已到残冬,太后几次传旨出来,唤皇帝回宫去。

  这时已在十二月里,乾隆帝也无可延挨了,只得摆驾回京去。

  临走的时候,吩咐和珅赶快建造。

  到了第二年二月底,圣驾又幸热河。乾隆帝此番出来,把一个幼女和孝固伦公主和十五王子颙琰带在身边。和珅见了这两位皇子皇女,又出奇地巴结他们,常常买些新奇的玩意儿孝敬公主,又陪着十五王子到关外各处去打猎玩耍。

  这时新造的二十六景又已完工了,和珅知道皇上欢喜江南风景的,又在这穷荒寒冷的地方装点出许多明媚艳丽的风景来。宫中有一座磬锤山,在半山冈上造着许多亭馆,四周种着合抱不交的大松树;一阵阵风声,夹着树叶摆动声,像江心怒潮。屋子里树荫四合,凉意侵入,是皇帝避暑的地方。正屋里一方匾额,是皇上的御笔,写着“万壑松涛”

  四字。东间沿山坡下去,弯弯曲曲如长蛇一般;山麓一丛杂树隐着一座高楼,名叫“云山胜地”。山下一汪湖水,湖面平得好似镜子一般,远望湖对面,环山如带,塔宇高低,一一倒映入水。湖中有一洲,地与水平,一头接着一条长堤,堤旁夹种着桃柳;洲上楼阁绵直,洞房曲折,名叫“烟雨墩”,是帝王藏娇的地方。入晚灯火掩映,笙歌彻耳,望去好似海上仙山。洲尽头一塔高耸,名叫“点鏊塔”。湖西面粉垣一曲,花枝出墙,名叫“文园”

  :园中小池曲桥,幽馆危阁,前后都有长廊连接,赏雨看雪,不必披氅拥盖;一树一石,都仿着河南景孝王的遗址,自然幽雅。

  园东一阁,高跨墙外;阁下一河,荷田万顷,每到夏时,皇帝凭栏赏荷,田田翠盖,风动香来,迎面一座峭壁,一缕瀑布倒泻入湖,琤纵澎湃,好似白雨跳珠。湖岸一片平荒,花鹿鸣走。

  乾隆带着嫔妃,在这人间仙境里消夏。每到午倦醒来,内监便送上一杯冰浸鹿乳,乾隆帝和妃嫔分尝,并说道:“这便是西天极乐国了。”

  那边峭壁绝顶,红墙一折,老树倒悬,便是碧霞无君庙;妃嫔进园来,先要庙中进香,才得菩萨保佑。乾隆帝有时在山上住夜,第二天绝早起来看东方日出。那梁诗正、纪晓岚、和珅一班亲信大臣,常得陪奉,山下一座大屋,上下九间,名“文津阁”,是分藏《四库全书》的地方。阁前老树槎枒,乌鸦成群;阁西平台一座,高与檐齐,四周丛桂成荫,是皇帝中秋赏月的地方。宫中景色,四时不尽,乾隆帝住在里面,正好似身在江南。

  皇帝每与妃嫔玩笑到厌倦的时候,便把公主和十五皇子唤来,父子说笑着,又把大臣的子女召进宫来,陪伴他兄妹二人。

  这时常常被皇帝召唤的,便是和珅的儿子名叫丰绅敬德的;纪晓岚的女儿韵秋。他四人年幼无猜,倒也十分要好。

  有一年夏天时候,十五皇子陪着父王在束阁里避暑;见阁下花地上花鹿成群,皇帝便想考考皇子骑射的本领,便唤颙琰拿着弓箭下楼去,须一箭射中鹿头,便赏他金鞍一副。那皇子奉命赶下楼去,皇帝倚在楼窗口看他,只见他弯弓抽矢,飕的

  一声过去,只听得哇的一声鹿叫,侍卫过去,把射死的鹿献上楼来。皇帝看时,果然一箭射中在鹿头上。乾隆帝十分欢喜,忙吩咐赏他金鞍。和珅的儿子丰绅敬德,站在一旁看了十分羡慕,他立刻跪下,也求皇上试他的弓箭。皇帝笑问道:“你也能射中鹿头么?”

  丰绅敬德回奉道:“小子不但能射中鹿头,且能射中鹿眼。”

  乾隆帝原是很宠信和珅的,如今见和珅的儿子有如此的本领,又看他面貌俊美,便越发欢喜他,说道:“你果能射中鹿眼,朕不但赏你金鞍,还要招你做驸马呢!”

