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送体验金网站 > 历史演义 > 清宫十三朝演义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第四十四回  莺莺燕燕龙须纤 叶叶花花云雨楼(1)


  却说乾隆皇帝两眼看着那树上的大桃子。那个桃子忽然自己移动起来,看它离了树枝,落下地来,又慢慢地在地下转动,移近岸来,直到龙舟边。近看时,它有房屋一般高大,外面鲜艳红润,配着两片绿叶,引得那班官员都围着观看。

  正看时,只听得一棒锣响,桃子里打起十番鼓声;鼓声才住,豁的一声,那桃儿对缝裂开,变成两半个;里面露出一座小戏台来。正搬演那《群仙祝寿》的故事;一串珠喉,唱着《万寿无疆》的曲儿。皇帝看时,那扮皇母的正是那雪如,丰容盛鬋,越发出落得美艳了。皇帝和她几年不见,想起旧情,未免动心;再看那班祝寿的仙子,个个都是轻柔娇小,风光流动。

  正看得出神的时候,忽然走出一个垂髻的女郎来。轻去冉冉,艳绝人寰;身披羽衣,下曳霓裳,珠喉巧转,舞袖翩翩。

  歌舞多时,看她直走下台来,手中捧着玉盘宝瓶,走近船窗,献与皇上。乾隆帝看她秀眉入画,笑靥承睫,早不觉心旌摇荡。

  看她翠袖里露出纤纤玉指,养着尺许长的指爪儿。乾隆帝笑问道:“卿可是麻姑再世?朕却要问你的小名儿是什么。”

  女郎见问,便低低地奏称:“小女子贱名叫昭容。”

  接着掩袖一笑,横眸一转。皇帝急唤内监拉住她的裙角儿,只见她惊鸿一瞥,早已跑上台去,唱起“霓裳羽衣曲”。满台的女孩儿和着歌唱,

  歌声袅袅,动人心魄。乾隆帝吩咐:赏雪如玉如意一柄,碧霞洗搬指及粉盒各一个,金瓶一对,绿玉簪一对,赤瑛杯一,白玉杯一,珠串一挂;昭容也赏玉如意一柄,金瓶一对,绿玉簪一对,珠串一挂;其余女郎,各赐绿玉簪一支,珠串一挂。雪如在台上领着一班女孩谢赏。到了晚上,雪如、昭容两人被传下御舟侍寝。昭容原是雪如的妹子,豆蔻年华,洛神风韵。皇帝看她娇憨可怜,越发宠爱她。第三天,把汪如龙宣上御舟去,又赏他二品顶戴,银钱五十两;叫他先赶回扬州去照料一切。

  那汪如龙领了圣旨,谢恩出来,回到扬州,便耀武扬威地越发不把江鹤亭放在眼里。江鹤亭见汪如龙得了好处,便和惠风在暗地里预备新奇的烟火接驾,和汪如龙争胜,那汪如龙却睡在鼓里。御舟到了扬州,那日皇帝在高楼上,文武百官两旁陪侍。

  起初只见对面漆里一片,慢慢地露出一点火星来;那火星四处乱滚,愈滚愈大,忽然拍的一声,火星爆裂,满地红光。红光中现出一株大树来,满树桃花在火光中层动;那花朵儿愈大,一霎时,花谢蒂落,枝条上结着一串桃子。那桃子又渐渐地大起来。内中有一个最木的,从楼上落下来;从中裂开两半个桃子,向左右移开,变成两座戏台。

  一座台上搬演《西游记》的故事,妖魔鬼怪,变幻无穷;一座戏台上装出庄严宝相,上面莲台上坐着一尊观音,众仙女在下面膜拜。停了一会,那边戏台上的孙行者演一出偷桃的戏,把一盘仙桃偷了出来;这边戏台上走下一个仙女来,接过盘子去,直献到皇帝座前,乾隆帝看时,又是一个绝色的女郎!见她低鬟敛袖,妩媚天然,便笑道:“江南地方,真多美人!”

  这句话一说,早有一个内监上去把她留下了。三位美人轮流着伺候皇上,皇上好似进了迷魂阵;那御舟在河心里行着,两岸的官绅忙着迎送,皇帝也没工夫传见。那御舟出了扬州地界,忽然听得两岸有娇声唱曲的。皇帝推窗一望,只见两岸有两队妇女,一队穿着青色衫裙,一队穿着红色衣裤。两队约有一百个女人。个个都长得妖娆白净;每人肩上都背着一条五色的纤绳,那一百支小绳子,都归总在两大支纤绳上面。

  这两大支纤绳,用五色捆带子缠着,绑在御舟的一株牙杆上;牙杆下面插着绣花的小龙旗,从船头上密密地直插到船尾上。船的两舷,又有两队妇女打桨:一队是女尼,穿着绀青色的衣衫;一队是道姑,穿着绛色的衣裳,个个脸上施着脂粉,妖媚万状。船上的打着桨,岸上的拉着纤,轮流唱着妖艳的曲儿。皇帝看了,不觉心花怒放,回头问太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  太监回奏道:“这是扬州绅士江鹤亭孝敬的,名叫龙须纤。”

  皇帝再看时,见岸上遍种着桃柳,桃花如火。柳叶成荫;一红一绿,相间成色,那桃柳树下,又拦着锦幛;每隔一里,筑着一座锦亭,亭中帷帐袍褥,色色齐备,皇帝问:“那亭子做什么用?”