  和珅站在一旁,只怕儿子疏失得罪,正要拦住他,后来听说皇帝招他做驸马,便不好拦得,忙替儿子跪下来谢过恩。侍卫官送上弓箭来,丰绅敬德接着,走下楼去。正有一群长鹿从树林里出来,只见他弓张满月,飕一声响,一枝箭直飞出去;那面一头牡鹿,眼上着了一箭,应声而倒。这时楼上有许多妃嫔宫女看着,只听得一阵娇声喝好。侍卫把射倒的鹿献上楼去。皇帝看时,果然不偏不倚,一支箭正正地插在鹿的右眼眶里,乾隆帝说一声:“好!”

  吩咐赏他金鞍一副,叫他陪着十五皇子到柳堤上骑马玩耍去。这时十五皇子得父皇的赏赐,心中正高兴;忽见丰绅敬德胜过了他,众人喝彩,心中便觉得不高兴。因不高兴,便恨和珅父子二人。这时父皇的命令,他不敢不依,便懒洋洋地和丰绅敬德走下楼去了。便把和孝固伦公主唤出来,吩咐她拜见和珅,慌得和珅还礼不迭。那乾隆帝便把公主的亲事当面说定了,和珅也不好推辞,便又跪下来谢过恩。从此,满朝文武知道和珅和皇帝做了亲家,谁不趋奉他?

  但是,这时和孝固伦公主年纪只有十四岁,还不曾到下嫁的年纪,那十五皇子却已有十六岁了。和珅见乾隆帝十分爱怜十五皇子,他也常常在皇帝跟前称赞皇子如何英武,如何贤德;便有左右内监们悄悄地去告诉十五皇子,那颙琰听了,心中非但不欢喜,他还恨着和珅,说和珅是下贱出身,只知道讨好皇上,固自己的禄位。这时颙琰除学习骑射以外,还拜兵部侍郎奉宽做师傅,学习经史,十三岁读完了五经;又跟着侍讲学士朱珪学古文和古诗;跟着工部侍郎谢墉学今体诗,读得满肚子诗书,却也很明白事理。他和汉学士刘统勋最好。

  这刘相国是正直君子,最恨和珅,他常常和颙琰说起和珅如何贪黩、如何奸险,因此眼中越发瞧不起和珅。如今见丰绅敬德因比箭胜过他,心中越发把他父子两人痛恨着,颙琰是胸中有城府的人,他见了和珅,脸上依旧十分和气。因此和珅不曾觉察,还一昧捧着这位皇子。

  这时,恰巧快到了乾隆万寿的日期,那满汉百官很多已先期赶到热河来,还有那些内外蒙古的部主,朝鲜、西藏、廓尔喀、安南、缅甸、暹罗等国的国王,个个带了家眷侍卫到行宫里来,准备拜寿。此外还有俄国、法国、英国、荷兰各外国使臣,也来代表他本国的国王道贺。一时里热河地方人挤马碰,十分热闹。乾隆帝便派和珅做领班大臣,在外面替皇帝照料一切。

  那和珅终日和这班外臣周旋着,那班外臣谁不要讨他的好?暗地里金银珠宝,不知道送了多少。内中有一个内蒙古小部主喜塔腊,和和珅最是知己;和珅知道喜塔腊有一个格格,长得十分美貌,他便做媒去,奏明乾隆帝,说那位格格如何贤淑美丽,请皇上选配给十五皇子做妃子。皇帝原很听信和珅说话的,一面照例打发两个保姆去验看喜塔腊的女儿。

  那保姆把这位格格领到密室里,卸去衣服,从颈子面部看起,直看到下身,果然是骨肉停匀,肌肤白嫩,便回宫复旨。皇帝下谕行聘,把喜塔腊氏聘作为十五皇子的妃子,又把十五皇子加封为嘉郡王。乾隆帝又怕嘉郡王年幼不懂得人的生理,便领他到喇嘛庙的秘阁里去,把那塑着的美人,解开衣襟来,上身下身看过;又领他去看殿里的欢喜佛。从此以后,便成了清宫的例规:凡是皇子大婚的前几天,必要领他到热河行宫里去看欢喜佛。这都是后话。要知当时那嘉郡王看了欢喜佛以后如何情形,且听下回分解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