  总管回奏说:“是预备妇女们休息宿用的。”

  乾隆帝笑道:“两岸风景很美,朕也想上岸看她们去。”

  太监听了,忙吩咐:“停船。”

  皇帝踏上船头,百官们上来迎接,扈从着皇帝走进锦亭去。见里面妆台镜屏陈设得十分精美。皇帝吩咐传那四班妇女进来:第一班穿红色衣裤的是孤女,长得柳眉杏靥,娇小可怜;第二班穿青色衣裙的是寡妇,雅淡梳妆,别饶风韵;第三班便是女尼,第四班便是道姑,妖冶风流,动人心魄。皇帝见了她们,不禁笑逐颜开,伸过手去,抚着她们的粉颈,捏着她们的纤手,那班妇女便觉得十分荣耀,传旨下去,每人赏一个金瓶,银钱五百块;又叫留下陈四姨、王氏、汪二姑、玉尼四人。

  那陈四姨是青衣队魁首,虽说是一个孀妇,却是年轻貌美,万分妖娆;那王氏是道姑的魁首,长得玉立亭亭,神韵清远,两人得了皇帝的召幸,便曲意逢迎,拿出全副本领来勾引,把个皇帝弄得颠倒昏迷,十分快乐。那汪二姑是红衣队的班头,玉尼是女尼的班头。讲到她两人的姿色,实在胜过陈四姨和王氏两人,一笑倾城,雪肤花貌。这四队中的妇女,有谁赶得上她那种美艳!无奈她两人都长着桃李之姿,冰霜之操;都因为不合皇上的心意,可怜一个死在乱棍之下,一个死在水里。

  那汪二姑原是穷村家女,她父亲以卖水果度日;二姑因从小死了母亲,便自操井臼。虽说乱头粗服,但她那副美丽的容光,总是不能遮掩的。村坊上见了这个天仙的女孩儿,如何肯轻轻放过她;便有几个无赖,常常到二姑家里去胡闹。后来恼了二姑的父亲,把那无赖告到官里;官厅派了几个差役来,把无赖捉去,从此这汪二姑的美貌,连官府也知道了。此番江鹤亭承办接驾,要讨皇上的好儿,便想出这龙须纤的法子来。四处搜寻妇女;知道二姑的美名,便托官府用重金去请来。那二姑起初不肯,后来她父亲贪图钱多,再三劝说。

  二姑没奈何,也只得去了。到了那里,自有管事婆婆给她香汤沐浴,披上锦绣,施上脂粉,顿觉容光焕发,妖媚动人。管事婆婆便派她做红衣队的领班。这时,皇帝先召陈四姨和王氏进去。传说出来,她两人得了皇帝的临幸,得了上万银钱的赏赐;那班妇女听了,谁不羡慕。停了一会,圣旨传汪二姑进去,那汪二姑知道这一进去凶多吉少,便抵死不肯进去。无奈那两个太监气力很大,拉着她两条臂儿硬拽进去。在亭外的人,只听亭子里二姑的哭声十分凄惨。接着两个太监慌慌张张地出来,把个朱家女拉了进去。

  那朱家女儿姿色也长得不差,现当着红衣队的副班头,只因汪二姑见了皇帝十分倔强,便唤朱家女儿进去替她。这时亭子里面有许多妇女候着,半晌只见一个小太监扶着那朱家女儿出来。大家看时,只见她云鬓蓬松,红霞满脸,低着脖子出来。那髻儿上 早已插着一支双凤珠钗,凤嘴里含着一粒桂圆似大的明珠;只说这一粒珠子,也值到一万块钱。再看她臂上,套着一对金镶玉琢的钏儿。众妇女围着看她,口中啧啧称羡。又停了一回,太监出来传唤侍卫们:把汪二姑的尸首拖出去。便有两个侍卫进去,把汪二姑的尸首横拖竖拽地抛出亭外;只见那尸首双目紧闭,血迹模糊。大家见了这情形,便去问朱家女儿。

  那朱家女儿说道:“我走进亭子去,只见皇帝手里拖着汪二姑,二姑一边哭吵着,一边抵拒着。恼了皇上,把她推在地下。喝声:“拉下去打死!‘只见走出两个太监来,手中拿着朱漆长辊,揪住二姑头发,到隔室去。这时我正受着皇帝的临幸,耳中听着二姑的惨号声,吓得早已魂灵出了腔子。想来那二姑是被太监打死的了。”

  大家听了朱家女儿的话,不觉寒毛倒竖,惊诧不已。后来二姑的父亲寻到这地方来。地方官推说二姑是急病死的。她父亲也无可奈何,只得把女儿的棺材拿回埋葬。


注册送体验金网站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